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闻简报(2002年12月3日)

【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四日】
  • 要点文章

  • 真相与人心

  • 媒体报导

  • 迫害真相

  • 正念正行

  • 海外综合

  • 大陆综合

  • 弟子切磋

  • 资料汇编

  • 要点文章

    一位大陆新学员发正念和讲真相的修炼故事:

    ◇我刚修炼一年多。由于得法晚,师父给我安排的道路就比较紧凑。在修炼过程中,师父不断地慈悲点悟。撒谎了,马上头上碰了大包;过分执著于情,就出现了很重的病业反映;思想偏离了法,结果穿平底鞋原地摔了重重的一跤;有了欢喜心,马上有人说我:你还差远了。我渐渐从对法感性上的认识逐渐向理性上升,感觉象一直在过由粗到细的筛子,脱去一层又一层的皮。

    ◇发正念的小故事。前几个月我刚买了两个新墨盒,想打印一些真相材料给有缘的朋友看,结果只打出一点就不出墨了。到商场去问,业务人员说墨盒没有毛病。我认识到是干扰,回家发了一会正念,再试发现有了模模糊糊的字迹,马上再发正念,一试,出来的全是清晰字迹。太神奇了!不过心里还有一丝不安,往后一段时间里,打印机时好时坏,让我怀疑到底是不是正念起的作用?直到最后我心定下来,努力做到“做而不求”,只想尽最大能力不断铲除邪恶因素。打印机终于稳定下来,再也没出毛病。

    ◇讲真相小故事。我修炼前非常骄纵任性,对一些对自己有好感的男人颐指气使,不尊重。其中很多是司法机关的,修炼后我也对他们讲过真相。前几天又一起吃饭,一个法院朋友突然对大家说:“XX现在变化太大了!那种浮躁没有了,成了大姑娘了,现在成熟、理智、冷静,可爱了。你能改变自己,了不起!”我接口说:“我没有能力改变自己。”他马上说:“我知道,是法轮功!”


    真相与人心

    11月30日,澳洲新南威尔士州菲费市举行“世界需要‘真、善、忍’”活动,现任市长代表、前市长罗伯特.温肯斯先生在开幕词中盛赞“真、善、忍”将给澳大利亚带来美好。他说“真善忍”值得大家来学习借鉴,也都应该用“真善忍”来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他全力支持在自由广场立一个刻有27种语言的“真善忍”的碑。

    澳大利亚国会议员彼得-斯斯雷坡复信澳洲居民,关注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亲属处境。李迎女士在中国被监禁而不能来澳洲与亲人团聚。

    大陆图片:真相材料传遍我们这儿的村庄

    小故事:

    ◇王阿姨拎回一包真相资料,丈夫有些担心,王阿姨就说,“以后咱家就是资料存放点。”话音刚落,丈夫很严肃地说,“今晚我要和女儿好好谈谈。今后不能让她随便领人到咱家来,一定要保护好咱家的环境,咱家一切都要围绕着大法,都要为大法负责。”

    ◇一大法弟子被抓到派出所,送去教养院检查说有脑血栓,派出所只好把人带回,所长不知怎么办。大法弟子说你们就当没看住我,我自己跑了。所长照办了。数月后,该大法弟子被另一个派出所抓了,看守所又以她有病为由不收,派出所所长说,“其实你一点病也没有。可是看守所又不收,怎么办呢?”大法弟子又给他出同样的主意,所长想想照办了。

    ◇东北某市的一个主抓迫害法轮功的610主任,由于搬迁与一个大法弟子成为了邻居,通过长期接触,原本很恶的主任转变了对大法的态度,了解了大法真相,不再迫害法轮功了。

    ◇东北某市一干部到餐馆吃饭,听到一老头说:“我得回家看看老伴儿,她消业呢!”干部搭话说:“什么消业?”老头说:“我老伴儿是炼法轮功的,以前一身病离不了药,炼功后五年了没吃一粒药,就连我不炼功也跟着受益了,也没吃一粒药,身体一直很好,有点不舒服很快就好了。”干部说:“那真好。”并买了水果,让老头捎回家给他老伴。

    越来越多的来自大陆的游客知道了真相:

    ◇一对退休夫妇对江XX怨声载道,他们说炼法轮功有什么不好,我们想学都没有这个条件。我们如果得了大病,没钱看病,全家都得破产。

    ◇一位上海来的先生说:“稍有头脑的人都看出‘自焚’的漏洞。国内贪污腐败非常严重,现在天灾人祸一年多过一年,人以为做了坏事天不知道,其实上天都在看着呢。善恶有报,他们一定会遭报应的。” 最后他说:“愿上帝保佑你们”。

