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天安门正法 11天正念闯关

【明慧网2002年2月1日】1、元旦天安门正法

2002年元月一日,我终于站在了天安门广场上,到处都是警车、警察、武警、便衣。怕的物质压了过来,我想起师父说:“行不行一念之差,你能不能走出来证实法,也不是随着人多势众就可以过关的。有人想在天安门广场等着,大伙都出来我就出来;一看没有大伙出来,他也溜一圈回去了。因为大伙都出来的时候呢,是那个气势带你出来的,不是你发自你自己放下生死那个心走出来的。修炼是个人的事,不是大帮哄啊,每个人的提高必须得是扎扎实实的。”我心一横,既然来了,就要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兑现那千万年的誓约。迎着来来往往的游人,我打开了横幅,喊出了压抑已久的“法轮大法好” 的心声。那一瞬间,只感觉什么都不存在了,只有“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在宙宇中回荡。然后我收起条幅。但人心又来了,觉得看见的人少,我再一次打出横幅,这时一个便衣跑过来按住我,我挣扎着被抓进警车。

到了天安门派出所,我坚决不说姓名和地址,不配合拍照 ,然后我被带进铁笼子里。铁笼子里已有很多同修,大多数都没说姓名、地址,我们就互相鼓励,要堂堂正正走出魔窟。大家在一起背法,发正念,听到外边有打人的声音就一齐大喊“不许打人!”那天被抓的人很多,有带小孩的年轻母亲,有六七十岁的阿姨,像我这样的年轻女孩也不少。有的同修被打得很厉害,我一边发正念,一边向内找,并对自己说:“邪恶是极其低下肮脏的,即使我们有漏,旧势力也不配考验大法弟子。”下午4点多,我们20名没报姓名、地址的大法弟子被送到北京平谷县看守所。在那里我亲眼见证了邪恶之徒迫害大法弟子,一位30多岁的女同修被带进屋里,接着就响起了打人的声音。邪恶怕暴行被人知道,就把窗户用报纸糊上,把我们带到了另一个院子里面。当我再见到那位同修时,她的脸青紫,衣服也破了。然后我们被分到不同的派出所审问,我和另一名女同修被带到平谷县城关派出所。

2、大法赋予的智慧化解邪恶的陷阱诡计

在北京平谷县城关派出所我牢记法制约一切,师父说了算。任它们的花言巧语、威胁恐吓也动摇到不了我的心,“一个心不动,就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

派出所的所有警察都认为我是一个女孩子,年龄又小一定好骗出姓名、地址,它们就伪善的与我聊天想麻痹我的主意识,我则借机向它们讲清真相。一涉及到敏感问题我就直截了当的说:“我不能告诉你。”它们问:“为什么不讲?”,我就用大法圆融的一面对答:“现在XX党搞株连,如果我讲出来就会连累很多人,所以我宁愿吃苦,哪怕失去这张人皮也不能讲。” 这样还唤起了它们的一丝善念。在这其中邪恶为了达到目的,为了恐吓我,它们竟吐露了真言说:“电视上演的都是假的,马三家有两处,一处是给外人看的,一处专门镇压大法弟子,它们真的把女大法弟子关进男牢房。”并说要把我也送去马三家关进男牢房。但生死放下了,一切也就迎刃而解了。它们还骗我,让我给家里打电话接我回去,并用人格、党籍担保不告诉当地公安局,由于它们表现的太伪善,我又急于回家,差一点掉进他们的陷阱。但最终这些诡计都被我识破,被大法赋予的智慧所化解,就象师父说这只是哄小孩的玩意。


3、正念破除灌食迫害

从被邪恶抓住以后我就悟到应该绝食,抵制邪恶的迫害。所以我从1日被抓到11日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一直坚持绝食,邪恶之徒就从4日开始每天给我灌食。在那个邪恶的场里面我才真正的体会到师父说:“当一个修炼人在一个没有邪恶场的环境中谈能放下生死,就象在我们今天这样正的场中你谈放下生死,说起来非常轻松,因为没有压力。如果在一个邪恶的环境中,布满了邪恶因素的环境里面,你再去证实法,敢于走出来揭露邪恶,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每次面对邪恶的迫害都是一次能否放下生死之念的考验,能否正念过关,都存在修上来或掉下去问题。

1月4日,我被第一次灌食,几个犯人把我按在地下,胶皮管从鼻子插进去,却不觉难受,我知道实质的东西都是师父在承受了,泪水不知不觉流了下来,不是因为被邪恶迫害,而是真正体会到师父的慈悲苦度“支离破碎载乾坤”(《苦度》)。

