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人中的幸存者谈所谓“河南调查事件”(二)

谎言救不了江泽民流氓集团

【明慧网2002年2月1日】(接前文)再说怎么“确系”自焚的7个人就是开封王进东他们本人呢?真的有什么确凿的证据吗?冯海军也没法去北京积水潭医院一个一个辨认核实。而恰恰可疑的是一再在电视上露脸的自焚者偏偏最后都没“抢救”过来!全死无对证了。所以说“7个人确系开封法轮功练习者”是想瞒天过海、蒙混过关。江流氓集团骗人骗惯了,给他们干活儿的傻子都知道可以找几个从未学过法轮功的人硬让说他们练。这种“指鹿为马”的谎言太容易被拆穿了。这么大一个阴谋,“江流氓集团”凭借着国家机器,事先没有充分的准备怎么能行?至于说准备得如何,那是他们内部参与者的智商和道德底线问题。

至于说所谓法轮功组织编排什么故事我就不解了,“几大疑点”,那都是选自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播放的“天安门自焚真相”录像带呀!只能怪“江流氓集团”自己马脚太多,片子一慢放就全露馅了。而且这个片子不光是老百姓看出马脚了,国际教育发展组织都看出来了,还在2001年8月14日就定了造假的性质并写进了档案。而这个消息为什么不敢在中国媒体上登出来让老百姓看一看,却被上边和“610”给“封杀”了呢?

三、所谓“痴迷弟子气愤难平”

请注意,他们是在哪里“气愤难平”呢?是在“江流氓集团”的监狱里!把他们放出来或同意联合国组织在无警察“坐陪”的情况下再问一问,还是这个结果吗?为什么拒绝让联合国去采访调查呢?明慧网天天都有大量的以前被“江流氓集团”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严正声明自己被关押期间违心言语作废,可见在那样的恐怖监狱里,多少法轮功学员被逼得要说违心的话!所以他们的“气愤难平”又不知背后有多少血泪?

对这些所谓交待的人,我很难过。我有两个想法:第一,我们中国人哪个不是从小接受XX主义教育、看XX党的书?甚至成为少先队员、共青团员、党员,可如果这个人自杀、杀人,能说是XX党害了他吗?那些背叛“为人民服务”宗旨的腐败贪官,能算真正的XX党人吗?他们能代表整个XX党吗?

法轮功明确指出修炼人不许杀生和自杀,那些看了两页书、学了几个动作的人自己非要自杀、杀人,能证明是法轮功教的吗?硬把责任推给法轮功,让别人为他们干的坏事负责任,说得通吗?李洪志老师告诫大法修炼者修炼“不存钱、不存物、没有组织”,“没有名、没有利,没有官当,就是修炼。”有些只炼动作却放不了这些不良观念的人,他能代表法轮功吗?XX党入党还要审查,合格了才吸收进组织,怎么法轮功对是否是修炼人有公开的心性标准,就成了奇怪的事了呢?

第二,我几次遭受江泽民流氓集团邪恶迫害,深知它们的邪恶无耻手段。在那漫长的一年中,在自己和家庭身体和心灵都遭受巨大的压力和折磨下,在那种充满邪恶和恐怖的环境里,有什么不可能发生呢?过去枪林弹雨、九死一生都拼出来的老将军们有一些在文革迫害当中不也违心“认罪”,甚至“揭批”了吗?邓小平不也“认罪”并表示“永不翻案”了吗?在中国,这有什么可令人惊奇和怀疑呢?早见怪不怪了。然而,这些曾经信仰真理的人的软弱,却不能影响真理本身的伟大。

纵观两年来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污蔑造谣,恰恰是在勾勒它自己“假、恶、丑”的形象。到底谁在撒谎?谁在杀人?谁在搞个人崇拜?谁在敛财?谁是魔鬼?谁是邪教?谁是反人类?谁在搞恐怖主义?

纵观两年多来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恰恰是它在自掘坟墓、坑害中国人民,而不是为中国人造福!当年古罗马暴君污蔑基督教徒吃人肉、喝人血,大批屠杀教徒,招致天怒人怨,瘟疫和战争夺去全国一半以上人的性命,而后来剩下的人们把基督教奉为国教,罗马帝国大兴,基督思想传遍全欧洲;秦始皇当年“焚书坑儒”镇压儒教,暴政使秦朝江山只延续了二十多年便被推翻,而后来汉朝人们又重推儒教,中国开始进入汉唐等兴盛朝代,儒家思想也从此影响中国几千年,并对亚洲各国各民族人民的思想、文化产生深刻的影响,成为我们作为中国人的骄傲;文革中,江青流氓集团利用国家机器压制人民向往自由、民主、幸福的进步思想,给中国人带来的却是恐怖、灾害和贫穷,而后来走过那场浩劫的人们由此开始更加珍视和平民主和幸福,从此中国走上了真正富强的道路。

现在,江泽民流氓集团在全世界范围内对法轮功的毁书、污蔑与迫害镇压,除了自掘坟墓外也绝挡不住历史的向前发展。“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今天在迫害当中,法轮大法反而在世界各国得到迅速洪扬,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善良的人们通过对真相的了解看清了江泽民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和丑恶嘴脸,呼吁制止对大法的迫害,而等待“江泽民流氓集团”的不仅仅是法律的严正审判,而且是“天地复明下沸汤”,遗臭万年。谎言救不了江泽民流氓集团。

作为我个人写完这些,深知可能面对的是什么,但无私的人是无畏的,我并不惧怕迫害甚至死亡,我也不是为了江流氓集团歪曲出来的那种荒唐的“圆满”,我只想去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更无私和高尚的人,最后成为“一个觉悟的人”、“觉者”,印度话就是“佛”。法轮大法使我明白了生命的真正意义,而且我确认自己在走世界上一条最正的路,在做世界上一件最正的事,为此哪怕奉献我的生命也是义无反顾。


大法弟子:宋旭
2002年元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