    ◇一位南京来的先生说:“我不信仰法轮功,但我认为国内应该有信仰的自由,哪有一天到晚老是说人家法轮功如何如何不好,而却听不到法轮功一方的声音。把人家的嘴给捂上,不让人家讲话。”

    ◇从天津来的一家老少经过悉尼中领馆,把车停下来主动来索取真相资料。我告诉他们,法很快就正过来了,他们很明白,也相信这一天很快就到来。并问我要《转法轮》看。我告诉他们可以在网上免费下载,他们非常高兴,连声说谢谢!

    ◇我给自己的家人打电话,告诉他们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知道了真相,家人说,老百姓都知道了,都在痛骂江XX。并告知曾在家里的信箱里收到过国内大法弟子派发的真相资料。

    一位大陆中学生的希望:上次学校组织我们去看什么科教片和新闻记录片,收三元钱,结果看的还是诽谤法轮功的事情。学校还布置我们每人写一篇攻击法轮功的文章,写不出来也要假戏真唱。为什么要我们学生做这样的缺德事?我没有写,学校指责我,中午没有让我回家吃饭。下午放学很多同学用同情和赞扬的眼光对我微笑。我希望有良心的中国人,都要敢于站出来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


    媒体报导

    英国广播公司12月2日报导,香港拟制定的倍受争议的23条立法引起越来越多人担心。香港金融界也出来对第23条立法表示关注,这是少见的。香港金融界一些人士说,新立法将动摇香港的“一国两制”,也将危及香港作为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不仅金融事务记者,甚至分析人士、经济学家或研究人员在报导和评述大陆金融事务时都可能遇到“泄漏国家机密”的问题。

    自由亚洲电台12月2日香港消息:香港立法会议员、香港东亚银行主席的李国宝表示,许多外国银行向他反映,十分担忧香港政府就基本法23条的立法,会影响到资讯的自由流动,要求香港政府以白纸草案形式,作更广泛的咨询。

    法新社北京11月30日消息,大赦国际在星期六为在中国被拘捕的旅日法轮功学员金子容子发出呼吁,警告说她病得很重,并可能遭受过酷刑折磨。大赦国际还说,住在中国的金子的姐姐罗真因为帮助公开妹妹的事件而于11月5日在东北的黑龙江省被拘留。


    迫害真相

    黑龙江省木兰县大法弟子商贵民于2002年4月26日由恶人举报被绑架,同时恶警将其未修炼的妻子和孩子抓走。商贵民被关押在木兰县第一看守所期间,受尽酷刑折磨,国庆节前夕被秘密非法判刑十四年,后被送至佳木斯监狱。另,木兰县大法弟子于友夫妇分别被非法判刑十年。于友被送至佳木斯监狱,其妻现下落不明。

    大庆市红卫星监狱恶警将大法弟子朱洪兵吊起来疯狂的毒打了三天三夜。朱洪兵绝食抗议迫害,恶警野蛮灌食,结果食物被灌到了肺里,送医院急救,由于肺里全是脓,他的肺部被开了一个孔,插管用泵抽脓。此时,恶警仍然给朱洪兵戴着脚镣同时每天有警察看守。最近,大法弟子张兴业、张忠、戴志忠、姚斌等被非法判重刑,将被送到大庆市红卫星监狱。

    江氏流氓政治集团当政下的中国大陆政匪一家、警匪一家,特别是直接参与迫害善良的法轮功民众的警察多数是穿着警服的流氓、盗贼。他们的盗贼行径:恶警在抓捕大法弟子时,以最快的速度将搜到的钱放进自己的腰包,金额数百至数万不等;恶警们将一家3口人都从住处抓走后还留下“蹲坑”,将冰箱里的食品吃光,并把较好的衣服和毛巾被等物品都瓜分掉;有恶警在一大法弟子的住所抓人扑空后,竟将大勺等物品窃走,还将电饭锅里的剩饭倒在地上将锅拿走。“贼不空手”的丑行暴露无遗。

