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与病理研究博士后:“真修大法,唯此为大”


【明慧网2002年12月8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我是美国学员。很高兴今天有机会在这里和大家交流一些近期正法修炼中的心得。

我本来在自己的修炼中想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和很多同修比起来,做得也很差。但在学员们的鼓励下,觉得应该写一篇体会。不管写得如何,从中也能把自己的不足的地方找出来,认清它,从而真正地走正自己的路。同时,对同修或许也有些启发。

利用专业知识来证实法、讲真相

我在一所大学做博士后,从事的是癌症与病理研究。以前就有过利用自己专业知识来证实法的想法。后来在一些同修的帮助下,在这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下面我想谈一谈自己从中的一些体悟。

因为前前后后花的时间,精力都很多,所以在其它项目上,比如在网络洪法上能做的就很少。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自己有些迷茫。看到别的同修在更直接地讲着真相,我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对不对,是不是起作用。进一步学法中,我理解到,在正法与救度众生中的确需要这类的工作。因为从根本上讲,人来到这世上的目的是通过修炼返本归真。而我们在揭示现有科学的真相时,也在逐渐地引导人们走向对自然与社会的真正认识;在人们思考,重新确立善念的同时,也在渐渐地正面认识大法。这也是在挽救人。

然后我又想,我写文章,做这项工作的动机是什么?当然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这是在证实法,在讲清真相,在洪法,并不是常人的科学知识。但是,自己不去做别的是不是在这方面做得顺手,喜欢做,产生了执著了呢?静下心来思考,我想并不是这样的。如果需要,我可以随时改做别的,对我个人来说,是不会有任何区别的。想到这一点,我更加认识到大法工作的严肃与神圣。其实,我们不论做什么,不管是写文章,打电话,网络洪法,还是国内的同修冒着生命危险去发传单或在各种场合讲真相,我们对法的坚定和对众生的慈悲都是相同的,尽管在具体的表现形式上不同。

后来我又发现了自己隐藏着的另一种执著:觉得自己做的工作是需要技术或专业知识的,时间长了不知不觉又起了一丝沾沾自喜的心。随即我就意识到这种心是不该有的。且不说和同修相比还相差很多,单单这种私心就是不应该有的。我们的一切知识,归根到底,也是为我们证实大法才具备的。所以从根本上讲,我们唯一应该有的就是为维护大法,让更多众生同化大法而努力的心。虽然我们做的事情表面上看起来差异很大,但实质是一样的。尤其在无数众生需要救度的重大时刻,一个正法弟子心中想到的只应该是在这期间如何做得更好。如何去证实法,讲清真相,提高自己,从而让更多的生命了解大法真相,同化大法才是自己所应该想的和应该做的。

有时我听一些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很多真是从内心深处唱出来的心声。听了之后很感动,更觉大法的神圣和正法修炼的伟大。我理解写文章也象讲真相或其他的洪法一样。心态摆正之后,写出来的文章就能打动人,写的过程也会变得顺利,甚至不需要刻意地去琢磨。

当然写文章也是多方面的。不仅领域很多,而且在很多题材中,都可以找到切入点,引发人去思考。比如发脾气容易让人患上心脏病,这一素材可以引出人要有善念才能真正健康,也能引出精神与物质的关系,甚至还可以从中医学说来解释引导人去从新认识传统文化。所以可以写的材料是很多的。当然也有感觉艰难的时候,大多都是在自己思想不够正,把它当作常人中任务来完成时出现的。大法的洪大体现在方方面面,不抱着执著或固有的观念不放,自己就能从束缚中走出来,提高上来。

在讲清真相中提高自己

除了参加集体活动外,自己直接面对面与人讲真相的时候不是很多。所以我主要就谈一下自己在日常工作,生活中的一些体会。我以前讲真相很不主动。只有当别人攻击大法或提及大法时,才会去讲。但这种机会很有限,而且这也很明显不够积极。后来我做的好的一些,在与人相处与交谈时,就逐渐地引发人的善念,让人能正面地去了解大法和迫害的真相。比如在谈到众多社会问题,不安定因素,或恐怖主义时,就可以说根本解决问题的办法在于人心,而不仅仅是法律或高科技。

另外,我体会,讲大法的真相不仅限于这些。通过我们的言谈举止,人们在了解着我们。比如我曾经因为自己的片面理解,对自己的工作不怎么重视,并自以为放下了名利。结果给自己带来了不必要的麻烦。后来认识到要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去修炼。但又由于片面理解,就想去有意地表现什么,结果也不怎么好。后来意识到,这些都是执著。我个人体会,不管过去还是将来,常人社会的工作都是需要有人去做的,而且是负责任地去做。而且做好工作也是修炼人“善”的体现之一。

