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泽西州弟子向各级政府讲清真象纪实

【明慧网2002年2月14日】新泽西的大法弟子从去年7月份的“步行到华府”的“SOS:紧急救援在中国被迫害法轮功学员”行动开始,开展了一场全面向当地政府讲清真相,唤起美国人民正义呼声,让正义的人们一起加入制止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行列的活动,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下面是一些我们在SOS救援行动和之后的呼吁地方政府支持法轮功和谴责迫害的过程中的一些体会,与大家分享。

一、抓住契机,更加深入地证实大法,讲清真相

去年7.20前,五名新泽西学员与波士顿和纽约的学员汇合,顶着七月的烈日,冒着盛夏的雷雨,一步一步地长途跋涉了整整两个星期,来到了华盛顿DC。回来后,一些学员悟到这些步行者代表着在中国的无数学员们和平请愿的善良和坚忍,而且能够使得世人不再觉得对法轮功的迫害只是一个发生在遥远中国的事情。于是我们就筹划召开记者招待会欢迎他们的凯旋,以便向更多世人展现大法学员的精神,讲清真相。学员们悟到机不可失。善良人们对我们的每一个支持都是对邪恶谎言的揭穿,对邪恶有力的窒息,也是对国内同修的声援。另外,这也为许多学员进一步走出人来提供机会。于是学员们很快分头行动,有的准备给政府部门的信及材料,有的登门拜访政府官员,有的联系媒体,有的准备大型展板及横幅。

记者招待会地址就选在州府门前。恰巧当日有一个国会议员在州府门前发表演说,有很多官员参加,两位学员就邀请他们参加我们的凯旋欢迎会。那位国会议员亲眼看到学员步行经过时,感到很大震撼。一位州议员当即表示会亲自到会颁发褒奖并演讲。学员发现每家报纸、电台、电视台在州府内都有个办公室,于是就挨个告诉记者站我们活动的内容、目的,并邀请他们采访,起到了较好的讲清真相的作用。

极短的时间里我们收到了多个褒奖。一位国会议员原来觉得我们很富有争议性,其工作人员也极难联系上。在我们长期的努力及这次学员事迹的感召下,他大力支持我们,写的褒奖热情洋溢,极富正义感,并派他的副总管来作演说。我们在这次活动中也体会到了韧性的重要及正念的作用。联系另一位国会议员时,我们有些顾虑,因为他在7.20时刚亲自出席演讲过,我们担心自己是不是要求太多了。我们很快意识到这些都是人的想法——我们现在在给他们的生命捧上最好的礼物,难道还怕他们嫌多吗?短短两天内,我们联系上了这位国会议员的办公室,他们不仅写了封褒奖信,还派助理来宣读。

这次活动中,新泽西的媒体组正式成立,许多较新的学员也在这次活动中迅速提高。比如我们的新闻发言稿是一位学法不太久的白人学员写的,不仅论点清晰,而且体现出对法较深的理解。活动很成功,来了多家媒体,报导也很正面。

与此同时,爱迪生市的法轮功学员将大量的发生在姐妹城石家庄市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事实呈给市长和每一位市议员,寻求他们的人道援助。去年7月25日晚,在列会美国市民支持下,新州第一个官方谴责江泽民政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决议诞生了。

二、站在法上引导常人起来反对邪恶的迫害

师父说:“当时那真是铺天盖地的邪恶势力,相当大,这些东西已经被销毁掉了。只剩下邪恶的人在表演了,而且所有有正念的人,不是指我们学员,所有有正念的常人都在起来反对这件事情。是因为过去的邪恶抑制了人,这个邪恶清除掉之后,人们都清醒了,在重新审定这一切,看待这一切。谎言、假象都将被一个个地揭穿。”(《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师父所讲的法正在被大法弟子和常人所证实。

受爱迪生市政府通过谴责迫害的决议的启发,新州大法弟子自2001年9月开始了大面积向当地政府讲清真相,大法弟子所到之处,受到了广大政府官员和市民的大力支持。当学员读完介绍大法、揭露邪恶和请求支持的信之后,每每获得官员和市民们的热烈掌声。掌声中包含着他们对真善忍的认同和渴望,对大法和善良的大法学员的支持,对邪恶毫无人性迫害无辜的强烈谴责。有时当学员在会议读完信后,官员们还未来得及表态时,市民们便迫不及待地要求到:快通过决议!而且在会后交谈中,几乎每一个官员和市民都由衷地对我们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来告诉我们这些。”我们知道这谢意来自他们生命深处的真诚。

有许多国家的地方政府,官员,机构,团体和个人也反对迫害,但不知如何表示,这就需要我们大法弟子站在法上对他们加以引导。师父说:“其实度人的是法,做这件事的只有师父,你们只是引导了有缘人得法。”(《精进要旨》“不讲狂语”)因此在如何“引导”常人起来反对这场邪恶的迫害上,大法弟子大有作为,用大法赋予的智慧去圆融师父讲的法,这是大法弟子在修炼人的层次面上圆融大法;而常人起来反对邪恶的迫害是常人在常人这个层次面上圆融大法。