    2002年5月,我被延吉市建工派出所无故抓去,惨无人道的折磨了四天:拳打脚踢,用塑料口袋套头,用细绳捆两脚大头朝下吊起来,把几十斤重的铁块压在脖子上等等。恶警指导员还说,不说出大法书的来源就把你弄到山上去,挖个坑把你放进去,浇上点汽油就说你自焚圆满了。我想我不能再接受邪恶的迫害,在师尊的保护下,我发正念走出了魔窟。

    石家庄市开发区警察署欲非法拘留大法学员张印,张机智走脱,流离在外。9月份,警察署企图绑架张印的老伴大法弟子胡金芳进行洗脑迫害,并胁迫她去找张印。胡拒不配合,现被迫流离失所。张印的大女儿张海霞和小儿子也受到恶警多次骚扰,在张海霞的严词质问下恶警不得不溜走。


    正念正行

    石家庄大法弟子刘润玲向桥西区法院的法庭陈述:对桥西区人民检察院以所谓的“组织利用X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进行的非法起诉予以否认。这是强加给大法弟子的罪名。我们面对一个被极其邪恶的政治流氓统治者操纵的庞大的国家宣传机器,大法弟子冒着生命危险,不惜付出一切代价印制真相传单,为的是让全世界的人们了解这场迫害的真相。有多少人在这三年之中就是通过看法轮功的真相,震惊了!觉醒了!理解了对法轮大法的迫害是对全人类的迫害,是对中国人权的践踏,对民族道德的摧残。

    同修问寒慰我心 四海为家救世人──大法弟子书信往来:

    ◇同修们,在邪恶疯狂迫害、考验大法及大法弟子的严峻时刻,你们放弃了世间的一切,挺身而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不知你们吃了多少苦,走过了怎样艰难的路,作为同门弟子,我们愿与你们同甘苦。现在天气冷了,给你们的工作带来了很多不便,你们是否需要厚被子,需要毛衣、棉衣等,这些事情对我们来说很方便,你们需要什么帮助我们都会尽力的。

    ◇同修们,看到你们的信后,我们心里感到热乎乎的,真像又穿上了一层暖暖的棉衣。身在异乡,穿百家衣,吃百家饭,却从未有过离家的感觉,是大法让我们成为一家人。多少次是同修们的帮助和鼓励使我们从困境中走出;资金不足,农民同修把刚刚卖了鸡蛋的钱拿出来;有个生活并不富裕的同修把她仅有的两件毛衣给我们穿,自己至今还穿着线衣……我们只是做了应该做的工作,得到的却是同修们的厚爱。我们无以回报,只能在今后的修炼中更加精进。

    正念正行小故事:

    ◇一77岁的老大妈,坚定的做着讲清真相的事。一次在形势很紧张的情况下,她整整走了一宿,把市区的大街小巷都贴上了真相传单。又一次她在贴真相传单时,忘记自己在哪了,后来发现一个灯一闪一闪的,原来是一辆警车,她就把真相传单贴到警车上走了。她曾被抓过三次,每次都凭正念闯过来了,有几次贴真相传单,发正念把坏人定住了。她每月退休金300元,每月都节衣缩食省下钱做资料。77岁的人走起路来年轻人都比不了。她学法时心很静,一拿起书看,把什么都忘了。一次从下午拿起书一直看到第二天凌晨3时30分,才发现天要亮了。

    ◇有两位老年女大法弟子没取到要贴的真相传单,恰巧在大街上捡到一张被撕坏了的真相传单,二人回家重新粘好,就这一张贴到哪呢?二人商量后,就贴到公安局的一块大玻璃上。

    在修炼得很艰难的时候,我问自己为什么能坚修大法?记得在1999年9月29日,我因堂堂正正地表示还在修炼法轮大法,就被送进拘留所。关在监狱里不但没有自由,几经奋斗才获得让世人羡慕的事业、地位甚至家庭也很可能化为乌有。我想,法轮大法真的值得我不惜一切、义无反顾的追求和探索吗?冷静的深思中,我回忆着修大法前后的一幕一幕,越想心里越踏实,我没有错,法轮大法利国利民,我堂堂正正的修炼是对的!第二天,提审的警察在得知我的身份后,愣愣地看着我问:“你不后悔吗?”他看我真的不后悔才记下了“还炼”。就在当天,我恢复了自由。回顾几年的修炼,当我在身心极其痛苦时面对可能失去常人中的一切与“违心地说不练了就放”的选择时,我的心平静如止水。大法一次又一次给我展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奇迹。通过几次正念闯关和自我问答,我越来越确立了我大法修炼不可动摇的基点。

