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念闯出劳教所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12月4日】2002年3月份,我在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抓捕,未经任何手续就被直接送到了劳教所。

被绑架进劳教所后,我绝食抗议迫害。恶警利用犹大进行骚扰,伪善劝说,这都是哄小孩的玩意。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我不说不听,把自己闭塞住。“听而不闻──难乱其心”(《洪吟》--道中)。犹大骂大法骂师父,我就说:“闭住你那被魔利用的嘴。”她们一言不发。我不配合恶警的任何要求,受尽了恶警的各种酷刑的折磨,几个恶警强制给我灌食,两个恶人把我胳膊拧住,背在后背上,一恶人揪住头发另几个恶人用撬棍把牙齿撬开,捏住鼻子直接往嘴里灌,然后不管死活扔在一边,我快晕过去了才被送往医院,被强制输液。我没病,不输液,恶警就又动刑。一犯人脱鞋就打我的头。我绝食19天,心里只有一念:我做的事是最正的,怎么能向邪恶低头呢?怎么能向邪恶妥协呢?恶警找我谈话,我就说:“黑帮乱党──政匪一家”(《洪吟》--世界十恶),恶人灰溜溜地就走了。班长说:“劳教所定了许多监规,不许学法不许炼功,不许和同修说话等等。”我就说:“佛法大于一切。”她们无话可说。恶警每天叫大法弟子上侮辱大法的所谓的“课”,我就大声斥责,不听不配合,以后再也不让我“学习”了。后来我又和另一同修一起背法,互相切磋,互相鼓励,互相帮助,破除了邪恶的迫害。另外,误入歧途的两个人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归正了自己。恶警们感觉动不了我,以后再也不找我麻烦了。只要心在法上,能正视邪恶,就没有闯不过去的关。一关一难一层天。

时间不长,恶警把我调到三楼。我坚决抵制邪恶,按自己证悟的法理走,走自己的路,我悟到这是正与邪、善与恶的较量。“道魔同传,同在一世,真真假假重在悟。”(《精进要旨》--悟)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坚信师父,坚定大法。我拒绝奴役劳动,那个队长把我铐在椅子上8个昼夜,指示犯人边骂边打我的头部。这次绝食9天,由于我正念纯正,身体体现出了神的一面,没有痛苦的感觉,舒舒服服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不吃不喝也不饿,很美妙。

三楼比一楼更邪恶。定了许多监规,没有了人身自由。上厕所、吐痰等都要打报告。做早操我不做,恶警一看动不了我的心,最后不了了之,以后再也不让我们做早操、唱歌了。又一天,和同修说话之间,班长犯人不许我们说话,就用鞋打我们二人,打完之后,她去厕所晕倒在地,叫几人抬回,现世现报,恶人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劳教所利用亲情骚扰,一看动不了我的心,以后再也不让家人见面了。

绝食期间,恶警又利用亲情骚扰我们。每个同修家属到劳教所与亲人见面,必须每人买一本诽谤大法的书,每本10元,否则不许见面。大法弟子被劫持到期却不让回家,当地610接,恶人执法犯法,为了抗议他们的这种犯罪行为,我正告他们:我们不是犯人,是好人,应该放我们回家,否则,我滴水不进。我对师父说:“我一定要走出去,救度众生,助师世间行,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经师父梦中点化,我又绝食抗议,值班犯人打的我头部,造成淤血,眼角红肿,鬓角出包,有打出包的,有打出血的,全身一块块青紫。躺在床上,绝食10天,口里甜甜的,好像琼浆玉液,完全是上次的神态,大自在“洒洒脱脱走四海”(《如来》),那种美妙的状态,人世间任何的语言也难以表达,只有身临其境,才能感觉到大法的奥妙。只有我们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只有心在法上“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进要旨(二)》--也三言两语)。舍去常人中的一切执著,一切欲望,脱去人的这层壳,把自己当成神,谁也动不了我,才能展现出宇宙大法最神圣、玄奥的一面,这才是大法弟子的神威。几年来,我绝食6次,每次都破除了邪恶的安排。

后来,恶警一量血压,到了危险期,他们怕担责任,把我送到了市中心医院。我发正念,任何药物不起作用,他们没有任何办法,把我送回劳教所。我生命垂危,恶人为了推卸责任,把我堂堂正正送回家中。我身体很快恢复健康。

邪恶之徒判了我三年,待了5个多月。师父说:“人从来都没有自己说了算过。”(《在瑞士法会上讲法》)人是关不住神的,以上就是我正念闯关的点滴体悟,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