有一次,当一个大法弟子将真相材料和要求地方政府给予支持的信函递给某市政府官员时,他们说:“我们早就反对中国[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但不知如何表示,谢谢你们告诉我们怎么做。”有的市长还建议学员把决议送给联合国等。

在给地方政府和官员的信中,学员们引用了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对江泽民集团迫害的定论——“国家恐怖主义”,启发常人认识不同形式的恐怖主义的共同本质。某市长在通过决议后说,“我们在反对对我们进行袭击的恐怖主义,他们(法轮功学员)在反对中国的恐怖主义。实际上,我们在做同样的事。我们应该互相支持。”一位市长在看完真相材料后说:“法轮大法在中国遭到残酷镇压,使我们看到恐怖主义不只在中东。我们下次会议表决决议。”两星期后,谴责迫害的决议正式通过,并寄往联合国和中美高级领导人。

某市一位市民说:“法轮功是一个非常非常平和的艺术,非常好的锻炼。我推荐它给任何一位想增强活力,减轻精神负担的人。这些平和的人群正遭受到中国政府不断的残酷打压。我支持这个决议。我想我们应该更进一步,我希望行政部门能连同这个决议寄给他们一封信。希望其它社区也通过这样的决议,表示一致的支持。因为这是一个关于人权的问题。”后来在大法弟子的努力下,他的愿望实现了。

在某市的议会上,当听到法轮功学员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后,一位善良的白人女士流着泪在议会上发言说:“今天我不要求任何决议,但我要为法轮功说话。今天,在中国受迫害的人们需要帮助,我们可以以简单的形式,比如一张纸,说:我们支持你们为平静而和谐的生活和不成为虐杀的牺牲品而进行的努力。”

三、每通过一项谴责迫害的决议,都是对邪恶的一次致命的打击,也是对大陆同修的一次有力的声援

“中国大陆邪恶的表现那么恶毒,如果没有国外学员的揭露真相和对国内学员的声援,大家想一想,那个邪恶是不是会更加肆无忌惮地干坏事?是不是这样?所以我们学员在证实法中所做的一切,有力地揭露了邪恶、抑制了邪恶,同时声援了我们中国大陆学员。所做的一切,不论是你走到天安门去,你在其它环境向世人讲清真相,还是在国外所做的洪法、揭露邪恶的真相,都是伟大的,因为你们是一个整体。”(《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

邪恶赖以生存的基础就是谎言,它与各个空间不正的东西结合一起形成了物质场,毒害着各界众生。虽然美国人民没有象华人特别是中国大陆的百姓那样被邪恶的谎言所灌输,但在某些具体问题上有的人还是有疑问。

一次某市议会通过决议谴责江泽民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议长说,从人权的角度,我反对镇压,但希望了解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学员立刻回答说:“法轮功反对任何形式的杀生和自杀。从中国官方上演的自焚录像带看,自焚是镇压者为陷害法轮功而自导自演的戏。我们可以把录像带寄给你。”议长高兴地说:“好。”

正义的谴责沉重地打击了邪恶,也使邪恶做出了自毁的挣扎。中国驻纽约总领馆给诸多通过谴责决议的美国政府和官员寄来了诬蔑法轮功和无理要求市政府撤销决议的信。政府官员们又很快把诬蔑信转给了当地法轮功学员。一位市长在回给总领事的信中说:“象所有的美国人一样,我们珍惜与中国业已发展的关系。然而,当我们得知法轮功学员受到虐待和被要求通过一项反对迫害的决议时,我们觉得必须这样做。……我们的意旨是永远支持人权。”还有一个城市在收到总领馆的信件后,市长又颁发了“法轮大法日”,两位议员亲自参加在该市图书馆的法轮大法讲座。副议长重申了该市议会对法轮功的支持。另一位议员从头到尾听了讲座并学炼了五套功法。人们明白了真相,邪恶的表演只能更加暴露自己的邪恶本质,加速自己的灭亡。如果海外正义的谴责声连成一片,江泽民集团在海外的邪恶就会自灭,国内的邪恶也不会长久。

每通过一项谴责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决议,都是对邪恶的一次致命的打击,邪恶在人间赖以生存的物质场就会被清理一块,另外空间也会相应发生着巨大变化。

在短短的几个月之内,新州的7个县(注:县是次于州、高于城市的行政区划),近70个城市,8位国会议员,和多位州议员颁布支持法轮功和谴责江泽民政府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决议案,近500名新州各级政府官员在正与邪的较量中投上了最神圣的一票。其中,有7个晚上,分别有4至6个县市同时通过决议。由此,我们看到了美国地方政府对这场邪恶迫害的清醒态度。

四、对海外各级政府工作为大批善良民众未来得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师父在2000年美国西部法会上说:“表现上我们求得世人对大法的支持,这是在人这儿表现出来的世人那一面想法,而在另外一面它是反过来的。谁给予大法支持,从正面宣扬了大法,他就是给自己未来开创了生命存在和未来得法奠定基础。”

