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吉市建工派出所恶警对我的酷刑折磨


【明慧网2002年12月3日】我是一个大法修炼者,今年48岁。2002年5月初我被延吉市建工派出所无故抓去迫害了四天后,在师尊的保护下,发正念走出了魔窟。恶警这四天对我惨无人道的折磨,我一直想把它披露出来,但因为自己有执著,同时也因为自己没有文化很难成文,所以一直没写。这些天来我又重新萌发了写出来的念头,我想这件事一定要写出来公布于天下,叫好人看了惊醒,也给同修提个醒。

我在一个教师家做保姆,5月5日那天我到这个老师家去上班,那天这个老师因故没在家,我在门外等候,这时来了两个警察,他们问了我的名字后就说:跟我们走一趟。我说我要工作不能跟你们走。他们不由分说强行把我带到了车上,车子开到建工派出所后,他们把我带到了二楼一个房间,接着就锁上了房门,又拉上了窗帘,然后把我的手倒背过来戴上手铐接下来就开始对我拳打脚踢,严刑逼供。他们变换着各种方式在我身上施暴。在打我的同时一个恶警去翻我的背包,从包里翻出了师父在海外的讲法,这个恶警问我这书是从哪来的,我没有告诉他,恶警就更加穷凶极恶肆无忌惮的打我。他们还给我的头上套上了塑料口袋,再把袋口在脖子上系紧,这样一来我很难呼吸,我就用牙咬破了口袋,这时他们叫嚣着,再给她套一个,再给她套一个。最多时他们给我套了三个,由于呼吸不畅,我晕了过去。等我醒来他们又给我套上,我一共晕过了数次。有时恶警还把口袋打开一点往里吐烟(恶警吸的烟),呛得我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有一个恶警还说,等到她的衣服全都被眼泪鼻涕浸湿了再把塑料口袋拿下来。

在这期间他们打累了就换着方式折磨我,他们还让我做500个下蹲起立的动作。在他们的强迫下我做了几十个就晕过去了。晚上他们还把师父的像卷成卷戴在我头上,旁边站着一个恶警手里拿着根棍子一边敲着我的头或肩膀一边问我书的来源,这期间他们一直给我套着塑料口袋,同时不停的打我,这样他们一直打我到半夜才把塑料口袋拿下来。

这种套塑料袋的刑罚我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现在都由延吉市建工派出所的恶警发明出来了。房间里没有表,我也不知那时是几点钟,恶警们又把我铐到了专门铐犯人用的铁椅子上,手脚都戴上铐子。他们还把师父的像放到椅子上让我坐着,我不坐他们就用力往下压我,此时我的心情难以言表。他们为了不让我睡觉轮流看着我,最多有五六个人,我说你们这么多人看着我干什么,你们去抓坏人多好?他们毫无羞耻地说:我们不抓他们(指坏人),我们就抓你们,就抓法轮功

几天来他们变换各种花样利用卑鄙的手段使用各种刑罚迫害我,他们还用细绳把我的两脚捆上大头朝下吊起来。他们还强迫我坐飞机,同时把几十斤重的铁块压在我的脖子上,他们还用警棍往我的头上、太阳穴上猛打,把我的耳朵打得流血,有一个警察都看不下去了,说别打了都出血了,那个打我的恶警说没事。他们轮换打我,一个打累了就再换另一个。他们的指导员还说,你如果不说出书的来源我们就把你弄到山上去,反正你家人也不知道,挖个坑把你放进去浇上点汽油就说你自焚圆满了。通过这个指导员的话就能说明造谣诬陷是邪恶集团惯用的伎俩,那天安门的自焚事件在此不也就有了答案了吗?

两三天下来我的腿已被恶警们折磨得肿得老粗,行动困难,这时恶警们才稍有收敛。后来他们又改换了一种伪善的方式,他们吃方便面时也给我泡了一包让我吃(从被抓到这里恶警们一直都没有给我吃东西),一开始我拒绝,后来在他们的哄劝下我就把面条吃了。吃了面条后我感觉到我的思维就不清楚了,听着他们伪善的劝说,我的思想没有了防线,向恶警的迫害妥协了,因此恶警再没有打我。我坐在那儿睡着了,等我一觉醒来,回忆着我吃了面条后所做的事情悔恨交加、痛心疾首。恶警们的邪恶的迫害殴打,将近三天的时间我都没有妥协,可是却因为邪恶的伪善和一碗面条我就出卖了功友,又上交了比我生命还珍贵的大法书,我痛不欲生。我想可能面条里下了什么药物,那为什么我吃了面条就开始精神恍惚呢。我跪在地上思绪万千。(被我出卖的功友也遭到了邪恶的迫害,我白天看到她的脖子和脸都被电棍打得肿起来了),我想我真是做了大坏事了。我想我不能再接受邪恶的迫害、我要走出这魔窟揭露恶警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我开始求救师父帮助弟子,此时我也就没有了怕,我想我坚决要出去,我一定能出去!师父一定能帮助弟子离开这里!

接下来我就开始观察寻找我出去的途径,等待时机。天已经很亮了,我发现窗外的铁栏杆连接的螺丝已经松动只有上面还连着。我推了一下发出了响声,警察听到后就翻身(当时室内还有几个被抓来的常人他们都没有反应),我就发正念定住恶警,这样我再去推栏杆时警察就再也没醒,我推来推去的,在约推开十几分宽的时候,我就跳上窗台钻了出去,我的头先出去,这时恰好过来一个小女孩,我让她帮我拉了一下铁栏杆我就出来了,我告诉小女孩我是炼法轮功的,谢谢你。我走到马路上搭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这邪恶的地方。

关于迷魂药之事师父早就说过:“不相信迷魂药能起到那样的作用。我们有的学员是因为自己有怕心,借以推托自己应该过的关。假如说迷魂药真能起到这样的作用,在药的作用下做了大坏事,那就要更加努力地在讲清真相上挽回自己的损失。”我正在努力通过讲真相挽回损失。

事隔两个月后,建工派出所又打死了大法弟子杨仲芳,我们已知道建工派出所打死了她,绑架第二天,人已经死了,可是却不知道恶警们是怎样残害她的。通过我遭受的迫害不难想象出来杨仲芳死得多么痛苦,在这里我们沉痛悼念被建工派出所打死的大法弟子杨仲芳。希望知情者提供详细信息,在国际社会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