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真正的学法(译文)


【明慧网2002年2月14日】本文作者李伟.布莱迪(LEVI BROWDE)和杰森.劳福特斯(JASON LOFTUS)在北京时间2月11日下午到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遭非法抓捕。
********************************

学法

得法后的一年之中,学法奠定了我的修炼基础,事实上也是我整个人生改变的基础。晚上坐下来读书的时间,是一天之中我最珍惜的时光,也是我最盼望到来的时刻。

通常我先读一讲《转法轮》,然后再读些别的,比如各地讲法或是师父讲法的原文。这么简单的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彻底改变了我、使我提高,真是不可思议。学法的时候,身体的巨大变化和对法的理解都会显露。我真实地感受到《转法轮》是通往天堂的阶梯,不断地学法、不断地用心去同化法时,我上得越来越高。

有时候,我放下书,望着窗外城市里的灯光,我感到我根本不属于这个地球。我能够清楚地看清这个空间的现实、人生的意义,以及在正法期间我在这儿的目的。

好多个月以前,事情开始慢慢有所变化。大法的工作越来越多,炼功点的修炼环境也随着大家越来越忙而渐渐消失。

我知道学法的重要,所以一直天天学法从未懈怠。但回首过去,我意识到我对学法的理解,在不知不觉中变得世俗,被掩埋在常人学习和读书的观念之中。时好时坏,总而言之,我学法的感受变了。以前,学法是最重要和我所做的最神圣的事;在我的心中“学法”是无价之宝。然而最近,我越发觉得学法变成了常人式的“责任”,就好象家务事一样地成了每天必需做的一件事情。而且,头脑中开始形成一种观念,把“学法”当做了支撑大法工作的必需品,而不再把“学法”本身看得神圣、是我们应该尽力做的事情。尽管头脑中还是把学法看成是“必需”的,然而学法的神圣感以及学法是无价之宝的感觉却褪了色,越来越变得象是责任了。

我的修炼和所做的大法的事情都进展顺利。做为一个修炼者,我时不时会犯错,向内找,发现了执著,去掉执著后继续前进。尽管如此,几个月来我一直感到我需要向前迈进一大步,以跟上正法的进程、圆满地完成一个大法粒子肩负的使命。但是,我好象不能够迈出这一步,更糟糕的是我不知道这一步往哪儿迈。

另外,我发现自己连一些基本的事情做起来都有困难。比如早晨起来炼功,每晚读一讲《转法轮》,用正念正我身边的环境,等等。我在心里告诉自己“我要多读书”,可一次又一次,因为急于着手做大法工作,以确保工作进展顺利、按时完成,我总是把学法当成了例行公事一般,而不是我应该珍惜的宝贵时光。尽管有时我学法的效果很好,突破了一些障碍,我只是觉得自己是在修炼的路上坎坷前行,却并非觉得是因为在正念中精进以及符合了正法对弟子的要求。

回到真正的学法

最近,我们组织了一次集中学法,第一天读了三讲《转法轮》。读第一讲时,我特别困,一直挣扎着别睡觉--我那时常常遇到这个问题。读第二讲时,还是有些困,但头脑越来越清醒。当我们读到第三讲时,头脑变得非常清醒。我再一次地感受到学法的珍贵,感受到通过这样简单的行为,我整个的人被神奇地改变着。

那一天过后,我的生活彻底改变了。我感到自己已自然而然地在道中。我思路清晰,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我精力充沛,不再踌躇犹豫。我以冷静的思想洞察每一件事,从一个修炼人的角度出发对待每一件事。再也不是每天跌跌撞撞,懵懵懂懂地时而修炼,时而又不象是在修炼。

第三天下午我们读完了《转法轮》。这次集中学法令我回想起学法的神圣和珍贵。这真的是上天的阶梯,是我们修炼和做好大法工作的基础。师父在《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在任何环境中,在任何时期,工作再忙都不能离开学法,这是你们提高圆满的最根本保障。不能够不学法做大法的事,那就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必须得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作为你们来讲就这样要求。”

这一次的小组学法之后,我从新认识到“学法”在我心中的位置,这是我生存的基础。这之后许多变化相继而来。

以前,我时常在参加小组学法时硬挺着使自己集中精力不至于睡着。现在,我完全沉浸在全神贯注的学法当中,一讲《转法轮》很快就学完了,以至令我感到有些失望这么快就学完了。以前打坐时,心猿意马的时候多,入静的时候少;现在打坐,我能够非常入静。