每当我们来到一个城市,法轮功学员的一身正气、祥和的能量场和忘我救人的精神便使到会的官员和市民清楚地知道法轮功学员是什么样的人,从而使江泽民集团的谣言不攻自破。当一位学员驱车一个多小时来到一边远城市时,他们得知学员们不辞辛苦地一个一个城市地跑下来,那里的人们被感动了。几位市民发言说不管怎样,我觉得他们这种不懈的努力是值得称颂的,一位官员说你的到来改变了我们。

有许多城市向全体市民实况转播会议情况,或在会后播放会议录像,使更多的市民了解了真相。这期间还经常有参加政府会议的媒体主动采访我们。他们的客观报导又使更多的人得知大法和了解了真相。许多城市还把决议副本寄到中美高级官员和联合国秘书长,表达他们对法轮功的全力支持和对江泽民邪恶镇压的坚决反对。我们看到了美国地方政府对这场邪恶镇压的清醒态度。

五、破除观念,整体提高是关键。

师父说:“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同时还有你们修炼中的个人提高与去执著等因素,还有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为法负责的因素,同时还有你在最后圆满中怎么样丰满你自己的那个世界等等这些问题。”(《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

师父的法就是我们修炼的导航明灯,时刻修正我们的心和路。

在向各级政府讲清真相中,我们有做得好的,也有做得不足的。

在集体行动之前,有的炼功点能把学员组织得很好,首先大家在法上认识为什么要这样做,然后再分成小组,注意新老学员、地区和英语熟练程度等方面的调配,然后大家很快就行动起来。在讲清真相中,许多学员破除了各种观念,心理和语言等的障碍,从人中进一步走出来。

有一天,一个炼功点的学员同时参加7个市政府的会议,所有的学员全部出动,有的会议只有一个学员参加,学员们真正去掉了“等”和“靠”的观念。有的学员虽然英语不太好,但去掉对英语不好的执著后,用纯正的心态读完发言稿之后,令在场听众动容,获得支持是自然的。有的新学员也在这次大规模讲清真相中跟了上来。有的学员不会英语,就在会场发正念,清除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因素。

通过不断地在炼功点之间的交流和炼功点内的交流,学员们在法理上清楚了,更积极行动起来。许多学员体会到,正法的进程是非常快的。由于学员们在法上的整体提高,我们这次大规模的讲清真相的行动得到了新泽西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

师父在《理性》一文中说:“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学员们针对一些官员的观念和障碍,首先查自己的执著,然后站在法理上进一步讲清真相。某市市长在收到学员的信后,表示这是国际和宗教的问题。针对市长的观念,学员们调整了讲稿的内容,使之更有助于对方了解问题的实质。结果在听完学员的发言后,市长立即决定通过决议。

某市的一位议员表示,如果在两个月前提出这个议案,他会同意;现在美国在反恐怖主义,不是合适的时间。学员针对他的观念,指出:反恐怖没有时限和国界,美国现在也正在超越国界反对中东的恐怖主义,而在中国发生的是国家恐怖主义,更为残忍和毒害人类。而恐怖主义的本质是一样的:旨在摧毁善良与和平。议员听完后表示同意。

我们还常常碰到的是一些人会用这是国际事务来推挡。学员们坦然堂正地对有关人员说,这不是什么国际事务,而是关于正义和基本人权的事,我们要到你们的城镇来发言,因为我们觉得每一个人都有了解真相的权利。当一个城镇上自市长、下至市长秘书都说会议日程非常满,没有时间时,学员没有放弃,坚持来到该市议会,学员说我只要5分钟,在中国不断地有善良的人们仅仅因为信仰真善忍而被迫害致死,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官员们同意了,结果两位学员被允许先后发言。会后,几位议员以及市长都表示感谢我们让他们知道了这个重要的信息。

我们也发现当我们整体上认识有所突破时,相应的难也不再存在。比如当我们自己头脑中不再有迫害是发生在中国的事和会不会有人觉得是国际事务的担心时,就再也没有人以国际事务为由来推挡了。

学员们还认识到,无论政府颁不颁发决议,都是很好的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没有颁发,学员们就互相交流,根据对方的理由找自己的执著,以便进一步讲清真相。我们坚信,一旦对方真正知道法轮大法是如何的好和江泽民集团是多么的邪恶,他们就会做出正确的决定。

为了我们的正法之事不被邪恶干扰和破坏,学员们都非常重视在整个过程中(特别是会议过程中)的发正念,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东西和三界内企图干扰的邪恶。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在讲清真相中,我们进一步体会到:“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处处都有我们提高的地方,执著心的暴露和对法的认识的不足。我们深深地认识到:师父为我们每一个正法弟子都安排了圆满的路,就看我们能不能走出那关键的一步,能走多远,能走得多坚定,能不能放下自我,能不能时刻站在法上去做正法的事。

最后让我们重温师父在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实际上这伟大的一切都是你们已经走过来的,你们已经建立了这样的威德,但是,要做得更好,而且要继续下去,直到把邪恶彻底除尽。使全世界的人、全中国的人都认识这场邪恶的时候,那邪恶还能起作用吗?它就垮了。”

(法轮大法大纽约地区2002年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