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边朝鲜族自治区恶警摧残大法弟子的种种手段


【明慧网2002年2月10日】早些时候我在资料中看到江氏集团达不到它们的犯罪目的又玩新花招。就是要从“精神上搞垮,身体上消灭”。其实,江氏集团对大法学员的迫害,早已经丧心病狂了。关于全国各地迫害大法学员的情况我也从真相传单里看到了不少,那真是触目惊心。可是近期在我们延边朝鲜族自治区究竟怎么个迫害法,尤其在肉体迫害之外,当地一些不法公安从精神上怎么摧残人的,由于消息被严密封锁,外界很少有人知道。

最近,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从一个被抓捕后释放出来的学员那里获知,有些地区的公安政保人员已经不仅仅是大打出手,他们变换着多种方式折磨大法学员。他们为了达到从精神上、肉体上搞垮的目的,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如恶警们把女大法弟子吊成大字形,也就是把两手分别铐上或绑上向反方向挂上,同时两脚也同样分开铐挂,然后把师父的像放在学员的身子底下坐着。弟子坐在师父像上心如刀绞,失声痛哭。这帮恶警们还随时变换方式,如把人立起来挂着,把手挂在高处的暖气管子上。然后把师父的像放在学员的脚下踩着,就这样折磨你一天、两天或更长时间。它们为了不让学员把脚挪开,还用没收来的大法条幅把学员的两脚牢牢地绑在一起,使双脚根本就动不了。恶警们一边施刑一边还吼叫着。“我们就是要把你们从精神上搞垮,身体也搞垮。”

这些肮脏的流氓警察跟它们的主子一样已经人性全无了,只不过还披着一张人皮而已。

有的地区还变换着折磨肉体的新花样。吉林省珲春市恶警们把大法学员的双手反铐上然后做飞机式撅着。再把50斤的重物挂在脖子上,这种酷刑不分男女老幼都得上。最后逼着你踩在师父的像上,同时还得逼着你写决裂,说不炼。恶警们还在一边无耻叫骂着:“我们也不打你,你看看我们没动手打你吧,我们有的是办法折磨你们,我们就这样给你挂上一段时间,你们都得得尿毒症死掉。”看看吧,这就是所谓报纸上不断宣传的“感化”。江泽民集团及其走卒对大法学员迫害已经公开化,就是让这些善良的百姓在痛苦中死去,这些恶警就是杀人不见血的刽子手。

有一个图门的女学员在龙井区域内发真相过程中被恶人告密,恶警赶来后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是一顿毒打,把这个学员打得面目皆非。身上伤痕累累,身体大面积淤血,牙齿打掉了三颗。据目击者说,一个恶警一脚把这个四十多岁的女学员踢得半天喘不过气来。即使这样,那个恶警还继续凶残的毒打。围观的老百姓实在看不下去了说:“别打了,别打了。”现在中国大陆人都奉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是围观的人都说别打了,可见毒打的程度如何(而且这个学员当时正值月经期)。这个学员被带到政保科后提审三天,不但继续被毒打,而且上厕所也不给解手铐(在审讯期间一直背着手反铐着)。大家试想怎么上厕所,怎么换纸。就这样三天裤子都不能全部提到位。

恶警们还有一种酷刑折磨大法学员,把受刑人手背在后面反铐上,铐得紧紧的。然后提拉起手铐把身体悬起来转圈。还有的把学员反铐在门上拉来拉去,有的用以上的多种上铐方式让人蹲在地上,恶警用脚向下踩手铐或恶警坐在椅子上用脚挑你的手铐,美其名曰“跳芭蕾”。这些方法的共同特点就是手铐在你的手腕上磨来磨去如同刀割,手脖子上的皮肉都被磨掉很多,而且两只手解铐后,还长期麻木。

学员们在被提审期间几天几夜不让睡觉,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有的还几天几夜挂在那里站着。不审不问进行精神和肉体摧残。恶警察们除了折磨人外就是呼呼睡大觉,当有的学员提出抗议说它们是在侵犯人权且知法犯法时,它们却说这叫审查。难道他们是在梦中审查吗?!

以上所写只是仅我所听所见的针对女大法学员的摧残手段几例而已,不知道它们对其他学员是如何迫害的。最近又听说有一个女学员被打得胳膊不能动了。

师父在加拿大法会上讲:“中国政府中那个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它们所采用的一切手段都是最卑鄙的、最邪恶的,是历史上从来都没有的,已经到了顶峰了,登峰造极了。一个政府被利用来耍流氓,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在2001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7/188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