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正信的力量


【明慧网2002年12月4日】我们加强正信,由感性的认识上升到理性的解悟,再洞彻到智慧的本源。

我们问自己,我们的每一个细胞每一个念头是否都够纯净,我们空间的每一处每一生命是否都具有对大法金刚般的正信,没有一丝的瑕疵;我们是否能有足够的智慧识别、清除那些对大法不够正信的念头,而不是被人的观念所掩盖和滋养。

在提高的过程中,我们还有这样那样需要修的地方,我们自身、空间及世界中有待归正的一切都会投射到我们的头脑里,反映在与我们有关的人和事上。我们承担着、溶化着,仰仗着师尊,滋润于大法,以法的演化机制和新宇宙的慈悲,我们日益强大的主元神合着法轮自动旋转的机无声地包容着、清除着、归正着、提升着这一切。

我们经常问自己,我们的正信到达什么程度,是否应该没有恐惧、没有疑虑、没有紧张、没有被追赶的感觉,我们是有归宿的,是通达的,是和整个宇宙融为一体的,我们是被光明笼罩着的。

光明里,我遨游苍穹,穿行在星际中,无数的星系、层层的宇宙从旁驰过,旋转的庞大星团是那样的熟悉,从中飞旋出一朵硕大的千瓣莲花,迎我而来,和我融在一起,不停地旋转着……,轻盈无尘中回望银河,历史上的朝代更替、服饰变换,在面前一一闪现,是否可分辨哪一个是“我”?恍惚中,俯视众多的“我”,汉代的身、唐开元的脸、明初的衣,康乾盛世的朝堂,竟不知“现在”的我是哪一个“我”,今昔是何时,汉?唐?明?清?二十世纪?……?“现在”的我在哪一个空间,星系?天国?地球?中国?天府之国?陕西?江南?……?好似尘埃都已抖落,使劲地查寻,终于,在“我”诸多姓氏中确定了坐标及与之关联的时间和空间,我清醒地回到了现在的年代现在的“我”,我感触到了现在时空的信息,我浸泡在现在的“我”的各种观念、思想、……中,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那飞越的是我,我在遨游中、搜寻中的真意真念是遨游、搜寻的我发出的,我不是那诸多的“我”的众多的附属物及纷乱的观念,他们都不属于我!

放下吧,放下!放下所有的执著,我们是大法的粒子,清除思想中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及各种干扰,我们还原本源,归正本源,放下那些诸多的“我”的众多的附属物及纷乱的观念,无任何观念以无私无执的整个修出来的生命做大法的事,在大法的工作中,我们无“我”的绊碍,邪恶就无以着落,我们主元神自动旋转的机制就会无碍地使我们通达众生的心灵,一把钥匙开一把锁,朴质无华地化解他们的障碍,扣开他们的心扉,在众神看来却是那样惊心动魄,巧妙得神鬼莫测,复杂得机巧难明。

我们用正念正行走过的一石一草都在“真善忍”的滋润下得到了新生,孕育新世界的法的本源能量通过我们的眼睛、我们无私的言行……福泽着他、她,照亮着黑暗笼罩的灵魂,灭除着所有的魑魅魍魉一切残害生灵的邪恶。无论是在监狱、在劳教所、在洗脑班,还是在天安门、在流离失所的路上、在各种环境中面对各式样人。

我们无所畏惧,平静一如在母亲的怀中,我们已经得法,“朝闻道,夕可死”,在正法路上我们所遇到的一切,我们都能坦荡承担一肩挑起,无需心理准备,无需交代身后,我们无所遗憾!我们的眸子如法中的粒子,是真善忍的慈光!透过他可以看到新宇宙的清流;我们的容颜如雨后的莲花,是正念铸就法理化生!绽放着大穹更新后的祥瑞。

超越了7.20前后的分别,跨越了大陆与海外的界线;整合了繁纷空间的阻隔,融化了生生世世解不开的心结,我们与大法融合,悠古往来,通彻寰宇,我们是大法弟子,为一切正的因素负责,不懈精进,此刻的助师正法只是新宇诞生之初的一瞬,在无垠的广袤中净化大穹扫除阴霾,我们永不停步。

平静如初,面对法正人间的到来;心如止水,在回归自己位置的旅途上。我们正在准备,我们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