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朝阳市大法弟子李宏伟生前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2年12月9日】李宏伟(男,52岁),辽宁朝阳市农机公司职工,家住朝阳市双塔区前进街。

李宏伟修炼前身体不好,一身病,脾气也不好。1996年3月老李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他身体很快恢复了健康,脾气也变好了,家庭也和睦了,一家人幸福地生活着。1999年7月20日江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李宏伟和很多同修去北京上访,准备向国家领导人反映通过修炼大法自己身心受益的情况,可是中途被劫回。由于他不放弃信仰和上访的权利后来被送进拘留所,拘留10多天。在拘留所里老李因为炼功经常被毒打,后来他和100多名同修被送进朝阳市教养院洗脑班(地点在西大营子)。阴历8月15日(即公历9月24日)洗脑班开大会,邪恶之徒在前面诽谤大法,李宏伟站起来驳斥邪恶谎言被恶人揪走,很多同修站起来制止邪恶。邪恶之徒找来防暴警察迫害,并将李宏伟等六名同修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老李炼功被戴上手铐脚镣毒打,右耳被打穿孔,几乎失去了听力。

99年10月30日,李宏伟被非法判劳教三年送至朝阳市教养院二大队。2000年1月老李因为不放弃信仰被转到三大队迫害,被强迫参加超负荷奴役劳动。在这里每天要劳动13-14小时(早5点多钟-晚8点钟左右),每天要挖1.2-1.5米深的地沟20米,或直径80公分、深6米的地桩井3个,干不完收工后就遭到毒打,或强迫在走廊撅几个小时。伙食更差,不出工时一天两顿饭,每顿给两个火柴盒大小的玉米面发糕,里面掺着砂子和虫子,还经常不熟。出工时,3顿饭,早晚每顿给4个火柴盒大小的发糕,中午给一个馒头。很难吃到咸菜,盐水煮菜汤里面混着泥、砂子、虫子和其它杂质。在这里法轮功学员是受到歧视的,干最累的活,吃最少的饭,犯人都吃不饱,法轮功学员给的更少。干活当中即使干得好也要挨打,犯人说:队长说了,对法轮功就得打。恶警佟孝礼(指导员)还指使警察和犯人多次毒打法轮功学员。2000年1月,李宏伟和一个同修在号内炼功,佟孝礼指使王、宋、贾等六名恶警把李宏伟和同修拖到值班室,用高压电棍电,用皮鞋猛踢他们胸部、颈部,把李宏伟打倒在地,老李被打得满地翻滚,被电部位红肿。暴徒们迫害了30分钟。2000年2月李宏伟炼功被犯人高春海(恶警指使)当众毒打,用重拳连续击打脸部、头部20多分钟。李宏伟的头部、脸部被打得肿大、变形、青紫,眼睛用手扒开才能看东西。2000年8月佟孝礼指使犯人对李宏伟、柳春华暴力洗脑,之后又强迫他们跪在院子中间暴晒两个多小时。2000年8月李宏伟又被转回二大队洗脑。2000年10月李宏伟在马三家犹大的欺骗下妥协了,后来被提前释放。

出来之后他发现自己被欺骗了,就写了严正声明,要坚修大法,跟上正法进程。一次他给教养院的警察讲真相被举报,恶警就去他家抓他,他乘机走脱,被迫流亡。恶警们抄了他的家。2002年9月26日早晨(前一天刚回家)老李去市场买菜,在楼下被双塔分局、前进派出所、市610匪徒绑架,被劫持到吴家洼看守所,并被抄了家。10月9日警察通知家属说李宏伟10月7日死亡。在警察带家属看遗体时发现李宏伟背部黑红,有大面积被电棍电击后留下的伤痕,耳朵青紫,耳内有血迹,外部被明显擦拭过。家人拿出照相机拍照,被警察当场殴打,手臂被扭伤。照相者被劫持铐到暖气管子上24小时。警察把照相机砸坏、胶卷曝光。公安向家属宣布两条:1.尸体不能交给家属;2.尸体火化时不能多去人。家属不同意火化。11月15日,双塔公安分局通知家属限期三天必须同意火化。11月18日,在家属不知道的情况下公安秘密将尸体火化(家属很多天后才听说)。

李宏伟是一个公认的好人,只因为做好人说一句真话就被迫害致死,生活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的民众连基本的信仰自由、生存权都被剥夺了。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在江氏暴政下就这样解体了,这只是千千万万被迫害的善良民众中的一例,他们只因为坚持信仰、做好人就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倾家荡产、家破人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9/40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