远东经济评论:在两种不同的制度下法轮功的境遇也截然不同

【明慧网2002年12月28日】远东经济评论2002年12月26日报导,北京[江氏集团]说台湾是法轮功宣传的一个来源,也许是吧。无论怎样,法轮功在两岸的遭遇有天壤之别。

当北京[江氏集团]在今年9月间指控法轮功学员从靠近台北南面的著名渡假乡某处进行卫星插播的大胆行动时,警察搜索了附近翠绿崎岖的山地查找证据。

中国大陆[江氏集团]于1999年取缔法轮功并自此一直镇压该团体,它说在台湾的法轮功学员通过发射信号而切入一颗名为鑫诺的中国国营卫星。北京政府对数百万农村居民的广播被干扰,并且在一些情况下,广播被支持法轮功的消息和图象所替代。

台湾政府说指控信号来自台湾岛太过牵强。但是电讯总局的检查人员和警察仍然使用信号检测仪器查遍了环绕乌来的群山。北京提供的信号源坐标接近一个陡峭直立、车辆无法到达的山顶。该次搜索空手而回。当地警察说:“我们找了好几天,但一无所获。”

人们也许永远不得而知这是否意味着中国的指控毫无根据。今年6、7月间中国[江氏集团]做出类似指控,台湾政府调查人员在其他地区进行了毫无所获的搜索,有些搜索持续了数天。卫星工程师说在崎岖的山路上携带发射仪器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中方的坐标数据完全有可能误差几十公里。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曾插播过有线电视。尽管台湾的法轮功学员说他们对此次插播一无所知,他们并没有排除他们的一些支持者可能涉入其中。

这次事件凸显两岸在法轮功问题上的鸿沟——北京对法轮功的敌视和台湾对该团体的欢迎。并且,进一步来讲,它标明了台湾海峡两岸两个社会仍有的截然不同——一方是宗教和精神信仰被多疑的统治者镇压,另一方是政府接受,甚至提倡多种宗教繁荣。“在台湾,法轮功只是许多宗教和精神团体中的一个。他们受到政府的保护,”辅仁天主教大学研究法轮功在中国及台湾历史的宗教系教授程志明(译音)说。

对北京而言,此次插播意味着它的两个最大的对手可能合作:被取缔的“X教”和不认同中国主权的自治的民主国家。在台湾,人们并不认为法轮功令人不安。相反,在中华大地最后一块能够自由炼功的地方,法轮功在明显但平静地发展壮大,这提出了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如果一开始被当局忽视的话,法轮功是否在中国也会这样。一位西方外交官说:“据我所知台湾法轮功没有任何政治因素,而且我一直在观察。”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于1992年由原在政府粮食局任职的李洪志先生传出,他传授一套动作缓慢的功法以及李先生自己的道德原则。该团体称其不参与政治,但其人数的快速增长使中国[江氏]政府不安,1999年4月间的一次请愿触发当局[江氏集团]在3个月后取缔了该团体。

自此,大陆[江氏集团]开始了无休止的逮捕和[抹黑]宣传,把法轮功描述为一个逼迫成员从事违法行为的邪恶团体。在香港和澳门,虽然法轮功未被取缔,但是一些法轮功学员受到拘留或被禁止请愿。学员们仍然勇敢的进行请愿,并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

这样的抗争很难与台湾法轮功平和的生活联系在一起。据程教授讲,在1987年戒严令结束之前,台湾已经有许多宗教和准宗教团体,尽管那时当权的国民党取缔了一些。从那时起,类似的团体成倍增加。内务部列出395个宗教团体,加上好几个功派和精神运动,法轮功也被归为此类。

其它在台湾的宗教和精神团体募集大量金钱并参与政治和社会活动,而法轮功却相当低调。然而台湾的学员强烈反对中国[江氏集团]对该团体的镇压,并得到政府官员包括副总统吕秀莲的口头支持。该团体一位代表最近感谢司法部长陈定南惩处一名政府调查员,该人被发现把法轮功在台湾活动的档案文件交给北京。

法轮功在台湾的非官方负责人张清溪是在美国受过教育的国立台湾大学的经济学家,他负责台湾法轮功协会。张教授的研究主题是中国经济改革。这位说话轻声轻气的学者说台湾学员尽量避免越过海峡去抗议中国[江氏集团]的镇压,部分原因是他们在中国不象大多数外国人那样有法律保护,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对此有话。“李先生不让我们[去中国],”他说。“他不想在两个政府间制造紧张。”

虽然大多数专家同意台湾法轮功近年来发展显著,但其规模并没有可靠准确的数字。美国国务院估计学员数目多达10万。张先生说人数至少是此数字的两倍。

张先生的协会有一个网站,并培训辅导员和其他人学习该功法,但张先生说法轮功学员在台湾不需要请愿。“这里的政府支持所有功法,包括法轮功。我们不需要请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