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得法经历和在正法进程中修炼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2002年12月3日】我是2000年11月份得法的弟子,至今刚好两年。在得法之前,我精神苦闷压抑,想的就是如何多挣些钱,整日疲于奔命,结果还是事事不如意。为寻求精神上的解脱和安慰,我去过不同的教堂。但我发现了一个共同的问题:去教堂的人非常虔诚地崇拜上帝,但走出教堂却依然我行我素,有些人甚至道德极其败坏,甚至有的人一面极力劝我相信他的上帝,另一面却无时无刻地惦记着我的钱;我想不通这是为什么。

当我看到一群平民百姓,只是为了自己的信仰而敢于向警察和官府讨个公道时,我确信他们是正确的

终于有一天,在报纸上看到了一群修炼法轮功的人,他们相信“真善忍”,却为此而遭到中国政府的打压。然而他们为了自己的信仰,仍然不畏警察与政府的迫害,冒着被拘留、劳教、判刑的危险去北京上访,甚至有人为此而失去生命。我相信他们是一群好人,他们做的事是正的。因为我来自中国,接触过那里形形色色的人,我了解那里政府的腐败与社会的黑暗。我曾亲眼见过一辆解放军的吉普车撞倒了一位骑自行车的妇女后扬长而去。我也听说过一位工作了一辈子的老人,祖孙三代挤在一所又小又破的房子里,而他们的领导却暗地里花了30多万元公款为自己购买豪宅。我为此忿恨为此无奈。所以当我看到一群平民百姓,只是为了自己的信仰而敢于向警察和官府讨个公道时,我确信他们是正确的。

这些人的体内似乎有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他们因此而无所畏惧。而这股力量一定来自法轮功,因为他们是法轮功修炼者。我意识到这种力量正是我所需要的。直觉告诉我,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精神能够让我解脱的话,也只有法轮功了。而且我还意识到,这法轮功里面一定有神的因素存在,尽管我当时并不相信有神。因为如果没有神的因素,中国的老百姓是决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和官府论清白的。

此后我开始注意法轮功的问题。每次打开报纸,先要看看有没有法轮功的内容。如果有,不论文章长短我都会仔细阅读。有时候找不到法轮功的内容我甚至会有点失望。与此同时在与朋友的聊天中我开始为法轮功说话。后来,正面的文章越来越少。负面文章读多了,我的心开始摇摆。但最后有一篇文章坚定了我的信心。这篇文章说: “如果李洪志老师真的说过自己是耶稣转世, 释迦牟尼转世的话,他应该在自己的学员当中宣扬,应该在他写的书中体现出来。但你可以询问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李老师是否说过这样的话。你也可以查找所有李老师著的书是否有关于这方面的内容,一切真相就会大白。”我觉得这番话说得坦坦荡荡,戳破了一切谎言。更重要的是,它使我下了要学习法轮功的决心。

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祥和心态

我第一次学法是在ASHFIELD的罗先生家里。坐在他家的沙发上我的心立刻静了下来,我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祥和心态。那一瞬间,一切烦恼、忧虑,一切肮脏的思想都离我而去,祥和与慈悲充满了我整个的心。坐在学员中间,一种无声的语言告诉我他们是一群好人,是一群世界上最好的人。接下来大家开始读《转法轮》。阅读过程中,尽管有很多地方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我觉得书中有一股力量在往里拽我,使我不能停止。

有一次罗先生的太太递给我一本书叫《洪吟》。我只读了其中的一部分就觉得这本书的作者非同凡人(那时我对师父的了解还是一片空白),我觉得作者的心胸非常的博大,大得不得了,好象整个世界甚至整个宇宙都装在他的心里。在读到“操尽人间事,劳心天上苦。有言诉于谁?更寒在高处。”时,我隐隐感到他在做一件很大的事,而且做得很辛苦。那时我哪里会想到慈悲伟大的师尊,在做为整个天体大穹正法这么一件开天辟地只有一次的最殊胜的事。

从那时起,我开始走上这条返本归真随师正法的修炼之路。

感受大法的洪大与慈悲

身居大法当中,觉得大法就象个巨大的熔炉,自己长期在人中产生的执著和不好的观念就象木屑掉进钢水中,瞬间就被熔化了。我时时感受到大法的洪大与慈悲,而这种洪大的慈悲也时时感染着我周围的人。

去年7.20前,为紧急援救国内受迫害弟子,悉尼弟子展开了SOS从悉尼步行至堪培拉行动。那时我刚刚得法半年多,为了表示自己的支持,我在那个周末驱车赶上了步行的队伍。好象是修炼时间短,和大家不是很熟,我觉得无人理会我的存在。我被抛到了队伍的最后,开车缓缓地跟着。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于是我身上的魔性开始暴露,我开始生气,开始迁怒于别人。看着队伍在默默地向前走,我火气变得越来越大。我给一个同修挂了电话,告诉她我目前的处境。我告诉她我白来了,什么也做不了。她平静地回答我:“放下一切心,跟着大家做一天,看看结果会怎样。”我没理会她的主意。这时一个开车跟在队伍后面的同修走了过来,问我能否留下来做些什么。我怒气冲冲地回答:“我来干什么来了?我要不想做些什么,我大老远跑这来干什么?”他愣了一下,继续平静地说:“我们需要车、需要司机,如果你能留下来就最好了。”他平和的语气很快把我的怒气扫光了。接着他开始跟我讲述这次行动的意义,告诉我学员们在行走的过程中克服的种种困难,似乎根本没把我刚才的怒气放在心上。我开始感到羞愧,开始感到自己的渺小。当我看到一个学员拖下鞋子露出满脚的血泡时,我的心被震撼了。我想象不出这满脚的血泡她是如何一步步挨过来的。

