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与人生:小馨的故事


【明慧网2002年12月3日】“以前,只有妈妈在我身边,我才做作业,妈妈一走开,我就捧起小说看,等她一回来,我便把小说扔进抽屉,假装写作业,现在,我认识到这是没有做到‘真’。”
* * * * * * * * * *

我是小馨,今年12岁,在悉尼女子高中读一年级。我妈妈在5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开始时,我并没留意她在做什么,当时我觉得她只不过做些舒缓的体操而已。过了一段时间,我看到在她身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她变得冷静,不再轻易发脾气了。由此,我萌发了想要炼一炼的心。我一开始修炼,炼功就感到身体发热,特别是做静功时。逐渐地,我开始了解这无垠大法:法轮大法。

随着修炼,我妈妈变得越来越好。这使我更加认识到法轮功能使人身心都得到提高和改善。我妈妈教我读《转法轮》。她告诉我,李老师讲光炼动作是不行的,还要学《转法轮》,依照宇宙特性“真善忍”来要求自己。在不断修炼中,我的学习效率提高了,我的学习成绩也提高上来了。以前,只有妈妈在我身边,我才做作业,妈妈一走开,我就捧起小说看,等她一回来,我便把小说扔进抽屉,假装写作业,现在,我认识到这是没有做到“真”。

一天,有一门功课我得了一个很不好的成绩。我感到很难为情。随后我又丢了2块钱,那是我的午餐费,我感到很不高兴。回到家里,爸爸妈妈都不在家,当我用钥匙开门时,钥匙又卡在门锁里,我好不容易地把锁打开,把钥匙拔出来,我很恼火地使劲把门推开,门撞到墙上,把墙撞了一个洞……我开始意识到自己不对了。唉,我的“忍”到哪里去了?

法轮功使我的思想境界得到提高,李老师教我们对别人好,处处事事考虑别人。我开始学会善待我的同学,不再同他们打架争吵。一次,我的一个同学把我的新涂改液都用完了,要在学大法以前,我非气疯了不可,而这次,我没往心里去。事情虽小,但我知道是在考验我的心性。我很高兴我没有怪罪于他,否则,我就没达到修炼人的标准。

中文虽是我的母语,但是我的中文并不好。当我出去学《转法轮》时,我不能象其他人那样读中文,我只能读英文。现在,我尽可能地抓住在家、在学校的一切机会学中文,妈妈也经常鼓励我。每周末,我都去明慧学校和其他小学员一起用中文学法。我要努力学会读懂《转法轮》。

当我感到什么事情很难做时,我就想到中国成千上万的大法小学员,他们所面对的是我无法想象的难。一个已无家可归的小朋友写给狱中妈妈的信常常使我难过得直想哭:


在雪里,在霜里,
妈妈
你是否有冬衣?
在夜里,在梦里,
妈妈
我总是会梦见你
妈妈,
请你放心,
我自己会照顾自己;
我心修大法,意志不可移,
救度世人有我的身影。

在风里,在雨里,
妈妈
你是否受尽酷刑
黑夜啊,会过去,
好妈妈啊你要坚定。
妈妈,
请你放心,
“真、善、忍”已充满我心;
历尽魔难不言苦,
捍卫大法是我们的幸福!


我有爸爸妈妈照顾,每天吃得好,穿得暖,可以每天去上学、炼功,快快乐乐的。而他却被迫流离失所,见不到妈妈。 我很难过,为什么都学法轮功,只是在不同的国家,就差别这么大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