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之后的反思


【明慧网2002年12月9日】我们四个流离失所的同修老Y,老L,小A,和我在一起已有一段时间了。

2002年11月23日下午我和小A就手机安全使用问题发生了意见分歧,随着意见的不同我俩的心都被带动起来了,说话的声音不由地也越来越大,完全陷一种常人式的争论中。18点发正念一点都不能入静,我知道我的心态不对,努力的想使自己保持平静、祥和,但很难做到。

晚上我的头开始疼痛,夜里12点后头痛得更厉害,我想一定是我下午的心态不对,让魔钻了空子。于是便发正念清除让我头痛的不好的因素,同时向内找。头痛有所减轻,但却很难入睡。于是我就躺在床上不停的发正念。后来其他几位同修竟然相继昏倒!

看到眼前的情景,我感到整个邪恶的黑色物质在向我们压来,但没细想。我将小A扶起,边发正念边告诉他要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小A很快醒了过来,马上也同我们一起发正念,在我们三人强大的正念和师父的加持下, 老Y很快醒了过来,但是身体没有恢复常态。我们四人一起发正念,并读《转法轮》,一小时后,我感到一阵热流从头顶灌下来,顿时全身一振,人轻松了很多。其他三人也感到症状减轻了。这时已是凌晨,大家觉得十分疲劳便都上床休息去了。

7点多我醒了,感到头很疼,躺在床上,几个小时前的情景在我的脑中浮现。魔难来时,当时我们都没有细想,只认为是魔在最后时候的疯狂迫害。但这时我想:魔破坏、干扰人也得符合常人的理呀,那我们四人同时遭受魔难一定有原因的。“煤气中毒?”一个念头在我脑中一闪,再一看我们的门窗关得死死的,家中还有一个煤炉,一定是煤气中毒的症状,我赶忙起身,将房间的窗打开。

这时离煤气中毒症状最严重的时间已过了四个多小时,也就是说在煤气中毒后,我们继续呆在充满毒气的房间里四个多小时。按当时四个人中毒的严重程度,要换常人四条人命全完了。而我们在魔难中能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在强大的正念和师父的加持下,却能化险为夷。从这件事上充份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和正念的威力。

那为什么煤气中毒我们四人都全然不知,如此大意,如此麻痹呢?事后我们向内找,想起那场不正常的争论,发现是我们的心有漏了,应有的理智和智慧被我们的执著心给封闭了。

我们四人已流离失所,邪恶到处在找我们(已下了通缉令),同时我们还承担下载资料散发和向一部份同修传递资料。安全对于我们来讲十分重要,网上同修谈安全的文章我们及时的阅读,并对照自己不安全的地方及时处理。但这种对待安全的方式是一种完全常人式的方式,忽视了心性的提高,其实就是有漏。而魔在另外空间却看得十分清楚,一旦我们有漏自己又不知时,魔便利用各种借口,达到破坏和所谓的考验目的。师父在《道法》中告诉我们:“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这次魔难也决非偶然,魔难前我和小A发生争执(谈的是安全问题,但心有漏却带来其它麻烦。那几天两位老年同修也因小事发生不同意见,我们应有的纯正祥和的场被我们那不愿放下的执著破坏了。以致打坐都不能入静!发正念也不能起到应有的作用,被邪恶钻空子,于是就有了这场不应该有的事故。

常人中的安全方式是一定要讲的,也是一定要重视的。但最重要的是我们要有一个宁静、祥和的心,遇到问题时时向内找的纯正的心,才能在我们周围铸成金刚不破的纯正的场,邪恶才无空可钻。那样才是最安全。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