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在正法中成为金刚不破的整体


【明慧网2002年12月7日】

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想谈一下在参与“救援国内受迫害的亲属”修炼过程中的一些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是2002年5月才到多伦多的,之前一直在新加坡修炼。从今年7月开始,多伦多学员展开了“救援国内受迫害的亲属”活动,向加拿大全社会展开呼吁制止人权恶棍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长达3年之久的迫害、释放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我父亲和弟弟被非法关押3次,第一次是因为我父亲是炼功点的联系人,99年7.20时首先被抓;第二次是因为给其他地区的学员传师父的新经文时被单位同事发现并揭发;弟弟因上大法网站被抓;第三次是我父亲2000年10月1日在天安门打出“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时被抓,弟弟在北京散发真相资料,回到济南后也被抓,并被非法判劳教3年。

记得1995年年底我回国探亲时,那时我父亲和母亲也刚刚得法不久,我一进家门父亲就开始给我洪法,爸爸和妈妈的变化让我感到非常吃惊和高兴。爸爸特有的艺术家的长发也剪短了许多,脸色也红润了,以前家里大大小小的药罐也不见了。我95年年初出国时,父亲得了白癜风,每天要用很多的中草药,涂在患处,而且白癜风在医学上是根本治不好的,年底回家就看见他因为修炼而基本痊愈了,这实在是太神奇了。那次我在家只住了一个星期就匆匆回新加坡了,临走时,父亲和母亲给我准备了所有正式发行的大法书籍和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音带,让我到新加坡后,一定要认真学。只要师父发表了新经文,他们便邮寄给我。

1997年初,我又回国探亲,那时,父亲已经是炼功点的联络人了,我也每天早上跟着父母一起到炼功点炼功。父亲每天早上都按时拿着录音机到炼功点,无论刮风下雨,还是冰天雪地,从未曾间断过,炼功点的学员也都非常佩服他。从我们家走到炼功点大概要15分钟的时间,父亲就利用这15分钟背《精进要旨》或《转法轮》。父亲每天学法时都是盘着腿,听师父讲法时也都是盘着腿、双手结着印,父亲敬师敬法的心让我非常感动。他还把他毕生的追求和心血──几千幅的油画作品全部捐赠给了山东省博物馆和山东省美术展览馆。

那时炼功点的新学员也在成倍地增加,每天早上一起炼功的功友就有大约上百人。我弟弟也于97年年中开始正式开始修炼,刘健(已被迫害致死)也经常到我们家来交流。那时弟弟在一家摄影公司工作,任劳任怨,因效益不好,弟弟主动辞职,将工作机会让给了同事。后来,弟弟到了同修的公司工作。99年春节期间,父亲和弟弟到新加坡和我们一起过春节。父亲每天早上3、4点就开始炼功,打坐3、4个小时没有问题,每天学3讲书,父亲说,他这样已经坚持两年了。他们回去后不久,就发生了4.25事件,我在报纸上看到后,打电话回去询问时,父亲和弟弟刚刚从北京回到济南。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们。

7.20之后,虽然我们在新加坡继续修炼和洪法讲清真相,当看到国外的学员呼吁政府营救获得成功时,都十分羡慕。在新加坡也做过一些努力,但是都感到力不从心。所以我也加入了多伦多“救援国内受迫害的亲属”这个小组。从表面上看,好象只有在国内有被迫害亲属的学员参与了这项活动,但实际上有很多的学员都参与其中,默默地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有很多年龄大的学员在旅游景点、炼功点、马路边还有地铁站,脖子上挂着印有国内受迫害的学员照片的牌子,向游客及公众讲清真相和征集签名。每当我看到这些时,都会有一种莫名的感动。突破封锁向国内讲清真相的学员,用打电话、发传真和上互联网的方式向被关押的学员在国内的亲属、同事和劳教所打电话讲真相。媒体组的学员对我们的活动进行了及时的跟踪报道。我们在向多伦多周边的城镇政府递交呼吁信和讲清真相的车旅活动,都是由默默无闻的学员提前做了大量细致的安排工作:给各级政府官员及媒体打电话预约、筹备新闻发布会等;有车的学员利用休息日,开车带我们去,为了节约时间,他们要提前查好路线,一路上也非常辛苦;翻译组的学员要翻译、整理好所有的给政府和媒体的信件及大法的真相资料等等。在整个的救援活动中,充分体现了多伦多学员的整体性,在小组集体学法交流时,大家都能够敞开心扉,坦诚地在法理上交流,共同在法理上提高,并达成共识。

下面我还想谈一下我个人在这其中修炼的体会。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中说,“因为我们无论是国内和国外的学员是一个整体,当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总得有人干这个,总得有人干那个。因为它是对法的考验,你在哪里、无论做着什么,都是在你自己应该做的这件事情中提高。每个人做什么,那都是有原因的。”我自己的父亲和弟弟在中国遭受迫害也不是偶然的,虽然这一切迫害都是旧势力的安排,那么我们就应该反过来利用它来揭露邪恶和讲清真相。作为大法弟子,现在每天必须要做的三件事是:学法、讲真相和发正念。在向政府官员讲述我家人在国内受迫害的经历的过程中,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三者是不可分割的。

我的英文不好,以前在新加坡主要是用中文洪法和讲真相,很少用英文讲大法的真相。但是在加拿大,几乎全部要用英文,特别是要面对政府和媒体,那就必须讲英文,刚开始的时候由于不熟练,有些紧张,总怕说不好,后来我意识到这些都是人的观念,当我抱着一颗“无求而自得”的纯净心态讲发生在我家人身上的亲身经历时,尽管发音各方面并不是太好,但是效果特别好,对方很受感动,有的甚至眼里含着泪,询问如何才能帮助我们。还有与同去的同修配合随时发正念也是非常重要的。每次去不同的城镇时,无论有没有提前预约好,我们都尽量珍惜每一次讲真相的机会,所以一同去的同修在旁边配合发正念,及时清理另外空间的干扰。当对方提出询问时,英文好的同修都能够较圆融地回答,当大家配合得非常默契的时候,效果也特别的好。有时遇到效果不是很好时,我们回到车里,大家都共同在法理上交流,指出不足之处,及时修正。

师父在《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说:“在社会上接触的一切人都是讲清真相的对象,讲清真相中体现出的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与救度世人。”所以,我们每次都带着的中、英文真相资料,在途中的加油站或餐馆,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向遇到的人洪法和讲清真相。

在学员的共同努力和加拿大政府与人民的正义呼吁下,我父亲和弟弟分别于2002年9月28日和10月23日被提前一年从济南刘长山劳教所释放回家。当我们得知这个消息后,都激动万分。我与父亲通了电话,电话中得知,父亲对大法还是那么坚定,我由衷地敬佩他。弟弟出来后告诉我们,劳教所的管教人员还收听到了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

在到加拿大之前,从明慧网上看到了加拿大政府给予了大法很多的褒奖,这无疑是由于加拿大学员们对本国本地政府讲真相工作做得好。在参与了加拿大学员的修炼环境后,给我感触最深就是加拿大学员们整体的凝聚力和在法理上的坦诚交流、互相鼓励、配合默契的融洽。让我们全世界大法弟子成为金刚不破的整体,在神圣的正法之路上走好我们的每一步。

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