我也注意到身体上的一些细小的变化。全神贯注地学完法之后,我的头发和皮肤变得很柔软,身体感到很轻,似乎可以飘起来,思路敏捷,内心安详,头脑清晰。

我注意到,自从我每天晚上加倍努力认真学法后,最大的变化莫过于我对自己执著心和每天的修炼体会的洞析有了非常大的提高。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时常整整一天,有时甚至几天,都不能清楚地觉察到自己的执著,守住心性,不断地修炼自己。晚上到家,我常常陷入窘境,找不到一例我是如何在白天发生的那些事情中有意地修炼自己的。如今,在我能够集中精力勤奋学法后,整个的空间仿佛展现在我的眼前。事情发生时,我可以清楚地意识到考验来了,认清考验中暴露出来的根本执著,在这其中修炼自己。现在,每天晚上回到家,我都有许多修炼小故事。好象我达到了一个新的阶段,能够看到更微观的执著和观念。当然有些时候还是把握不好。但总是来说,能够看清自己尚未修好的那一面的根本原因,我感到满心欢喜。我能够开始去掉它们了。下面是一些具体的体会:

善解

当师父的经文“法正人间预”发表后,其中的“正法行于世间,神佛大显,乱世冤缘皆得善解。”这一句对我触动很大。我想了很多,用修炼人修好的那一面如何使所有的事情都得善解。我达到标准了吗?我有没有善解自己生活中出现的所有问题以及我面对的所有难题呢?当然没有,那为什么没有呢?是什么阻挡着我这样做?带着这个问题,我继续努力学法。

接下来的几天中,通过和其他学员交流对法的理解和修炼心得,我开始看到自己在与人交往时心性上存在的问题。比如,发现自己并不怎么欢迎新学员,当他们出现在炼功点时,我常常不做自我介绍,也从来不为他们着想。我只管自己坐下来读书学法,也不那么关心他们是谁,他们有什么问题,等等。我为什么会这样呢?

同时我发现,当我遇到很有主见的学员时,时常不是从法的基点出发,或是有些动摇或是默不作声。我为什么会这样呢?

这两件事均源于我的自私。面对新学员,我的善心不够,只管自顾自,而没有能环顾四周,确保这是个正的环境,圆融着每一层次中的一切。面对很有主见的学员时,同样是我的私心所致。我很在意我的名声,这些有主见的学员会怎么看我,这一执著令我不能够从法的基点考虑问题,而是从保护自己的喜好和名声为出发点。当挖到自己的这一执著时,我感到吃惊。我仍然坚持不懈地认真学法。

在参加这几天的学法中,我不断审视自己的私心,一个崭新的空间展现在我的眼前。追根寻底,我看到了自己一言一行中隐藏的私心。例如,第二天当我走进我的工作间时,环视四周,我的工作间到处是大法资料,我把资料放在办公室的人都可以看到的最显眼处。我挂上大法活动的照片,我有一书架的大法资料,有大法的月历,等等。我的桌子被埋在下面。那天早晨我站在那儿,盯着我的桌子,我问自己:“我为什么这样刻意装饰我的工作间?这样做是百分之百地出于善念为了我的同事们吗?是出于纯净的心想帮助他们得法吗?”答案是“不全是。”当我仔细地审视了自己的心性,我发现自己摆放上这些东西时思想中掺杂着的常人的“自豪”感。就好象告诉办公室的每个人“我因修炼法轮功感到自豪。”那天早晨,我看到了自己摆放大法资料时混在其中的常人的自豪感。那么其根本执著是什么呢?是自私。我的出发点是为了自己,而不是为了大法和他人了解大法。当我能够从这个角度看问题时,我立即知道应该怎么做了。我把大法资料放到抽屉里,留一小部份在外面,而且资料的摆放位置看上去亲切自然。

一个星期六在去中领馆的路上,我进了一家马路对面的小店。在我付钱时,站在我旁边的一个中国男士向收款员抱怨大法学员在街对面的示威,然后在一张桌子边坐了下来。我看了看他,心想“这是个讲清真相的机会……嗯,是对我的考验。”因为将这件事情看做了对我的考验,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我试想着这样那样的办法,我马上陷入混乱之中。我感到窒息。我该怎样跟他讲真相呢?我应该说什么?在我走出门时还在想着如何跟这个人讲真相,然而却结果什么也没说。一下子,我找到了显而易见的答案:自私。我完全从自我的角度去看待整个事情,“对我的考验”。而不是从法的角度出发,以纯善的心完全为了这个人着想,希望他知道真相。当我想到这一点时,我的智慧被开启了,我很容易地看清这件事,而且毫不拘束走过去和那个人攀谈起来。用我的智慧以他喜闻乐见的方式与他探讨。

