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营救亲友活动对国内大法弟子、民众和警察的巨大影响


【明慧网2002年12月5日】海外大法弟子在各个国家和地区通过讲清真相,呼吁各国政府和人民为营救在中国正遭受残酷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活动,对国内的同修和人民鼓舞很大,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及帮凶起到了镇慑作用。

2001年7月22日,公安政保警察气焰嚣张的跑到劳教所,向我宣告延长半年劳教期,之后,劳教所的警察副中队长趁机对我威逼利诱说只要写五书就能出去,否则出不去。但这时李进宇得知我被非法“延教”之后,马上将消息传递了出去,整个加拿大立即兴起了又一轮的呼吁营救工作。在大面积向各界民众、国会议员讲真相征集签名的活动下,国会议员欧文考特勒直接找中国大使馆的大使谈话,要求中国政府无条件释放林慎立;在国会大楼的新闻发布会上,国会议员斯考瑞德、加拿大国际特赦秘书长尼维先生、国际著名人权律士、国会议员欧文考特勒公开谴责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并呼吁加拿大外交部向中国政府提出释放法轮功修炼者林慎立,为此,国会议员还参加了李进宇在大使馆门前的静坐抗议。特别是加拿大国际特赦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三次大规模征集签名活动,这一系列轰轰烈烈的呼吁营救活动震动了中国各级政府,震动了公安局、劳教所。

警察每天不要我去劳动,专门派了三个人陪着我,还让他们教我打牌。警察找我谈话说:“这件事是公安局搞的,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们属于司法系统,我们只管人。象你这种情况我们巴不得你走,你在这里对我们有什么好处,还影响其他人”,而且警察还用他的手机给我往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因为家里第二天要用车子来接我,所以我通知他们不要来接。在以后的日子里,环境不断的变得宽松,我发现警察对我很小心,无论是说话还是做什么事都较平和,有一个专门负责搞文艺活动的警察对我说:“你想什么时候散散心或者调节调节心情的时候,随时随地可以到我那去。”监房里的罪犯头对我也不敢无礼,甚至他做错事怪罪别的法轮功学员的时候,我把他给顶回去的时候他也不敢对我逞凶霸道。2002年1月23日下午我被释放的时候,按惯例要被检查行李,但警察副中队长避开可能会因此得罪我,借故找了别的警察来检查,而那个警察笑嘻嘻的边检查行李边和我说着话,检查的时候非常小心谨慎,衣服都不弄乱的,稍微摸了一下就算检查完了。那一般的检查都得叫你把行李全打开翻个底朝天的。

新华社在我刚刚踏上加拿大土地的时候,迫不及待的出了一篇文章叫“人道主义关照”,在这篇文章里他说:“冬天冷的时候给我加被子”,这件事确实有,其实就是在劳教所的最后一个冬天,也是整个加拿大的大法弟子、各界人士、国际特赦、媒体议员、政府全都起来呼吁营救的高峰时期。那时我睡觉是底下垫两床上面还能盖两床。这在过去那简直是不可能的。记得我刚刚到劳教所的第一个年头,那一年的冬天也就是春节期间,那真是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因为劳教所地处长江以北,连警察都说这里小风天天有,大风三六九,晚上睡在床上会被呜呜呜大风刮到电线上的声音所惊醒。在那样寒冷的日子里,许多人都加被子和棉衣裤,就连和我住在一起的那三个罪犯都加了被子和棉衣裤,而我却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床薄薄的垫被和盖被,从晚上睡下去到早上起来手脚一直是凉的。后来睡在我边上的罪犯看不过去了,才把他加垫的被子给了我一半,我也只能是勉强的熬过那个冬天。那个时候的环境既严酷又邪恶,连罪犯都能对你随便吆喝。对我来讲在同一个劳教所里出现截然不同的两个环境,那是和海外大法弟子的呼吁营救有着密切的关系。江氏独裁政权对我的所谓“人道主义关照”绝不是他们良心发现,而是他们害怕国际压力,他们想粉饰自己的罪恶。不然,为什么现在国内仍然有大量的大法弟子在遭受着野蛮的摧残甚至虐杀?

因为海外大法弟子坚持不懈的呼吁营救,并且在向各国政府和人民讲清真相的同时,也促动了他们起来呼吁停止迫害,释放无辜的法轮功修炼者。这就使海外呼吁营救的活动面越来越广,声势越来越壮大。而对国内来讲是最有力的支持和鼓舞。许多大法弟子从电台、网上甚至媒体的反面宣传上都能听到、看到大法在国外声势浩大的正法气势。当然江氏流氓政治集团所操控的媒体,对法轮功的报道一贯是造谣诽谤,但对坚定大法的弟子来讲,我们所看到的和他们想要达到的目的完全相反。记得在劳教所的时候看到“焦点谎谈”中大法弟子在北美的游行、在澳大利亚奥运会场外的集体洪法炼功、在日内瓦的静坐等等,无不使我们欢欣鼓舞,精神振奋。我们看到了全世界大法弟子修炼的整体气势。对于一个一切信息被全封闭的大法弟子来讲,能看到大法在世界洪传,众多生命得度,那不和“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一样吗。无论在法理的认识上的突破和证悟,还是面对严酷的环境和被蒙蔽误导的人,我们都会知道该怎么做。

