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伊春劳教所的奴役、吊打和“扣大棚”

【明慧网2002年2月15日】最后一个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已经离开黑龙江省伊春劳教所了,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都被送到绥化去了。现在说起来都是过去的事了,但那些事是不应该被忘记的。

2000年的上半年是邪恶迫害最残酷的时候。那个时候邪恶之徒为了逼迫大法弟子们妥协,劳教所用尽了各种手段,其凶残程度与当年重庆渣滓洞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毒打、体罚对于大法弟子们来说如同家常便饭。所里专门成立了迫害大法弟子的办公室(简称“专办”),杨所长和“专办”的王志远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率,使绝了招数。逼迫大法弟子们做苦工,每天搬砖。后来没有达到目的,就开始轮番把大法弟子吊起来。原金山屯区法轮大法辅导站站长汪志谦已经五十多岁,被这些暴徒们提到三楼的一个管教们用的台球室,连吊三天,每次七八个小时。只有脚尖着地,吊昏过去用水泼醒。后来还是没有达到目的,就把他关了禁闭,其实就是一个铁笼子,饭每天只有两碗玉米粥,还故意做得非常稀。一直关了半个月,老汪也没有屈服。被吊的除了老汪,还有很多其他的大法弟子。那个时候管教逼迫大法弟子们面向墙撅着,经常是一夜一夜的,不准睡觉。因为拒绝看所谓的“分类教材”,大法弟子们被吊起一大排,由管教带着劳教犯人毒打,场面惊心动魄。大法弟子王新村因为不看“教材”被管教逼迫在劳教所的走廊上不吃不喝不睡站了五天五夜,脚肿得连拖鞋都穿不上。

那时候劳教所让劳教犯人对大法弟子进行包夹,不许大法弟子之间说话,否则就毒打大法弟子,而且打得最狠的人得到的减期最大。在劳教所的唆使之下,这些劳教犯人为了得到减期对大法弟子真是穷凶极恶。经常几个人一起打一个大法弟子,其场面之凶残触目惊心。

因为没有达到逼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的目的,劳教所气极败坏,使出了更狠毒的招数,就是所谓的“扣大棚”。用手铐把大法弟子反铐在椅子上,用好几层塑料袋扣住大法弟子的脑袋,几分钟不让大法弟子喘气,其痛苦程度可想而知。由于迫害的残酷,大法弟子们通过一个渠道给黑龙江省司法局写了一封信揭露邪恶迫害。后来司法局来人调查,还同个别大法弟子谈了话了解情况,他听了大法弟子的介绍都不敢相信。但此事后来还是不了了之。因为迫害是江泽民撑腰的,其他人明知不对也是不敢管的。

邪恶的迫害在继续。大法弟子陆诚林从2001年大年初一开始绝食抗议,一连五天,后来在被劳教所野蛮灌食时呛死。法医的报告写的却是“心力衰竭”。

大法弟子陆诚林被迫害致死后,劳教所的气焰有所收敛,不再象从前那么明目张胆地迫害,但是他们还有最后一招──加期,对那些坚定的大法弟子,一个多月就给加一次期,一加就加三个月。

2001年,劳教所和汤旺河雪条棒厂签订合同,让劳教人员给他们挑选雪条棒。大法弟子们和那些劳教犯人开始了无休止的苦工,每天早上7点半出工,定额非常高,经常一干就是半夜,有的时候甚至于干到后半夜,早上有时4点半就起来装车,质量不好或是完不成定额挨打挨骂不说,还不许睡觉,什么时候干完什么时候睡,几个月没有一个休息日。

在遥遥无期的苦工中,一些大法弟子自始至终没有向邪恶屈服。大法弟子王长海是黑龙江农业大学的本科毕业生,刚刚毕业因为进京上访抓起来,因为坚定信仰被送进了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一年早就过去了,他一直坚定信仰,后来和其他人一起被送到绥化。黑龙江省坚定信仰的大法男弟子都被送到绥化劳教所了。

走错路的人有很多在出去后看到师父的经文后,明白了自己的错误,毅然重新走上了正法之路。他们中有的又被邪恶重新非法劳教,送往绥化进行迫害。

伊春劳教所的邪恶之徒,你们真的是很可悲。有一天你们会知道,你们究竟都做过些什么。可惜,对你们来说,一切都晚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15/黑龙江省伊春劳教所的奴役、吊打和“扣大棚”-250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