“做而不求”的内涵很深。以前只是注重了“不求”,却忽视了“做”。如果只是表面应付,这不符合常人社会的理,更不符合大法的要求。其实我们的讲真相不只是涉及到的人,而且有背后的高层生命,和其他的不同层次上在关注着这件事情的众生。在正法中,自己一切不正的部份也不断地暴露出来,这些都需要自己实修中不断的升华中解决。而当自己做得不好时,不仅是自己的问题,也会在不同程度上有意无意地影响着同修,在影响着人们对大法的态度,而且容易被旧势力利用来钻空子、带来损失。当我们真能照着法的要求去做时,人们就会了解到大法弟子的纯正和善良。这些师父讲过很多,可自己很多时候还是做不好。我想与我学法不足有关系,也与我平时不严格要求自己有关系。如果只是把修炼挂在嘴边,知道了应该怎样去做,而不去照着法做,这其实不是修炼。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真正修炼才能改变他的人生道路的。而他是一个常人,只是练功祛病健身,谁给他改变人生道路?常人嘛,到哪一天要得病,到哪一天要遇到什么麻烦事,到哪一天说不定就得精神病,或者是一命呜呼了,常人的一生就是这样的。”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觉得自己有时知道怎样做而不去做、或做不好,或有时事情不知如何对待时,实际上有更深层的原因。我想可能就是自己内心深处并没有完全地相信大法,同化大法。

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是很关键的。有一天周末,在集体学法时,感到很疲倦,肚子也很痛,思想上干扰也很大。心中也发正念,但过了一会也不见好转。痛苦之中想到,不管怎么样,即使我只有一口气在,我就要在这儿学法。再说我读的是大法,怎么会有干扰呢?于是我就一心读书学法,不知不觉中什么不舒服的状况都没了。

“时时修心性”

象大家一样,修炼中提高心性的体会很多,这儿只举一二个例子。

有一次参加几个同修的讨论会,其间看到有的同修为了一些细节或大法工作的操作规程固守己见僵持不下,却反用师父的话来指责其它同修,心里真是很冲动,很想站出来打抱不平。冷静下来一想,如果我也只是去指责别人,那不出于和他一样的执著心吗?看到他人抱着执著不放,我心里很难过。但我也认识到,这件事情让我看到也决不是偶然的,我自己是不是也有很多时候牢牢抱着自己执著不放却又意识不到呢?其实很多事情并不一定非得要怎么做才行,更重要的是自己的一念是出于为大法,为真正地救度众生考虑,还是为着别的什么?由此,我又想到师父度化我们,度化众生之艰难,几乎要掉下泪来。

太太不是修炼人,有时也给我提意见,说我没做到修炼人的标准:比如做事拖拉,待人接物不够善等等。有些地方我也注意到了,所以就想改正。但是一直没见起色。有一次,她又说我这些地方做得不好。我回答说,“好,我记下来,一定改。”她说,“没用。你写过多少遍了,到现在也没改。”这引起了我的深思。自己一直以为自己是修炼人,在提高着自己,可为什么还是有这么多执著难以去掉呢?就比如洪法时对人态度很好,可日常生活中,尤其在自己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时,就不行了。照理说,自己修善应该是无条件的,但为什么时而做得到,时而做不到呢?看来还是有一颗埋藏着很深的心,那就是并没有想从本质上真正地做到善。我个人理解这也就是自己是不是真的愿意同化法的表现之一。

有一天看网上同修写的文章,有好几篇都是引用其他同修文章中的话作为结尾,心里有些不舒服。心想,师父的话才是法,为什么把其他同修的字句看得那么重而不用师父的话呢?然后想想自己,认识到这其实也是在提醒自己。我有时自己给自己写下有些类似于常人的几条标准来,以便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待人接物时参照,当然一般就管用一、二天。现在想来,都是执著。修炼中以别人,或自己的过去作为参照,这都不行。只有以法为师,不断地去掉不纯,才是修炼。在遇到问题向内找时,或自己想做什么事时,要想到的不是自己已经做了哪些,而是哪些应该做,却没有做到的,哪些地方还没有符合大法的要求。作为修炼人,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衡量一切的只能是法。也只有大法才能使自己不断提高,善解一切,圆融一切。

以上是我通过学法,在正法时期中修炼的一些体会。不妥或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最后,我愿以老师的诗《得法》与大家共勉:“真修大法,唯此为大。同化大法,他年必成。”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2年美东地区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