很快,我常常可以看到自私的影子。我的思想中,行为中,考虑事情的角度中,我做的每一件事中,到处都是!就象是我以前从来没可能意识到的微观中的整个一个境界,瞬间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在那之后,发生些很美好的事情……

大法溶于心

就在我越来越清楚地看到自私的各种表现之后的几天里,在我身上发生了根本的、巨大的变化。我感觉身体变轻,就好像是更微观的自私和执著被暴露在阳光下,渐渐融化掉。每件事做起来都不费力,我所遇到的每件事都能得到善解。当我遇到问题或不喜欢的事情时,我的心里不高兴或是锁起眉头时,我修好的一面就会起主导作用,圆融地善解一切。

例如,我收到外州来的一位学员的电子邮件,我一直与这位学员相处不好。我们不断地避免面对面,总是让人感到尴尬。以前我总是回避同她讲话,但那天看她的电子邮件时,一种喜悦油然而生,我想到“你知道,我好久没和她讲话了。”我拿起电话,我们高兴地交流了一个多小时,谈各自的修炼体会,畅谈各自的理解和遇到的问题。我们之间曾有的矛盾都那么可笑,我们都沉浸在交流中。似乎所有的问题一扫而光。

又一次,我写好了一篇文章准备发出去,但临时决定让另外一位学员先看看。以前我会犹豫着不想这么做,担心这位学员会因自己的执著而提出这样那样的意见,从而减慢了整个事情的进度。当这种想法刚一冒出来时,立即被我修好的一面捕捉到,“啊炳!我看到你了,自私。这里已经没有你呆的地方了!”我给这位学员打了电话,我们一起高高兴兴地又干了半小时修改这儿修改那儿。我真的感到在助师正法时,我们象是两个在空中飞舞的神。

悟到了新的一层,又在这一层挖出了自私,真好!身体变轻了,亦丰富了我的智慧,去掉了跟随我这么久的问题,帮助我理解一切事皆得善解的法理,以及以善念对待所有的一切。甚至当我们发正念除恶时,也是出自于善。如今我坚信,所有事情都能用善来解决,所有的问题都能够得到善解。

为什么尤其这段修炼道路如此有力地、大大地改变了我呢?我想有两点。重要的是要找到根本执著而不是停留在问题表面。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中说:

“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体产生多了,也就发生了一种群体的社会关系。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地就降低了他们的层次,就不能在这一层次中呆了,他们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层次中,又变得不太好了,他们还呆不了,就继续往下掉,最后就掉到人类这一层次中来了。”

我的理解是,自私是与我们最初的偏离或是没修好的一面相关的。当我审视自己的私心时,我明白了这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在这件事情上有争斗心”或是“那件事上善心不够”,而是真正地找到根本问题,问题的根本来源在于自私。这个从久远年代起就在骨子里的私心左右了我的心性,直到掉到常人这里,自私似乎成了与生俱来的,常常不被察觉。是师父的慈悲,也是努力学法的成果,隐藏在深处的自私被清除。在清除中,更高一层的慈悲与智慧尽显无遗。

第二点就是看到整个一个面,而不仅仅是一个点。师父在《转法轮》第二讲中说:

“大家知道,物质在微粒下有分子、原子、质子,最后往下追查下去,如果每一层你能够看到这一层的面,而不是一个点,看到分子一层的面、原子一层的面、质子一层的面,原子核一层的面,你就看到了不同空间中存在的形式。任何物体包括人身体都是和宇宙空间的空间层次同时存在、相通的。我们现代物理学研究物质的微粒,只研究一个微粒,把它剖析、分裂,原子核分裂之后再研究它裂变之后的成分。如果有这样的仪器能够展开,看它这一个层次中,所有的原子成分或者是分子成分在这一层中整个的体现,要能够看到这个景象,你就突破了这个空间,看到另外空间存在的真象了。”

我从师父讲的这段法以及自己的修炼中体会到,执著心和其它的事一样,并不是单独存在的一个点。每一个点不过是一个境界或一个面的不同的表现。去掉执著心时,如果只是就事论事或注重表面现象,我常常不能够暴露并根除执著。当我看到执著心存在的一个面时,我会暴露执著的全部,不同的表现出现时,我也能够使自己辨认出同一根本执著。

当我审视自己的私心,不是简简单单地为了保护自己的名誉和得失而自私,或是贪图安逸,或任何基础中的一个“点”。而是一个面,不同时间不同程度上渗逶于微观上的我,交织在我的思想中,言行中。暴露了自私的一个面,而不是简单的一个点,我发现,《转法轮》自然流露于心中,大法的壮丽在眼前展现。

(2002年大纽约地区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23/19154.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