1月5日,再次被迫害,我想一定不配合邪恶,正念刚出,“想象”就开始干扰,我就发正念清除“想象”,并想起“生死非是说大话,能行不行见真相。”(《心自明》),背铐的手竟很轻易的伸到前面,拔下胶管。邪恶就垂死挣扎一样地扑了过来,打我的脸、背,但并不怎么痛。由于是第一次挨打,当回到牢房就觉得很苦,身心疲惫,这时电视中一句话打到耳中“无私才能无畏”,我心里一震,马上静下来找自己,发现自己有一颗很隐蔽的心---怕挨打、怕吃苦,就是这个怕给了邪恶迫害我的借口。再有就是绝食的目的不明确,以前与同修交流中,或看心得体会中知道当被邪恶迫害时应该绝食,但并不明确为什么,甚至把绝食当做出去的方法,多强的一颗求心呀。现在我悟道:不是为了出去而绝食,而是因为抵制邪恶的迫害才要绝食。“放下任何心,什么都不想,就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那一切,一切就在其中了。 ”(《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法理升华上来了,绝食能不能坚持下来的问题也就不存在了。

1月8日,我又被邪恶之徒残酷迫害,下午刚被派出所送回看守所就被邪恶狱医抓着衣服摔在地下灌食,又让犯人把我们的鞋脱掉带上脚镣,光脚在外面水泥地上走,并扬言我们再不吃饭就要剥掉我们的衣服在外边冻。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考验,这时我想起了陈子秀,想起了师父说:“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大法坚不可摧》)有法指导过关心中充满了力量,当邪恶狱医问我肯不肯吃饭时,我坚定的摇了摇头,它没有打我。在这之前,它刚刚因为这个问题打了另外一名同修。经过这次大的考验,我绝食到底的决心更加坚定了。

4、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一起被非法关押的有3个人没说姓名地址,另两个是30多岁的姐姐,我们被分在不同的牢房,被不同的派出所审问,每天只有在灌食的时候才能见面。我们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互相鼓励,坚定正念。因为我年龄小,她们见到我没说姓名地址并坚持绝食她们就会说“你做的好,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也会告诉她们一定要闯出去,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当我急于出去的时候,姐姐说:能不能出去并不重要,证实大法才是走出来的目的。当我正念不足时,她就会在插着管的情况下给我背经文《大法坚不可摧》等。我们三个大法弟子就构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法粒子,共同闯关,她们在10日晚,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5、抓住一切机会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在那个邪恶的场中面对的都是被邪恶的谣言和恶毒的谎言所蒙蔽的人,它们不知自己在做什么,无知地毁着自己。我更加感到讲清真相的紧迫,在派出所我不断地给每个人讲真相,并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的因素。真的可以看出他们的变化,对我不再恶语相加,有人说我不报姓名地址讲义气,他要说了算马上放我走;有的说记住了“法轮大法好”了,以后不再说对大法不好话;有的在我讲清真相后不愿跟我讲话怕被我“赤化”,到后来大多数人都对我很好!

在看守所我给同屋的犯人讲真相,讲做人的道理,她们都点头称是,每次看我被灌食都很难过。一个女犯人最后说她要保护大法弟子,听了这话后我心里十分高兴,又一个生命得救了。这一句话就给她奠定了很好的未来得法与进入未来人类社会的基础。我们被灌食时一有机会就告诉那些给我们灌食的男犯人法轮功真相 ,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善待大法弟子”等。他们也有很大的变化,尽可能的对我们好一些,给我们的手铐带得很松,当我被打时他们都很难过。

6、堂堂正正走出魔窟

11号上午我被告知:你赢了,已经自由了,你的师父又给你升了一个格。这时我的心里很平静,好象这一天早就应该到来,在送我去车站时他们问我姓什么?我说:“我姓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记住:法轮大法好,善恶有报是天理。”当我踏上归途时脑中一片空白就象做了一场梦,正如师父所讲:“大家想一想,过去一个修炼的人经过一生的修炼,甚至于几生的修炼,可是我们今天在短短几年中就要人圆满,承受过程只是一瞬间,而且时间是推快的。将来回过头来看看,如果你能圆满,你发现那什么都不是,就象一场梦。”(《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

这次能正念闯关与家里的同修正念加持也是分不开的,在这里向所有默默为我发正念的同修致谢。并向那两位与我共同闯关的同修带去深深的祝福,祝您们更加勇猛精进,早日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