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陆新学员发正念和讲真相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日】我刚修炼一年多一点,由于得法晚,师父给我安排的道路就比较紧凑。常常是刚感觉状态很好,看书非常入心,离法也近,马上又受下一层的业力执著等物质阻碍,修得不够扎实。一次我图安逸说怎么不能多舒服两天,同修立即善意地提醒:正法都到今天了,你就别再想“舒服”了。

在修炼过程中,师父不断地慈悲点悟。撒谎了,马上头上碰了大包;过分执著于情,行为完全不象个大法弟子,就出现了很重的病业反应;思想偏离了法,想明知故犯走错路,结果穿平底鞋原地摔了重重的一跤,多处摔破;有了欢喜心,马上有人说我:你还差远了……我渐渐从对法感性上的认识逐渐向理性上升,不断去常人心和观念执著,注意避免又形成新的观念和执著,感觉象一直在过由粗到细的筛子,脱去一层又一层的皮。虽然艰难,却发现自己的主意识越来越强了,越来越深地挖去执著,心也越来越稳了。一直想写点感受,但又写不出来,觉得自己修得不好,又自私怕耽误时间,却爱看网上其他同修切磋的文章。知道这样太不应该了,所以今天终于动笔写一些正法中的小经历。

一、发正念的小故事

1、五月份,向多病的大姨洪法,希望她能修炼。把录像机和师父讲法录像带送到她家,谁知机器不但不工作,连放进去的录像带都拿不来了。反复试了多次,急切中想起发正念,又因没有正确认识,怕发完不起作用,没有当着众人结印立掌,只暗暗在心里默念正法口诀。虽然这样,只一、两分钟后,再按EXIT键,带子应手而出。

虽然大姨后来因怕心没有修炼,但她记住了我告诉她的“法轮大法好”,而且在外面为大法说了公道话。

2、前几个月刚买了两个新墨盒,准备了一些真相材料,想打出来给有缘的朋友看。先打出正面8页(双面打印),感觉很好,不由生出欢喜心。不想反面放进后,只打出半页,就再不出墨了。想到是干扰,但正念不强,发了一会儿不好使。只好又换上另一个新的,但也只打出一点又不出墨了。心中不稳,想难道墨盒是假的?打印机质量不好?过了一段时间始终不好使,就到商场去问。业务人员一试,墨盒没有毛病,让我把打印机拿来修一下。我心想,这明明是干扰,我都认识到了,为什么不相信正念的力量,这不是不相信师父和大法吗?回到家中又发了一会正念,再试发现有了模模糊糊的字迹(原先打出来的都是白纸)。马上又坚持发正念,再一试,出来的全是清晰的字迹。太神奇了!当下拿着打出来的“眼见为实”的“证据”给其他同修看。不过悟性太差,心里还隐隐有一丝不安,怕再不好用怎么办。

结果往后的一段时间,打印机就时好时坏,让我怀疑是真是假?到底是不是正念起的作用?直到最后我心定了下来,努力做到“做而不求”,想只要有邪恶因素存在就尽最大能力,不断铲除。并暗暗和打印机交流,希望它能为正法也尽一份力。打印机终于稳定下来,现在打了好多经文和真相材料,非常清晰,再也没出毛病。

3、一日上网,鼠标失灵,无论怎么动屏幕上的箭头也不好使。突然想起同修也曾遇此问题,用正念解决了,于是自己也想试试。先是不太稳的心发了发,一试恢复了些,但还不太灵;这下有了信心,又郑重地立掌发了一会儿,再试,灵活如初。

这种情况时有出现,每次一念正法口诀就立见神效。今早处理完后我想,如果一个东西上有灰,我肯定相信用布一擦就掉,发正念除恶不也是同样道理吗?如果对正念的作用也坚信到这种程度,即使有时在表面空间没有很快反映出来,也不能被其所动,坚持下去,那我们的正念一定都会有此神效的。

二、讲真相小故事

刚得法时,就不停地向周围人说自己的修炼体会,从感性认识上讲自己认识到的法理,希望别人也能得法,别人同意就非常高兴,也常因别人的不同意见而动气、辩论,人心较重。但我看到真的还有好多有缘人在等着法,有些人开始看书了,有些对大法有了正面的认识。在逐渐学法讲真相的过程中,自己也在提高,学着更宽容地体谅常人,去掉争斗心,尽量平和理性,也为绝大多数人内心的善念所感动,效果也好些了。