    幡然猛醒 急赶直追。我是一名年纪并不老的老学员,吃了不少苦才得到了大法。得法后我很不精进,邪恶势力迫害大法后,我虽并未听信谎言,但一直躲在家里。那些日子我常做一个梦:我要考试了,可很多功课还没准备好。2001年8月的一天,我在一个网站找到师父的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让我从梦幻中惊醒。我认识到走出来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世人是每个大法弟子不可推卸的责任和神圣使命,于是我开始自己做。我在网上讲真相,将真象资料打印出来,发送到各家各户,我严肃对待发正念,正念越来越强。我尽量做到符合法的要求,针对性地对亲人讲真相,使妻子转变了,弟弟回到了修炼状态,母亲也表示不再怨恨大法。我走出来很晚,在师父洪大法理的指引下,我感到自己的进步突飞猛进。同时我也感到走出来不是最难的,难的是时时、事事都保持一颗纯净、慈悲的心态和对一切都善意理解的状态。


    海外综合

    12月1日下午,法轮功学员在美国费城举行新闻发布会及步行,费城托玛斯.杰佛逊医院杨景端医生代表所有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家属向媒体和公众呼吁“请帮助营救我们的亲人”。学员在中国城及费城重要景点“自由钟”设置了多面“法轮大法”街边横幅,在中国城放置展板,播放真相电视等,让人们进一步深入了解真相。这项活动主题与美国“感恩节”这一家庭团聚的节日相联系,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2002年11月30日,“世界需要‘真、善、忍’”活动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菲费市举行。现任市长委托前市长罗伯特.温肯斯先生向出席活动的市民们表示问候和支持。罗伯特.温肯斯先生在开幕词中盛赞“真、善、忍”将给澳大利亚带来美好。学员为在自由广场建立“真善忍”碑而征集签名。当地英文报Champion对整个活动进行了报导和采访。当地商会也发来了祝贺信。

    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610办公室头目李岚清,于2002年12月1日至12月4日到欧洲摩纳哥公国进行访问。欧洲部份大法弟子闻讯后,星夜兼程赶到摩纳哥和平请愿,要求撤消610犯罪机构,停止镇压法轮功。

    澳法轮功学员致信议员,请求帮助联络在大陆被非法关押的未婚妻。最近劳教所对待李迎已有所不同,给了她一些自由,这一进步是和澳大利亚政府以及所有关心她的案子的人的共同努力有关。该学员给未婚妻写了封信,准备了一份圣诞礼物,询问澳大利亚政府官员能否帮助将这些带去上海。

    2001年3月,澳洲堪培拉和悉尼的大法弟子开始在堪培拉中国大使馆前打横幅讲真相的正法行动,一直不间断地坚持到今天。经常见到我们的导游说你们真了不起,一些学生还以我们为课题并由父母陪同对我们进行详细的了解和采访,电台、报纸也对我们进行了多次的正面报导。许多大陆游客把我们在使馆前的真善忍和法轮图以及我们炼功发正念的场面都拍到相机和摄像机中。

    我是小馨,今年12岁。在不断修炼中,我的学习效率和学习成绩都提高上来了。以前,只有妈妈在我身边,我才做作业,妈妈一走开,我就捧起小说看,等她一回来,我便把小说扔进抽屉,假装写作业,现在,我认识到这是没有做到“真”。我学会善待同学,不再同他们打架争吵。当我感到什么事情很难做时,我就想到中国成千上万的大法小学员,他们所面对的是我无法想象的难。


    大陆综合

    2002年12月03日大陆综合消息:

    ◇甘肃榆中县法院对9名大法弟子进行非法审判:金吉林被非法判处10年;金发明、王应河被判8年;陆岩本、彭希斌、冒立丙、吴秉奇、王应存、金发水被判3至7年。

    ◇大连大法弟子杨传军自4月24日被大连警方非法拘押在姚家看守所已7个多月了,近日据警方内部人士透露:过两天将在大连甘井子区检察院开庭审理,估计与杨传军同时被非法抓捕的田军夫妇与理工大学的张勇将同时出庭。

    ◇大庆石化总厂迫于上面的压力将于近期举办洗脑班,目前各级单位正在报名。各单位为每人出5000元,本人出300元,同时给每个大法弟子派俩人陪同“帮教”。目前一些大法弟子已经被迫离家。

    ◇黑龙江省木兰县大法弟子随喜民在哈尔滨打工期间,于2002年4月去香坊农场同修家串门时,被香坊农场派出所绑架。现下落不明。家中有70多岁的母亲及年幼的孩子无人照顾。

