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真相空白地区的呼救


【明慧网2002年2月13日】一、速向空白处突破

我听说某镇没有大法弟子,那儿的人们还不知道大法的真相,而我所在的镇讲清真相的工作做了一遍又一遍,于是我就决定到那个镇去做。我先打听好路怎么走。一天晚上我带上真相不干胶出发,沿路的电线杆、显眼的地方、该镇上的电线杆都贴上了不干胶。做完后,我骑自行车返回,感觉有人跪在我面前说:“救救我们”,我以为是魔在干扰,马上念了两遍正法口诀,念完后我悟到我错了——魔是不会向我求救的,我继续往前骑,他们又跪在我面前说:“救救我们”。我说:“各个层次都在洪传大法,你们尽管去学就是了。”回来后我和同修切磋,我悟的是我在公路边贴不干胶时很多生命看见了,跪在我面前求救,我应该告诉他们大法好。救度世人与众生本来就是我们的责任,善良的人们受到江氏邪恶政治集团的蒙蔽欺骗,处于形神全灭的边缘,我等怎不能发慈悲心去救度他们呢?

秋收结束后我到日照5年未见的朋友家讲真相,途经一些县市周边地区达好几公里的公路上,全是空白,即使那些县市本身真相材料也非常少。回来后好几天心里不是滋味,善良的人们受到江氏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的欺骗,处于极其危险的处境,同修啊,速速行动起来,速向空白处突破。

在某县我的朋友家,我把真相材料递给每一位到他家去玩的人。自从我去了以后,到他家去的人络绎不绝,我悟到这都不是偶然的,我运用大法赋予我的智慧,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但是有一个人,我在交给他材料时心态不纯净,使此人失去了了解大法的机会。有一天,朋友带我到本村他的朋友家,我没有马上讲真相,朋友笑着说:“给他讲讲法轮功的故事。”我听后心里一震,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呀,我递给他一份材料,对他讲了很多真相。

回来我在某地下车,到一个一年未见的朋友家去,他因为仇视法轮功,骑摩托车车速到一百公里/小时,摔出20多米远,内脏全部摔伤,两年多了还在吃药,他自己说:“肚里全摔烂了。”他看过一遍《转法轮》,因为他看到有两个不真修的人犯病了住院花了不少钱,再加上媒体的造谣、诬陷欺骗了他,我当时对他讲了很多真相,回家后我又给他写了一封信,劝他赶快醒悟,以免在不久的将来被宇宙的法理淘汰。

二、去北京天安门正法

顺便说说对上天安门一事的看法。7.20大气候反过来后,许多关我也没过好,别人去北京,感觉他们做的是对的。我通过学法悟到应该去北京。后来师父在悉尼会见中文、西文媒体肯定4.25万人上访是对的。99年12月26日我一进北京,从国务院信访办回来后绝食抗议6天6夜。2000年2月1日我二进北京,在天安门西南角下炼功,我们三人一直炼了十分钟才被发现。自从2000年5月22日师父发表新经文以来,师父多次肯定去北京是对的。

在大气候刚反过来的初期,同修悟到学员都到天安门证实大法,树立自己的威德。自从2001年以来,明慧网报导了很多大法弟子见到了自己当初下来时与师父签下的誓约。虽然有的大法弟子被关押、拘留、劳教等失去人身自由,但是你动了到天安门去这一念,师父就会安排你到天安门,兑现史前的誓约,何况师父把我们的功能全部打开了,大法弟子运用功能的事在明慧网上也提到了很多。为了学员能圆满,师父承受了很多很多。

《转法轮》中说:“佛教中讲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幻象。”有的同修悟到邪恶的猖狂也是表面假象,当这场考验结束时,他们将消失,大法弟子怎能为幻所迷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