1、原单位的一个老领导,原在公安系统。去年这时一提大法,他完全是电视上那套论调,说“你太危险了,赶快把书毁掉”,气得我火冒三丈。今年夏天,我回去办事,再见他,我愉快健康的模样已说明了一切。我问他,你看我象要杀人或自杀吗?他认真地说“不象!”我诚恳地说,那你不要反对大法,他一叠声说“我不反对!我不反对!”别的同事见我也很吃惊,纷纷问“你怎么看起来好象心情特别好?你怎么变温柔了?我觉得你长得都有点变样!”还有的悄悄问我“你现在炼法轮功了?我听别人说炼法轮功特别好。”我微笑点头,跟她们说了些大法教的做人的道理。又给老板递上一封长信,告诉他我修炼后的美好感受,希望他不要反对大法(以前他对大法有偏见)。他当场看了信,对我的话很信服,表示不反对大法,还说“你看你现在多好!”在这个单位好几年,大家都了解我暴躁不随和的脾气,这种变化定能引起他们的深思。

2、一次五人吃饭,正想怎么讲真相,对面一人说起对师父大法不敬的话。他原练过一年动作,后来因放不下执著而放弃了。我无法容忍,不及思考就脱口而出:你没有权利对你不了解的东西随便评论,我就是炼法轮功的!当时不熟的两人震动不语,而旁边两个熟悉的朋友(以前常向他们讲真相)马上开始说起我修炼以后身心的变化,为大法说了不少公道话,我真为他们高兴。随后我又说了自己的体会。先前说不好话的人也说,炼法轮功的都是些好人。我说是啊,那么这些好人的师父是什么人呢?!

3、我修炼前非常骄纵任性,对一些对自己有好感的男人颐指气使,不尊重。其中很多是司法机关的,修炼后我也对他们讲过真相。前几天又一起吃饭,一个法院朋友突然说对大家说:“XX现在变化太大了!那种浮躁没有了,成了大姑娘了,现在成熟、理智、冷静,可爱了。你能改变自己,了不起!”我接口说:“我没有能力改变自己。”他马上说:“我知道,是法轮功!”我修炼后结识的朋友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4、一次出差,和检察院的人一起去。去之前我起了人心,不知怎么对这些人开口讲真相。出发前吃饭,我暗发正念寻找机会。这时旁边一人说起他去普陀山进香的事,原来这三人都信佛!我心里对慈悲的师父的安排无限感激。这人讲的都是现代和尚乱法之事,我对这些破坏佛法的行为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还没等说起大法,检察院的人就说:要说炼法轮功的人还真行,他们去中南海也好,市政府也好,走后地上都没有一片纸。我立即接口:我对法轮功太了解了,我好几个同学都炼,我对他们坚持真理的精神非常敬仰。接着就讲了很多同学遭迫害的事实,佛家因果报应的故事,大法洪传情况等。后来发现他们都很爱听,佛缘也深,还有人有些超感功能,我又利用以后几天分别给他们讲了好多师父讲的高深法理,告诉他们今天的人来源都很高,应该珍惜这万古不遇的机会。对这些他们半点也不排斥。后来提到江XX,两个检察院的人都说:他怎么那么讨厌!看见他就恶心!

5、有想讲真相的心,师父就给安排机会了。我正琢磨怎么给刚认识的一个人讲讲真相,几个人一同办完事,回去的车上这人就说:“刚才有个老头骂公安,我没接口,不知是不是法轮功。”我一听,知道是师父给安排的机会,就从同学被抓的经历开始讲,我说“法轮功讲真善忍,这三个字哪个有错?”当说到这是一次迫害运动时,有人立刻说“对!”越来越多的人在清醒。给大家简单说完我就到地方下车了。

我要接着去办事的当事人是一位老太太,也信佛。这老人我以前感觉她对大法有敌意,这次我利用工作的机会劝她放下执著心来,爱惜身体,然后举例讲到修大法的老人身心如何健康,然后讲到一些大法的法理。她虽根基很好,但被其他功所误,用低灵给人治病,结果自己弄了一身病。只知道信佛,往庙里撒钱,连自己修哪一门、怎么修都不知道。我讲了两个多小时,劝她珍惜机缘修大法,后来她合十说,你真善良,从来没人愿意跟我老太太说这么多话,我知道你是为我好,等这个事办完,我一定听你的。

我高兴地往回走,在路上打听“长途车站怎么走?”一个女孩说:“你跟我一起走吧”,非常热情。我心中一动,这是个有缘人?可从哪讲起呢?正好途经医院,灵机一动,从同修父亲被谣言毒害放弃修炼大法,又重新喝酒导致病危住院,因钱不够医院马上停药等事说起真相。她说:炼法轮功的都挺善良的,就是不该闹事。我告诉她,没有闹事的,都是XX党造的谣。说完,到了长途车站,和她挥手道别。谢谢师父!