    ◇大连市的不法官员为了所谓的“十六大”,秘密在各区设立洗脑班,现在确切知道在丝绸路29路车下车的路边住宅楼的宏霞旅社为沙河口区设立的一处洗脑班。

    ◇10月末吉林德惠一资料点被破坏,被捕的大法弟子目前已被押回德惠市看守所。和他们一同被捕的还有大法弟子汪春波、刘景春、杜老板及一名农安同修。大法弟子英子因绝食抗议身体已极度虚弱,看守所已于11月21日向其家属发出病危通知,但仍拒不放人。

    ◇9月12日早上,大法弟子李厚利从家中出门,即被守候在门口的恶警非法绑架,他们随即又进行非法抄家,拿走了私人物品数件以及1850元现金。

    ◇武汉市青山区610恐怖分子及恶警们从9月中旬起将法轮功学员绑架到青山区洗脑班,实行24小时监控,昼夜不停地进行逼迫洗脑,叛徒采取软硬兼施的手段来胁迫大法弟子。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被野蛮灌食。

    ◇6月27日,辽宁省朝阳市吴家□第一看守所所有监室的门都安上了铁链子,被关押人员进出时都在铁链子下面钻,7月21日,管教让一姓李的大法弟子出去填表,李要求打开铁链子,管教找来一帮男管教拿着“皮管子”对李狠狠的毒打。

    ◇大连市大法弟子孙润生和老伴多次被抓被押,都以正念正信闯过。二人被非法送去教养,因念正被“保外就医”释放。今年3月,夫妇俩贴传单时被绑架,老孙抵制邪恶而脱险,老伴被再次送进教养院迫害。老孙7月10日贴传单时被再次绑架,现关押在姚家看守所已4个多月。他老伴在7月20日再次正念闯出被释放。

    ◇大连大法弟子张欣11月中旬在家中被桃源街派出所恶警绑架。现被关押在姚家看守所。

    ◇黑龙江省木兰县九名大法弟子:杨玉芹、齐景芳、田英、梅广丽、孙丽芝、李艳平、刘喜成、刘波、李维军遭到木兰县公安局绑架,被分别送至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长林子劳教所关押。

    ◇辽宁省朝阳市双塔区大法弟子绍本英于11月7日被朝阳公安局绑架,现关押在朝阳第一看守所。据说他给远方的亲友的信中邮了一篇“正念”经文被查出后遭到绑架。

    ◇大法弟子王天学被劫持在云南省昆明市第二看守所。恶人: 李干高,国保大队侦查二中队,电话: 0871-7190306。

    ◇10月31日晚,甘肃电视台播出诽谤大法的新闻,小弟子看到那些背叛大法的人所写的“悔过书”贴在墙上,悔过书上一片黑,还有长的很像鱼的形状的两个魔,在嘲笑那些写过“悔过书”的人,说他们不坚定。走廊里好多的魔披着黑衣服到处乱串。

    今日67人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强化洗脑及高压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弥补损失,向世人讲清真相,跟上师父正法进程。

    读者来信:大陆法院在给法轮功学员判刑时使用一个所谓法律文件,文件措辞冠冕堂皇,却并没有一条敢于明确说明是针对法轮功的,是典型的流氓政治手法。该文件有一些具体指标,例如发多少传单够劳教或判刑。这些指标本身可能就是违背中国宪法和国际人权公约的。是否请编辑部组织对法律有一定了解的学员,从法律角度写一些文章,揭露江氏政府是违法的,奉劝公检法的人不要执法犯法。

    原辽宁省大石桥市政保科科长王兆林一直仇视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被评为所谓的骨干。11月8日,王兆林与大石桥市分局长正研究用劳教迫害一名大法弟子时,猝死。

    某地警察从北京往回押送上访的大法弟子,车上有大法弟子15-16人,警察5-6人,车在沈大高速公路发生车祸,车上警察全部死亡,大法弟子一个没伤。当局在内部严密封锁消息,以防警员不敢再为迫害法轮功卖命。由此看出,警察也是江氏集团的受害者。

    我修大法五年了,炼功刚8天就开了天目,看到了金光闪闪的法轮和年轻时候的“我”,还梦见师父在广阔的天地中打坐。修大法后,我的腿浮肿病好了,走路轻松了,别人都说:“你怎么象变了个人一样,走路身体这么轻?” 我的便秘和咽喉发炎等毛病也不治自愈了。

