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市的“政治声誉”在哪里?

请看《合肥晚报》的自供状

【明慧网2002年2月12日】2002年2月8日安徽《合肥晚报》第四版“特别报导”栏以整版的篇幅污蔑大法。这整版共四篇的污蔑文章就是针对被迫害致死的合肥市大法弟子李军、李梅、张朵云,企图粉刷蘸满了无辜者鲜血的合肥市不法官员的所谓“政治声誉”。

江独夫一人能兴何浪?!正是这些为官宦摇笔乞怜的文字打手与那些为官宦摇棍乞怜的血腥打手维护了江氏对“真善忍”的迫害。我们为《合肥晚报》的下列泯灭道德与良知的文字打手而深感痛心:

合肥晚报 第四版 责任编辑 高国权
电话: 86 551 2637471
信箱: zbb@hfwb.com.cn

合肥晚报 第四版 污蔑大法的“本报记者”甄奎 张捷

合肥晚报 第14版 责任编辑 范恒照(此版刊登了另一篇污蔑大法的报导)
电话: 86 551 2637421
信箱: hwbjnxwb@mail.hf.ah.cn

从这整版的诽谤报导中,我们看到了以下铁的事实(以下引号内为原文):

一、大法弟子李梅、李军一家的情况:
李梅、李军的父亲李家鼎“是合肥市恒通机械有限责任公司的退休干部”。

“回忆往事,对李家鼎来说是痛苦的。他哽咽着说道,两个女儿小的时候特别听话,技校毕业后,两人先后被分配在恒通公司工作;女儿们都非常善良,孝顺父母,工作也认认真真,后李军调入东市粮食分局工作,家里到处充满着欢乐。1996年上半年,李家鼎的妻子、合肥行知学校音乐教师邱家珍修炼上了‘法轮功’,两个女儿在母亲的潜移默化下,于1998年开始修炼。”

“原本一个好好的家庭,”“如今变得家破人亡:只有李家鼎,每天带着5岁的外孙,苦苦度日。”

如果没有合肥不法官员追随“人权恶棍”江泽民的邪恶迫害,“原本一个好好的家庭”怎么会“如今变得家破人亡”?为什么台湾和西方社会那么多人修炼法轮功没有“家破人亡”?为什么“家破人亡”都发生在中国大陆?为什么大陆老百姓只是合法上访、向世人讲述真相就要“家破人亡”?难道行使宪法赋予的上访权利、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就得“家破人亡”?这是怎么一个可怕的社会?

在美国,媒体可以广泛报导前总统的丑闻,为什么没有“家破人亡”?上万民众可以在现任总统就职典礼上抗议,为什么没有“家破人亡”?而大陆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上访是那么的平和,为什么就会“家破人亡”?这就是合肥市的“政治声誉”吗?

二、李梅被迫害致死的情形:

大法弟子李梅是于“2000年5月29日被劳动教养一年零六个月。……2001年1月29日(正月初六)6时30分左右,”李梅从劳教所车间安全通道顶尽(6米多高)“跳”了下去。“当时她鼻、口流血……医院初步诊断病人多器官功能衰竭、失血性休克、咽后壁粘膜裂伤、寰椎骨折伴颈髓损伤、中枢性呼衰、心律失常、左肾挫伤。……由于伤势过重,李梅还是于1月31日6时30分死亡。”

在江泽民集团“打死算自杀”的“政策”下,多少被虐杀的大法弟子被说成是“自杀”?杀人凶手不准家属调查,往往是匆忙焚尸灭迹,到底在掩盖什么?

假如真的是“自杀”,为什么发生在“劳教所”?好端端的人为什么要自杀?当年文革时那么多知识分子含冤自杀,你们是不是还要说这些人“自绝于人民、自绝于党”、“死有余辜”?

911惨案中一些被困在世界贸易中心的高温火海中的人们跳楼自杀,按你们的逻辑,是不是这些人死得活该?与恐怖分子没有关系?连恐怖分子都不敢用的逻辑居然被你们用了起来!