许多被欺骗蒙蔽走入误区的人,在我们坚定大法,讲清真相以及海外弟子以各种方式呼吁停止迫害,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那种声势的影响下,都在不断的重返修炼,参与到正法的行列中去。那种感召的力量是很强烈的。我知道海外大法的活动对国内大法弟子的影响是非常大的,特别是营救的成功事例更能证实法,因为这不是救出一个几个人的问题,他给我们展现的是“真善忍”宇宙大法无所不能的内涵,他告诉人们真理和正义是不可战胜的。因此每次看到,听到海外类似这样的报道都会精神为之一震,还不只是我们,所有坚定大法的弟子包括不修炼的老百姓都会振奋的。这一点连邪恶的流氓集团也感觉到了,所以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在每天晚上的新闻报道或“焦点谎谈”中再也看不到报道法轮功的节目了。这实际上也就起到了镇慑邪恶、窒息邪恶的作用。

在劳教所最后的那些日子里,又有被抓进来的大法弟子和我关在一起,其中有一人对我说:“你的名气很响啊,连江XX都知道你。”一边说一边伸出大拇指。他说话时神采奕奕的模样,看样子好象被营救的是他。他看我似信非信的样子又补充了一句说外面在呼吁营救你。我当时听了这话眼泪在眼眶里转,慈悲师父的呵护!我沉浸在无比幸福的佛光中,祥和的感觉油然而生,坚定的维护大法我并不孤独。其实救得出救不出又有什么关系,大法弟子的整体力量使我感到无比的充实伟大。有的被误导和欺骗的人担心我假如被释放也出不了国,包括刚才告诉我事情的那个大法弟子都有点担心,但是在我离开中国之前,我已经将我要到加拿大的消息送进了劳教所。而且我弟弟还在劳教所,他们一定会受到很大的震动的。他们也会欢欣鼓舞的,因为大法的真实体现也会让他们看到未来的希望。

有一位女大法弟子在拘留所被无辜关押,释放后又被24小时监控,警察不断的骚扰恐吓,精神上被施以极大压力的大法弟子,在坚修大法的基础上,得知由于海外大法弟子的呼吁营救而使得我被释放,倍受鼓励。她看到了大法无所不能的超常力量,她被海外大法弟子不畏艰难困苦的长期呼吁营救所感动,她在电话里对我说:“警察对我很凶狠,我感到很危险,不过请你们放心,我会坚强不屈。”

2002年1月23日前,我姐姐为了来劳教所接我,打电话找了公安局原来宣判我劳教的警察说:“林慎立要出来了,你去不去接他?”他说:“我不去接,林慎立已经和我没关系了。”我姐姐说:“林慎立7月23日就应该回来的,就是因为你去宣布‘延教’了以后他才出不来,怎么和你没关系呢?”警察沉闷了半天不说话,我姐姐说你不去接那我去,警察说好好,你去接,你去接。

这段故事是我回家以后姐姐对我说的,我感到很奇怪,因为这个警察很凶恶,他敢当着公安分局警察的面对我动手动脚,他敢对我刑讯逼供,为了追问签名呼吁信的来源他敢将我从派出所打到拘留所。用常人的话讲他是一个有执照的流氓,你听他讲话的口气好象是天不怕地不怕,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唯唯诺诺、不堪一击的模样?这个迷到了加拿大以后被揭开了,原来在呼吁营救我的过程中,有很多大法弟子直接往公安局打电话找他,目的就是叫他立即释放林慎立。开始他还敢接电话说话,之后他有点害怕不敢接电话,最后他让别人帮他接电话,别人接电话的时候就说他休假去了,啥时候回来不知道。为什么呢?因为他做了坏事了,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正义之声,他承受不了,因为背后操控他的邪恶物质害怕,大法弟子的每一个电话都是“口中利剑齐放”,每一次都是在清除操控人的邪恶烂鬼,当操控他的烂鬼少了,他本性的一面明白了他所做错的事,一个一贯逞凶霸道,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在正法气势的冲击下,也变成了十分收敛老实的模样,这在过去根本不可想象的。可想而知讲清真相营救亲友的整个过程,就是一个正法的过程,恶警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变化这么大,这就是正法的效果。

离开劳教所回到家里后,我和很多大法弟子交流过,他们都为我被营救而受到很大鼓舞,同时他们也认识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就象师父说的那样:“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在正法的最后阶段,呼吁营救工作已经形成全球性的一个整体,被营救出的大法弟子也越来越多,对国内两个方面的影响也越来越大,特别是加拿大政府从第三国营救出了大法弟子这一事例为世界各个民主国家为伸张正义、维护善良树立了典范,对国内的震撼也是不可估量的。

呼吁营救工作之所以取得实效,除了师父正法和法的威力外,大法弟子的整体协调配合也是至关重要的,继续各国、各地区、各小组的协调配合,保持全球整体正法的气势这对我们今后来讲仍然十分重要。

师父说:“从整个正法形势看,大法弟子们在正法、救度众生、讲清真相中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在做最后的事了。”(《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呼吁营救工作是整体正法的一部分,全球营救受迫害亲友活动目前只局限在和海外各国的亲友有关系的人,这只是整体营救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我们的目标是营救所有被迫害的大法弟子,所有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的亲友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都应该是参与整体营救工作的一部分,就象我们向各个国家的政府、议员讲真相并促使他们和我们一起去做营救工作一样,我认为这是我们今后逐步要突破的一个方面。当然在国内那种邪恶严酷的环境下,这个工作难度较大,但是我想我们不是常人在做常人的工作,我们是修炼,我们是大法弟子在做正法工作,在救度众生。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经文:排除干扰)师父又说:“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为了减少损失,为了救度众生,发挥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吧!显出你们的威德吧!”(经文:正念)

让我们以法为师,共同精进,破除邪恶,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