    明慧新闻简报(2002年12月2日)


    弟子切磋

    给大陆警察打电话的过程及感受。为援救加拿大某学员在国内被关押的家属,我打电话给相关责任单位,某派出所的警察一再挂断电话,我想,哪怕他每次能听到我说的一、两句话也是好的,我相信这些话都是有力量的,会对他有作用的。另一个单位的警察一直听我讲,后来他表示一定向上转达我的电话,并很友好地说希望我能常打电话,保持联系。打电话过程中,接电话人的善恶差别很大。但我觉得不论打过去是针对什么样的人,我们的电话都是有很大作用的。对于恶人有震慑作用,对于表现比较善的警察能使他们的态度越来越倾向于支持大法,这样对于这个生命的未来以及减轻我们国内的学员的压力来讲都是很好的。

    除恶不忘去执著 把向内找变成习惯成自然。过去我因为凡事向外找,一关过不去,关关过不去,摔了跟头。现在我每天不放过思想中闪过的任何不好的思想,逐渐把向内找变成习惯成自然。怎样向内找?怎样才算向内找?当我发现自己心中突然翻起什么事情过不去时,我会坚定地去找这个念头背后的真正执著,不让它猖狂、不让它放大,不让它积存。有时虽然我不能确定到底是要去哪一个执著而发生了这件事,但我非常清楚一点,那就是这时我必须向内找向内修,不管找得到还是找不到,我都得找,我必须有这个愿望!这一念就是大法修炼者的境界,这就是伟大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与任何人的不同之处,这就是在听师父的话。

    我是一名教师,时常接触来自中国大陆的青年留学生。这给了我直接向可贵的中国人讲清法轮功真相的机会。学校领导对于有关宗教或其他敏感的时事话题非常慎重,不希望老师涉及,我觉得不应该被此障碍住。当然在课上直接涉及法轮功议题的机会并不多,我尽可能地结合教学大纲在课上引用一些网站上的文章,有几篇文章的作者是大法弟子;在学习唐诗宋词时,我会点出诗人提到的轮回现象,淡泊名利,另外空间存在的可能性等,我平和地告诉学生:不要认为今天的科学所认识到的一切都是固定不变、绝对正确的。作为一个青年,接触多一些观点,让自己的大脑更开放。我发现这样做和教学大纲结合得非常好,我为学生提供了更广的思考空间,既符合常人社会的理,又潜移默化地把正见传给学生。

    同修来信选登:正念维护明慧的纯。最近几天,发现明慧网上有几篇修炼体会的文章中出现错别字、字词顺序颠倒的现象,非常遗憾。明慧网的一切都应该是纯正的,因为不只是同修在看,世人也在看,甚至邪恶也在看。我们自身的高度纯正是至关重要的。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是留给未来的。这不仅仅是一个错别字的问题,其中也表现着我们的心性。希望编辑、撰稿人、投稿人、包括读到文章的大法弟子都应该用正念对待这个问题,共同维护明慧的纯正,维护大法的纯正。

    我的得法经历和在正法进程中修炼的一点体悟。我是得法两年的弟子。得法前我精神苦闷压抑,想的就是如何多挣些钱,整日疲于奔命,结果还是事事不如意。终于有一天,在报纸上看到了一群修炼法轮功的人,他们为了自己的信仰,冒着被拘留、劳教、判刑的危险进京上访,甚至有人为此而失去生命。我相信他们是一群好人。直觉告诉我,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精神能够让我解脱的话,也只有法轮功了。2000年11月,我开始走上返本归真随师正法的修炼之路。身居大法当中,觉得大法就象个巨大的熔炉,自己长期在人中产生的执著和不好的观念就象木屑掉进钢水中,瞬间就被熔化了。我时时感受到大法的洪大与慈悲,而这种洪大的慈悲也时时感染着我周围的人。

    11月20日整点正念除恶时,我和几位同修从某空间返回,看到被正过法的佛国世界的殊胜景象。飞天在古建筑上空拉着巨型横幅,上面写着“真善忍”等,反弹琵琶和吹奏管乐的飞天演奏着美妙动听的仙乐,法王领着各自世界的众生,双手合十,仰望高空,焚香献果感谢主佛救度天恩。他们对大法弟子非常敬重。


    资料汇编

    真相附言:清醒
    诗歌:寻求
    诗歌:大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