文中自始至终未提到“省城这家医院”的名称!个中原委不说自明。但提到两个人名,这两个人是副院长赵连才和重症监护中心主任付贵峰。请知情人士提供进一步的消息。

三、李军的被迫害致死情况:

“1999年7月22日,……李军一直未停止正法活动。这年12月,她携带2岁的儿子与妹妹李梅一起进京”正法,“遣返合肥后被警方予以治安拘留;2001年1月,妹妹”被迫害致死之后,“李军”“和其丈夫吴星一起”来到“上海,用打工挣来的钱购买材料,制作横幅、标语,到处悬挂、张贴,”“两人被上海警方确定为重点监控对象;10月2日,”“在上海火车站被抓获,同日被警方刑事拘留;”10月6日李军因身体不适送往“上海市某医院”检查治疗,“10月17日被确诊为慢性乙型重型肝炎(俗称“肝坏死”),属高危病人。”

哪家医院呢?能讲出真相来以供核实吗?

让我们看看文中所称的“上海警方”的“人道主义”,对其作出的“取保候审”处理的实质和“遣送原籍合肥治疗休养”是怎么一回事:“11月3日,在专人专车的护送下,李军由上海送到合肥市传染病院治疗。”

我们想问的是,这样的一个“高危病人”,并且已经“取保候审”,为何不由家人看护,却由警方专人专车的“护送”?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面色红润、身体一向健康的李军,在被捕半个月就“发现”患肝炎,“发现”患肝炎仅仅一个多月就于12月4日早晨6时20分因“医治”无效而“病故”!到底为什么?

四、张朵云被迫害致死的真相:

张朵云,60多岁,是“原安徽针织厂供应科保管员”,于2001年11月13日晚时许去世。

在邪恶的这篇文章中说:“境外网站以‘古稀老人颠沛中去世’为题,说张朵云是被警方进行5次搜捕,精神胁迫下在颠沛中去世”是所谓的“谣言”。

请看一看邪恶在这篇文章中是如何说的:

“真实情况是:2001年9月中旬,肥东县公安局政内保科在办理一起‘法轮功’人员在肥东响导中学散发‘法轮功’传单一案时,发现其中一名‘法轮功’练功人员的传呼机上显示合肥市安纺地区的主叫电话,经查系张朵云的住宅电话。9月15日上午,东市公安分局和平路派出所责任区民警宋代格前往张朵云家了解情况,(注:这是第一次骚扰。)张说电话不是她打的,也没有人从她家打电话。17日上午,按照肥东县公安局专案组的要求,为进一步了解张朵云家的情况,和平路派出所王光选副所长与民警宋代格再次来到张朵云家,(注:这是第二次骚扰。)发现家中没有人,经向邻居了解,张朵云居住到三里街铁路二村其女儿张玲芝家中,两人在三里街派出所管段民警王永安的陪同下来到张玲芝家,(注:这是第三次骚扰。)见到了张朵云,请她配合公安机关工作,将通讯录拿出来检查一下,以确定肥东专案涉及的人员是否登记在通讯录上,遭到张朵云的拒绝。正在这时,张朵云的女儿张玲芝回到家中,坚决反对其母将通讯录给派出所,后经做工作,(注:这是第四次骚扰,后面有说明。)张玲芝将通讯录送到了和平路派出所……。”

“为确保上海APEC会议的顺利召开……,9月30日上午,民警王光选、宋代格与张朵云亲戚史传兴(和平路派出所警员)来到张玲芝家,张朵云的女婿陆文俊接待了他们,并且告诉他们张朵云于9月28日到浙江上虞老家探亲去了。(注:人证俱在,这是第五次骚扰,且已被迫害得流离失所。)”

这仅仅是从文字打手自己的嘴中说出来的对张朵云进行的骚扰。我们有理由相信,在除去邪恶之徒粉饰的伪装之后,恶警们对大法弟子张朵云的迫害绝不仅仅是“骚扰”,也绝不会只有几次。

*************************

如果有人对大法网站上关于安徽省合肥市大法弟子李梅、李军、张朵云被当局迫害致死一事尚有疑虑的话,请您利用本文所提供的资料,参考安徽省合肥市的官方报纸《合肥晚报》2002年2月8日第4版的文章。(心虚的邪恶之徒不敢在《合肥晚报》的网站上刊登出这整版的“特别报导”,它们怕全世界的人民都知道啊!)

