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恶不忘去执著 把向内找变成习惯成自然


【明慧网2002年12月3日】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随着正法进程的加速,剩下的极少数邪恶不能大面积地迫害大法,就用各种形式迫害大法弟子,尤其是把目标重点放在迫害担负着很多大法工作的弟子身上,妄图给大法带来损失。我们不承认邪恶的一切安排,也不允许邪恶利用同修们还有没修下去的执著来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但是仅存的邪恶看到了自己的末日愈加猖狂,它们真的在这样干了。

师尊在“心一定要正”中说过,「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转法轮》第六讲)我体会到,当自己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是在考验着我对大法是否真的坚定和坚信,是否真能从法理上认识这些问题;而且更让我体会到发正念是除恶,向内找向内修同样是除恶,在救度世人的过程中绝对不能忘记随时随地去掉自己的执著,树立正念,不给邪恶可乘之机。

过去我因为凡事向外找,一关过不去,关关过不去,摔了跟头。现在我每天不放过思想中闪过的任何不好的思想,逐渐把向内找变成习惯成自然,抓住它们坚决销毁。从去年年中,我开始正视自己的执著,努力在法理上认识为什么要向内找,怎样向内找?怎样才算向内找?

从今年二月开始,我每小时清理自己、发正念除恶(除睡觉外),我发现清理自己是非常必要的而且行之有效,只要自己意志坚定,每次艰苦的过关都可以在数分钟之内完成,使自己的心达到平静。现在我不光是在清理的那5分钟时向内找,当我发现自己心中突然翻起什么事情过不去时,我会坚定地去找这个念头背后的真正执著,不让它猖狂、不让它放大,不让它积存。

比如说为了一件事,我在家里突然发怒了,虽然我没有面对什么人,也没有人知道,但是我会自问自答,问自己为什么会生气,生气是我认为他没有做好这件事,难道我认为他没做好他就一定没做好吗?别人必须按照我想像的那样做吗?即使这件事情做的真不妥,发脾气也是魔性。我发现有时我问了之后,那个执著的我就回答不上来了,就把它消下去了。其实,说到底,一件事情的发生如果不是要去我的什么执著,它根本就不会发生的。

当然有的时候,我可以找到我要去的执著,但有的时候我不能确定到底是因为要去哪一个执著而发生了这件事,但我非常清楚一点,那就是这时我必须向内找向内修,不管找得到还是找不到,我都得找,我必须有这个愿望!这一念就是大法修炼者的境界,这就是伟大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与任何人的不同之处,这就是在听师父的话。

有一天我背《论语》,当我刚背到第一句话:「“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那「世界」二字突然把我的心震动了一下。「世界」不就是我们人间嘛,对于人来说,“佛法”确实是最玄奥、超常的,只有破除自己骨子里人的观念,跳出人的境界才能看到佛法的真实体现。

英语中把“执著心”翻译成“Attachment”简直太绝妙了。Attachment翻译成中文就是“附件”,附加上去的,是本来没有的。我问自己:附件既然不是我的一部份,它又是脏东西,别人指出来自己还忿忿不平呢?为什么不把它彻底扔掉呢?原因就是没有在法理上认识,而迷在常人的思路之中。

有一天,我看到《转法轮》“天目”这一节,其中有一句话突然使我一震:“这双眼睛能够把我们现有物质空间的东西固定到这种状态,除此之外,它没有什么大的本事了。”原来给我的这双眼睛就是为了不让我看到真象,就是为了让我在迷中。

《大法是圆融的》中说:「在高层天体中,大觉者的世界与生命是由正法理中产生的或从正法理中修炼而圆满的。他的一切都是符合正法理的。」「因为三界是反的,所以人的理与宇宙正法理相比也是反认识的」,「只有修炼正法的修炼者才要跳出此理。」