我开始仔细思考他们为何能如此地付出,他们为何能把国内的同修当作自己的亲人对待。我想通了,因为他们在修炼。我开始对“修炼”这个概念清晰起来。同时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我来只是为了做事,我没想到修炼。我也明白了他们的力量来源于法。而我平时学法只是在学理论,并没和实际的修炼结合起来。

随着队伍不断地前进,我的心也被渐渐地融化。我看到大家互相关心, 互相搀扶, 我开始明白什么是“整体”。 一路上我不停地听老师讲法, 当听到“转法轮”中“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这句话时,我明白了“返本归真”的真实含义。当再次听到“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付出多少就会得到多少”时,我对这两句话有了全新的认识。我把车停在对伍的前面,再返回来和大家一起走,我要体会一下走路的亲身感受。我渐渐感到我和他们融在一起了,我也成了他们中的一员,我觉得自己正走在一个真正的修炼者的路上,我的心开始充满了善和慈悲,而这种善和慈悲逐渐地在扩大,扩大到体外,并能够感染别人。

我体会到法的威力,他无所不能

周末结束了,我必须赶回上班。我是含着泪离开大家的。第二天,我向西人同事Grant讲述了我的经历,我告诉他中国正在发生什么事情,我的同修们正在被江政府迫害致死。Grant默默地听着,不断地点头。那一天我虽已离开队伍,但心里仍充满着洪大的慈悲。同修们艰难的步履始终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那满脚的血泡始终在眼前萦绕。我知道我必须回到他们中间去。当老板走过来时发现我和往常不同,就径直走了过来。我对老板说您能给我几天假吗?老板望着我,我又说您知道中国正在发生的事吗?有些人正在被杀。老板问是你的家人吗?我摇了摇头,我的眼泪已流了出来,我哽噎着说不下去了。老板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说了声不要急就转身走了。

一整天我心里都充满着慈悲和善,每当要开口请假时眼泪总是止不住要流下来,使我无法开口。要到下班时间了,我必须要请假了。此时,我心里已平静了许多。这时老板又走了过来,我觉得我内心的慈悲已笼罩了这个生命。我开口说我需要几天假。老板望着我的眼睛问我你需要几天?由于当时我的工作非常繁忙,我无法确定他能给我几天假,就问:你能给我几天?他说你需要几天?我说从明天到周末。老板郑重地回答:没问题。我有些惊讶地问:你已经了解了我们的情况吗?他说是的,Grant已经全部告诉了我。接着他又气愤地谴责了江政府。原来那天早晨老板见我无法开口说话就径直向Grant了解了情况。就这样,大法的力量使我再次回到了步行的队伍。而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那次经历是我修炼道路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学法、向内找、共同提高

有一次去参加悉尼西区一个节日洪法表演。我们先在一个同修家里做演出前的准备。由于时间抓的不紧,出发时已经很晚了。这时干扰一个接一个地来了:先是我们忘了带表演用的音乐带,接着又迷了路,等到了表演的地方又找不到泊车位。待我们最后来到舞台前,表演开始的时间已经过了。台上只有几个预先赶到的同修在表演。我真是悔恨交加,觉得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几乎要流下泪来。过后我开始埋怨别人,甚至对一个同修说话大声喊。我觉得自己理直气壮,认为是别人动作太慢又没时间观念造成的。冷静下来之后,我觉得自己哪里不太对劲,我开始学法,然后向内找。师父说:“你们是大法弟子,碰到事情都找自己,保证很多都是你自己的问题”(《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我确实找到了自己的问题。在大家做演出前的准备时,我因为没什么事可做,所以一会儿喝点饮料一会儿又吃点东西,而不是抓紧时间学法。这样就有了求安逸心理,惰性也随之出来了。坐在沙发上与同修交谈,看着别人忙碌,觉得这样蛮舒服的。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也不着急。还给自己找理由:反正别人还没准备好,就是想走也走不了。在当时那个情况下,因为我没什么事情可做,我完全可以替大家掌握时间。而我却在与别人闲聊。根本原因就是自己学法不够,对洪法的认识不足,里面掺杂了人心。我认识到这次失误自己有很大的责任。还有,当别人提出不要跟人争吵时,我还以我跟她熟没关系为借口回避。其实,在我对同修大声争吵时就已经是魔性的表现了。

我还认识到,慈悲是我们平时行为中一点一滴体现出来的,而不是靠嘴说出来的。如果我们要想让常人能够感受到我们的真善忍,就必须首先对我们的同修做到真善忍。如果对同修都做不到善,那么对别人谈大善大忍那是不扎实的。我又与同修交流,同修也同意我的悟法,大家一起在法上得到了提高。

从那次以后,每次洪法活动我们都把时间掌握得很严,过程中不再谈论一些常人中的事情。两次洪法表演中间,大家坐在一起学法或炼功。在去洪法的途中,持续地发正念。此后我们再也没迟到过。前段时间有一次一天有两场洪法表演,而且两地相距甚远,如果时间稍微掌握不准就会顾此失彼。一路上我们不停地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存在的邪恶物质因素,保持强大的正念,结果顺利地完成了两地的洪法表演。

以上是我个人修炼中的一些体悟,有不对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2002年澳洲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