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平安台劳教所的血腥暴力


【明慧网2002年2月12日】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因坚持自己的信仰,曾经被监禁在兰州平安台劳教所非法劳教。我亲眼目睹那里的警察对大法弟子犯下的种种惨无人道的暴行。我有义务、有责任向全世界善良人民揭露这些罪恶,以驳斥被大赦国际评为“人权恶棍”的江泽民的“现在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的无耻谎言。

1、2000年10月,有几名原来误入歧途的学员重新回到了大法的怀抱,五大队的警察气急败坏,将这几名大法学员由吸毒人员押送到公路边的半山腰,用残忍的手段进行折磨。50岁的李建魁被警察王生明强迫抱着极重的大石头来回跑步,跑不动就用脚在胸口上狠踹。张露蝉因拒绝说侮辱大法弟子的话,被王生明打昏在地,牙齿被打碎。

2、2000年底,警察对拒绝妥协的大法弟子柴强、王茂林、刑元贵等人非法延长劳教期。在宣布大会上,大法弟子柴强、金吉林站出来反驳,遭毒打。

3、因大法弟子拒绝背邪恶的“五化制度”,拒绝唱歌,被多次体罚,并遭警察指使的吸毒人员群殴。

4、“自焚”栽赃事件后,警察强制大法弟子观看这场丑恶表演的录像,遭到坚决抵制。五大队王茂林大喊:“我要自由!我要炼功!”当恶警毒打他时。又有李天笑等人高喊:“不准打人!”大家还纷纷用书面材料揭露“自焚”录像中的漏洞,表达坚定修炼的决心。

2001年3月开始,警察施行疯狂迫害,用暴力强制洗脑。大法弟子李富智被戴姓大队长在心理治疗室内暴打。身体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完好,额头肿起老高。张露蝉被铐在厕所边,不许睡觉。吸毒人员刘成踢他被紧铐的手,并说:“你们不是要德吗?我给你。”大法弟子李文明(李明一)经常被背铐挂在晒衣物的铁丝上。班组长马友三(吸毒人员)在工地上命令张露蝉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张说:“你怎么不讲道理?”被马友三挥拳朝脸上猛打一顿,还说:“这就是道理。”弟子陆宝良也被同样打过。王义朝被黄姓队长铐在值班室里遭毒打。学员钱世光在被迫看中央电视台“焦点谎谈”时,大喊:“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等口号,被副大队长康世成、队长包平等人背铐挂在铁丝上,警察同吸毒人员一起毒打他多时,最后因伤重送医院抢救。这次暴力洗脑的主要犯罪者是中队指导员,被吸毒人员称作“王疯子”的王文昌。

5、大法弟子宋彦昭因坚决不向邪恶势力屈服,被警察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他被恶徒在厕所里打成重伤,用手可摸到被打断的肋骨。当时他在番茄棚里干活。晚上受折磨,不让睡觉。白天一上工,带工队长包平就将他的双手用绳子背捆后吊起来,一直到收工时才放下来,天天如此。宋彦昭决心揭露邪恶迫害,要求到医院做体检。副大队长康世成心虚,不予理睬。而包平、黄队长、王裕民队长、曾队长命吸毒人员死抱住宋彦昭,另外的人粗暴地捶打、揉掐他的伤处。宋彦昭痛苦万状。弟子张露蝉出来制止这一恶行,包平不但不听,反而污蔑宋彦昭装病,并无耻地说:“我们是在给他治病呢。”黄队长说:“张露蝉,你这大学是混的吧?你不知道按摩也是一种治疗吗!”后来大法弟子宋彦昭被迫害致死。

6、2001年7月1日,五大队大法弟子集体炼功,李文明、李天笑、张峰、牛万江、钱世光等被关禁闭。李文明被关27天。弟子牛万江敢于时时揭露邪恶,邪恶之徒对其又恨又怕。

7、2001年10月,大法弟子张露蝉悟到应该全盘否定邪恶势力的安排,因此拒绝吃劳教饭、干劳教活。李文明等弟子给于声援。11月初,五大队突然强行要这几名大法学员出工。在路上,张峰遭毒打。李文明高叫:“不准打人!”于是,邪恶之徒将张峰、李文明、张露蝉禁闭起来,进行无限期迫害,美其名曰:“反省”。加上已被关禁闭的申士勇,四人被日夜折磨,共20多天。管教酒后多次毒打张露蝉,并用皮鞋底在他脸上蹭,使他满脸黑污。这个原本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到“解教”时,竟抱不动一台小电视机。

……

现在,我已经离开平安台劳教所这个魔窟。每当夜深人静,那一张张坚毅的面孔、一个个不屈的身影、一声声悲壮的呐喊、一幕幕刻骨铭心的惨剧就在眼前。大法弟子毅然抛弃了工作、亲情、金钱和舒适生活,坦然面对这无名的苦难,不惜牺牲一切乃至宝贵的生命。他们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自己神圣的信仰和世人的未来,而信仰是永存的。正如慈悲伟大的师父所说:“这一切都将在宇宙历史中记载。伟大的法、伟大的时代在造就着最伟大的觉者。”(《弟子的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