《合肥晚报》这整版的污蔑报导也透露出了以下信息:三名合肥市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事,已经引起合肥社会各界的广泛注意,以至需要进行进一步的诬蔑。

*************************

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的江泽民动用了一切能把枯草喷绿的办法来为自己粉饰。所以当我们从中央电视台上看到滕春燕在狱中的“幸福照”时,一定要把她在自由社会时的“平常照”拿来对比一下,才能真正品味到腾春燕在中国的狱中那五味斑斓的“幸福”!同样地,当《合肥晚报》在向民众描述已故的三名合肥大法弟子生前是如何地蒙政府的“关心”、以及不知厚黑为何物地盛赞政府是如何地“仁至义尽的人道主义”时,我们的心不由得一紧!果真是“仁至义尽的人道主义”的话,为什么有至少365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为什么老百姓连信仰真善忍的权利都被剥夺?为什么老百姓依法上访反被抓进监狱?

在这四篇文章中的第一篇中,邪恶之徒赫然提出:(大法弟子被合肥当局迫害致死的真相报导)“不仅影响了合肥市的政治声誉,而且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他们竟然敢公然表明,当权者所关心只是自身的“政治声誉”,而不是人民的疾苦和生命!

事实也确是如此,就在今天中午(2002年2月9日),在合肥市最繁华的长江路上,在三孝口与四牌楼之间的路段上,在图书城的斜对面,一辆公交大巴士撞倒了一骑自行车的行人,挡风玻璃都凹下去了一大块(玻璃的右下角),伤者极为危险,就在这时,我亲眼目睹两辆载有警用警灯(警报器)的车辆(一辆是皖A 0XXXX,写有“公安”字样皖A是合肥的冠号;一辆是皖K XXXXX,写有“检察”字样,皖K是阜阳的冠号。)从伤者身边绕过去,飞快地开走了。

在合肥我曾亲眼目睹了多次人民因无力反抗被大大小小的官权所压迫而举行的游行示威活动,在省政府、市政府的门前更是经常见到近从省会远从穷乡僻壤来喊冤而遭冷落的凄凉景象,因为这些事与大法无关,我也就从来没有报导过。但不知这是不是也属于“合肥市的政治声誉”的范畴呢?

在面对多名合法公民被迫害致死、无数合法公民的人权被不同程度地侵犯时,当局如能引咎自责,那才是良好的“政治声誉”的表现。

在此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关注“合肥的政治声誉”,关注合肥已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关注正在合肥惨遭迫害的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

在此我们呼吁国际社会进一步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给予正在被迫害之中的大陆数以千万计的大法弟子以进一步的帮助。对我们提供帮助并不在于你们能力的大小,甚至你们的一声呼吁与谴责都能给我们带来无限的力量与希望!

大陆大法弟子



附录:

由《合肥晚报》上的这些污蔑文章中所提到的犯罪恶人及相关信息:

1、犯罪恶人录:

肥东县公安局政内保科
合肥市东市公安分局和平路派出所责任区民警 宋代格
合肥市东市公安分局和平路派出所副所长 王光选
合肥市三里街派出所管段民警 王永安

2、其它相关信息

合肥晚报网址: http://www.hfwb.com.cn
合肥报业网: http://www.hf365.com

合肥晚报办公室电话:86 551 2637506
合肥晚报总编办电话:86 551 2637418
合肥晚报时事特稿部电话:86 551 2637430
合肥晚报特刊部电话:86 551 2637559 / 2637475
合肥晚报记者部电话:86 551 2637451
合肥晚报记者部(社会新闻)电话:86 551 2637438
合肥晚报群工部电话:86 551 2637444
合肥晚报 传真:86 551 2637511
(其它部门电话略)

地址:合肥市阜阳路100号 合肥晚报社

3、明慧网与此相关的报导如下:

2001年2月2日合肥大法弟子李梅被迫害致死
2001年2月10日我们的李梅走了
2001年3月27日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李梅的亲属给原单位领导的一封信
2001年12月23日继妹妹李梅被虐杀 安徽合肥大法弟子李军亦被迫害致死
2001年12月27日大陆综合消息:《江罗恐怖集团杀人毁家》
2002年1月5日《被迫害致死的安徽大法弟子李梅、李军的故事》
2001年12月24日《安徽合肥大法弟子张朵云被当地恶警迫害致死》
(此文中尚未落实的的恶人的姓名、职务部份已由《合肥晚报》给予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