6、一个非常密切的好友S,我一开始修炼因得法兴奋,对她讲得忽高忽低,因此她对我有些担心。后来深深了解我的她从我的变化以及我不断向她讲真相的过程中,对大法树立了正念,主动向很多亲戚、朋友讲真相,有时还跟我盘算:XXX这人真不错,有机会得跟他讲讲!XX懂易经,也得跟他说说!我看着她乐,说“你快把现在还没看完的《转法轮》看完吧!”

7、看到我从大法中受益,妈妈也走上了修炼道路。开始父亲受毒害较深,不愿让我们炼,经常说不好的话,我跟他争论,当时气得要命,效果很不好。慢慢他不说不好的话了。前不久一次妈妈身体不大舒服,他居然说:越是这样越得炼功,这说明病往外排了。现在经常提醒我们:该炼功了!到点(发正念)了!

8、一个新的工作伙伴,人非常正直善良,相信善恶有报,相信有神存在。对我帮助很大,当我表示感谢时她笑着说:咱们结个善缘吧。我知道她一定是个有缘人,多次由浅入深讲真相,她对大法真相和修炼人身心获益都非常相信,也知道不少炼功人。说:“你说怪不怪,凡是提起一个炼功人,肯定是个好人!”因她身体不好,常年受病痛之苦,我就劝她修炼。她说:“其实我是最想炼法轮功的人!就是怕被抓,唉!”江XX害了多少人!不过她对大法的正念已经奠定了将来得法的基础,我还要继续给她讲下去。

9、刚修炼不久,上文提到的朋友S就把我的事说给一个学数学专业的朋友听。人明白的一面都在等法,那时这个朋友就想见我。事隔一年,一个巧合使我见到了他,因还有别事,所以跟他说了一个小时就走了。他被所谓的“逻辑”禁锢得很严重,坚持眼见为实,迷信实证科学。我当时很平和地说了自己的观点(进步了,以前碰上这么顽固的人肯定争得面红耳赤)。后来他又接二连三地通过S说要请我吃饭。我知道他一定是为大法,因此请他先看书。没想到他看过书之后,思想业力和观念受到佛法真理的冲击,再见面时居然对法非常不敬,还说要“挽救”我。我暗发正念,回来后找一位受过迫害的同修,一起再去讲真相。这位同修强大的正念,理性智慧的语言,使那个朋友没再说不好的话,反而对我说:我本来想说服你别炼了,现在看来你炼这个挺好的,你就接着炼吧。

10、一位朋友H对大法很有正念,对迫害十分痛恨。她的母亲信基督,人也善良。年初对这位朋友洪法时,她母亲在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的控制下,坚决反对她看书,出现生病失忆等现象,说就是她女儿看大法书造成的。结果她就没看成。不久前她母亲得了癌症,我想利用去探病的机会再说说真相,约上曾被迫害的同修一起去。又想到还有一个许久不见的朋友L也住在附近,就先请H给L打电话,想晚些时一起到他家看他。谁知到了H家,L和妻子已在那里等我们。我心里一震,感受到众生得法的迫切。

L见我没说几句话就说:你变了!我给他介绍受迫害同修的情况,L显然中毒较深,一本正经地安慰同修:没关系,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多看看书,换一帮朋友(他以为炼功的应该是电视上看到的那些精神病)。我说:她挺好的,没什么毛病。接着同修讲述了她对大法的认识,讲了她通过认真理性的思考才走上了修炼道路的过程。后来L对我说,她说得挺好的,我爱听她说话。当我告诉他我也修炼了后,他说:怪不得觉得你变了,玩世不恭的语气也没有了,确实是比以前进步了,我为你高兴。他的妻子也了解了大法真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