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朋友的真心信函


【明慧网2002年12月31日】前言:这封信是写给我常人中的一个朋友的。她对大法有些了解,明白真相。师父的讲法她也听过,觉得讲得真好!可对她来说太高了,她达不到要求。刚开始我觉得她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因为现阶段我们要做的就是讲清真象,救度众生。她的头脑中没有一丝一毫对大法不好的想法,她一定是下一步要得法的。但是每一次见到她,她的身体状况都很差。久而久之,我就觉得不对劲了。我总觉得她一直期待着我对她说些什么。于是有一天,我提笔给她写了这封信。她看完信后,打电话对我说她很感动,她看信时哭了好几次,说她放假时要开始试着炼炼功。

借此也善意地提醒一下同修们:救度世人莫忘亲朋好友,他们跟我们的缘分非同一般!很可能他们把我们视为唯一希望。

* * *

小X,

你好!现在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可我一点也不困。总想提起笔来写这封信。可能你会觉得很奇怪。这年代怎么还会有人写信?尤其是我们就在同一个学校读书。其实,我想写这封信已经很久了,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话写出来会更好。

昨天晚上放下电话后,我心里很沉重。好像塞了一块东西。每次我听到你身体不好时,心里都很难受。听到你说你流鼻血,我的鼻子也酸酸地,挺想哭。因为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帮到你,因为我知道病痛对人的折磨有多残酷。

我小时候三天两头得病,有时发起烧来我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很多时候都是一边哭一边喝中药。我知道“良药苦口利于病”,我身子骨比别人弱很多。就是和着眼泪我也得把药喝进去。我爸妈经常抱着我心疼地说:“这病让我得了吧!别让我们女儿受这份罪!”我那时候就有一种感觉:我的一生可能就要与病和药为伍了。可以说在98年以前我根本不知道一个人没有病是什么滋味。我也不敢奢望有一天,我会不再与病为伍。

有句话说:“将心比心。”每当你谈起你的健康状况时,我都会想起自己疾病缠身的痛苦日子。你感觉难受的时候,我心里也不好受。

我感觉跟你是很有缘分的。表面上看起来我们不过是偶然认识。可是冥冥之中有定数,每一个偶然里都蕴含了无数的必然。可以说,在这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总觉得跟你特别亲,好像我们上辈子是一家人。所以,我多么希望有一天,你也不用再吃那么多中药;不会再流鼻血;不会再……而有的是,一个真正的好身体!

记得你说过,你就是我们师父讲的那种“这辈子不管下辈子事”的人。可是即使如此,我相信你总是希望这辈子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吧!也许你会说:“没办法呀,人生下来不就这样吗?”说实话,我以前就是这么想的。我根本就不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有任何的办法可以治好我的鼻炎。可是事实却否定了我。98年9月,我炼功没几天就觉得鼻子通了。可以用鼻子呼吸了。从那时起,我炼功的时候感觉身体热乎乎的,特别舒服。而在那时,我只不过刚刚接触法轮功。可以说,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我都搞不怎么清楚。可我的鼻炎在那时候就不知不觉地不治而愈了。4年了,在这4年里,我真的什么病都没得过。一开始,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人可以一年不得病,两年不得病。可是4年不得病就真的不寻常了。试想,人怎么会没病呢?就算没什么大病,发烧感冒总是正常的吧!可我连发烧感冒也没再得过。况且不是我一个人,在全世界,在上亿人身上都发生了相同的奇迹。因为这是我亲身经历的,没有半点虚假,所以我真心想拿出来跟你分享。

我们师父说,“给别人什么东西都不如给人法好。给他再好的东西,给他钱再多,他也是一世一时的幸福。而你给他法将是生命永远的幸福,能有什么比法更好呢!”(《法轮佛法》 ─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所以,现在你该明白为什么在你过生日时,我任何礼物都没有送,而只送了一张贺卡吧?其实在你吹蜡烛许愿时,我也帮你许了愿,就是希望有一天你可以快快乐乐地没有病,身心清静。

人这一生就那么几十年。哪怕人再努力地去探索,你也学不尽全人类的知识;哪怕再努力地所谓奋斗,得到的财富都很有限。况且你在这一生一世所得到的一切都生带不来死带不去。人的一生过得再风光再显耀,又怎样呢?始终摆脱不了生,老,病,死;人每天都可能遇到不顺心之事,即使物质富裕了,衣食无忧,可是精神上已被折磨得疲惫不堪。而且人心里总有一种不安定感,因为世事难料,说不定有一天,什么不测风云就会降临到自己和家人身上。

也许你一直不理解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不让炼就在家炼吗!干嘛跟政府对着干呢?”其实当一个人真正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时,任何力量都不可能再强迫他放弃真理。这是意志坚强的体现。

所以,朋友,我真心真意地希望你可以试着炼一炼法轮功。因为对你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功就那么五套功法,简单易学。而且你本身就会双盘,第五套功法对你来说没问题的。你再忙,哪怕一天只炼一套都行。你不愿出来,就自己在家炼。你可以试着一点一点按照《转法轮》书中的要求做。过一段时间,看看怎么样。

这封信就写到这里了,其实还有很多话要说,那就留到下次吧!

2002年11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