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锤百炼始成钢

大法弟子老齐的故事


【明慧网2002年2月1日】老齐(化名)今年59岁了,可走路虎虎生风,年轻人都撵不上他。说起话来快人快语,思维敏捷。《洪吟》《精进要旨》背得滚瓜烂熟,双盘一盘就是三、四个小时。别看老齐衣着朴素、其貌不扬,他早年毕业于北京石油学院,现在是某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呢。

老齐是96年得法的。他说:“多年来,我上下求索,苦苦寻觅,找的就是这个法。今日有缘得法,我要一修到底!”老齐这样说了,他也是这样做的。他没有违背自己的誓言。

2000年6月,老齐从拘留所里一出来(二次赴京上访),就回到他的家乡──河西走廊一个偏僻的村落。99年7.22以前,那一片有十几个学法炼功点。老齐给乡亲们带去了师父在1999年7月20日后离开纽约在山中静观学员与世人的照片以及《心自明》《走向圆满》等经文,带去了国内外同修坚修大法心不动的生动感人的故事。一颗颗被摧残得伤痕累累的心又重新跳动起来。集体学法和炼功迅速恢复,大法的熔炉熔炼着每一个人。

不久,消息就传到了县上。一天,县公安局来了几个恶警,又打人又抄家,还绑架了老齐。他被拘留了一个月,然后押送回省城。这还没完,公安和单位相互勾结,又把他送去劳教所,判他劳教一年半。

老齐想,劳教有什么了不起,一年半很快就过去,出去再接着干。后来越想越不对劲:我不应该在这儿,我不能这样消极承受。大法弟子的一切是师父说了算,对邪恶的迫害不能承认!2000年11月底,老齐开始绝食,以自己的生命来抗议迫害。这次,他一共绝食绝水20天。这期间,暴徒以打骂、体罚、灌食等种种卑劣伎俩来摧毁他的意志,老齐不为所动。为了展示大法弟子以生命护法的坚强决心,他连刷牙、漱口都免了,真正是滴水不进。到第20天,老齐已数度昏迷。邪恶势力实在无计可施,只得让他保外就医。这是2000年12月20日。

2001年2月,“保外就医”的老齐在街上张贴散发揭露天安门自焚的传单被抓。在某公安分局里,面对“审讯”,他句句话义正词严,掷地有声:“你们不应该审问我。被押上审判台接受审讯的应该是制造自焚伪案,欺骗人民的那些幕后操纵者,而不是向人民揭露自焚真相的人。”邪恶之徒拿他没办法,将老齐报到了检察院,妄图给他判刑。老齐仍然是大义凛然,向检察院的人反复讲法轮大法好,讲自焚真相。结果,“判刑”也不了了之。在看守所关押中,老齐除了向管教和犯人讲清真相外,一有机会就高喊大法口号。尤其在早晚两次点名时(人最多),都振臂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 开头邪恶之徒还制止、毒打他,但在老齐强大、纯正的正念面前,它们无可奈何,只得装听不见。

在看守所关了近30天后,老齐又被送回了劳教所。这一次,看守所下了决心,一定要给“二进宫”的老齐点颜色看看。他们逼迫他妥协,老齐不干。恶警们把他悬空吊起,扒光衣服,用棍棒、皮鞭没头没脑地打,一拨人打累了换一拨,警察打累了劳教犯上。几个小时过去,老齐昏死了几次。他实在承受不了这残酷的折磨,答应写“保证不在劳教所炼功”。

打那以后,老齐沉默了整整五个月。他一直被痛苦、内疚煎熬着,那是撕心裂肺的痛啊!这之间,师父的新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大法坚不可摧》《正法与修炼》《正念的作用》和《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传进了劳教所。老齐排除邪恶的干扰,利用一切可以争取到的零星时间,抓紧学,抓紧背。越学心里越亮堂,越背正念越强大。大法使他豁然开朗,帮助他走出了痛苦内疚的泥淖。老齐明白了:自己究竟怕什么?不就是怕死吗?一个大法修炼者,如果放不下生死,那就是假修。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不是强为,而是真正坦然放下而达到的。”大法使老齐的心性提到了坦然面对生死的高度。他那被怕心压抑了五个月的正念象火山一样,终于爆发了!

2001年10月6日清晨,全中队刚一点完名,老齐就放声高喊:“法轮功好!法轮功使人心向善、道德回升,是利国利民的好功法!”从那时起,他几乎每天至少喊三次。不管邪恶怎么迫害,怎么阻挠,他都横下一条心,一定要喊,要证实法。

老齐正义的呐喊象一声声惊雷,鼓舞着同修,震撼着邪恶脆弱的神经。他们打他耳光,撕他的嘴,把他的头往茅坑里摁,踢他下身,关禁闭……无所不用其极。但老齐不为所动,没有任何顾忌,他喊得更起劲。10月中旬的一天中午,一、四、五大队的劳教人员集中在一起吃饭,老齐当着三个大队,多次高喊大法口号,有的弟子也站出来响应。以后,邪恶再也不敢把人集中到一起吃饭了。

为了“解决”老齐喊口号的问题,管教们绞尽脑汁,又想出了几条“妙计”:一是老齐一喊口号,劳教人员就集体骂大法、骂师父,对着干。二是用所谓“所规所纪”来压制老齐。老齐不服,说:我是大法弟子,不是劳教人员,你们的“所规所纪”管不了我。一姓董的队长就在全体劳教人员面前宣布:“从现在开始,你们都不要叫他名字,要叫他劳教人员齐XX。”并让大家集体喊这个外号。

老齐明白,邪恶已经到了黔驴技穷的地步,他的口号喊得更加响亮。开大会喊,队长找谈话喊,排队打饭喊,干活喊,以后干脆见到人就喊。在真正的修炼者面前,邪恶什么也不是。

面对老齐,邪恶像热锅上的蚂蚁。为了封住这张使他们颤栗的口,老齐被关进了劳教所医院,软禁了起来。但他们仍然害怕那惊天动地的口号声。2001年12月12日,老齐被“解教”。

*******

老齐又回到了功友们中间。他说:比起为大法献身的同修,比起外面做真相的同修,我还差得很远。毕竟在里面学法炼功少。现在要珍惜这难得的机会,赶快往前赶。

我们正法的洪流中,又多了一位虎虎生风的干将。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7/18496.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