那么,当我耿耿于怀谁瞪了我一眼,谁说我什么了,谁对我不公了,谁谁可能因为哪天我得罪了他而今天他报复我、有好事不让我参加了等等等等,这一切都是在修炼过程中不甘愿向内找的表现。表面上好象自己有理,其实是没有抓住那件事提高上来。

我体会到只有主意识强,才能挣脱三界的理;只有从法理中看到真象才能对大法真正坚定,对师父真正坚信。用人心去对待大法和师父,当世间迷惑人的事情发生时,看似对大法对师父相信的心就会一冲即垮,因为那种信是人的信,不是觉者的正信!师父说:“能在法上认识法的弟子是在走向圆满。执著于常人对大法的感情是横在前进路上的一座山。”(师父在大法学会“关于严格清理私自流传非大法资料的通知”的批示)

记得当我修炼到十个月时,有一天我和一位同修谈到修炼,他耐着性子听我在那里喋喋不休地讲述着发生的事情,最后他说了一句:“你很精进,但你是在人中精进。”我一下子呆住了,谁愿意在人中精进啊!原来我这么严格要求自己,闹了半天,还没走出人的圈子,我请他说明白,他到底也没有告诉我,我当时急得抱住脑袋,差点没哭出来。

经过了学法和艰苦的实修,我才明白,我无休无止地向别人倾诉的事情的经过都是表面现象,那些事情的发生其实是为了让我从中悟到,去掉某些执著,执著去掉了,这件事情所起的作用也就完成了,就不会存在了,如果用人的理去解决就没有达到修炼提高的目的,那么类似的考验就还会来,因为该提高的没提高,还在这个层次上。

当我正念很足时,主意识就很强,有些关很轻易就过去了,可是关往往来的突然,有时心非常不舒服,我明白心越不舒服说明自己的那个执著跳的越高,越显露出来,这就是提醒我不能放过它。这时我会用非常坚定的正念灭掉它。短时间灭不掉,就加长清理时间,直到自己平静为止。

现在我明白,每一关的作用都是告诉我该在现有的层次上提高了,通过这件事找出这个阶段我该去什么心了,该丰富身体的某一部份,也就是丰富自己宇宙世界的某一部份了。我逐渐明白,绝对不能陷入到面临的具体事情之中。执著于人的理,迷恋的越深,负重越大,升华起来必然非常吃力。所以要想打破邪恶势力的安排就必须从法理上认清,无条件地向内找向内修。

向内找向内修是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的具体体现。常人中都有句话叫:「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们对师父言听计从。师尊告诉我们必须向内找,而旧势力是向外找,那么做为曾是旧宇宙生命一部份的我们如果也向外找,那不就自己都不符合新宇宙的理,怎么做好正法的事呢?

修炼差三个月就五年了,最近几次在睡梦中关过的不好,看似是常人中的小事,但这使我看到自己的修炼还很不扎实。在完全放松的情况下没有按照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我发现当事情发生时思想中出的那一念,是没有经过思考的,所以是毫无掩饰的,那就是自己真实的一念。如果要让自己那一念达到纯正,平时里不知要多少次地把不正的念头纠正过来,才能做得到。

在艰苦的修炼过程中,我常常想起师父的两句话:「我们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够在我们自己这方面衡量一下,我说这个人真了不起,在圆满的这条路上就没有任何障碍能挡住你。」(《在新加坡法会上讲法》)「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北美巡回讲法》)这些话真真实实地体现在我做的大法工作和我的生活中,现在每当我碰到关和难时,我告诉自己我唯一能做的,必须要做的就是听师父的话:树立正念,「做正」,「做正」,「做正」!

当我「做正」时就看到了大法的神奇,而大法的神奇更坚定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这种坚信又使我更努力地、在更多的时候做正,而这种做正又带来了更多的大法的神奇。我感到对大法坚不可摧的坚定和坚信只有实修才能真正得到。

最后和大家分享师尊的一段话:「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也三言两语》)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