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长春市公安局、看守所、劳教所恶警暴行公诸于世

【明慧网2002年2月16日】我是长春大法弟子,以我的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告知世人长春恶警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一桩桩、一件件,唤醒世人的正义和良知,看清江泽民流氓政权的邪恶本性,希望世界各国政府呼吁中国政府制止江泽民集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虐杀。

长春市公安局一处刑警队副队长张镇对我实施酷刑

2001年在农村发真相资料的时候被抓,当地市局政保科的恶警抓住我的头发从座位上拽起狠劲打我的脑袋,两个恶警猛踢我的小腿。致使我小腿多处青紫。由于不配合邪恶,恶警破口大骂:“你杀人放火、偷盗抢劫、吃喝嫖赌没人管你,炼法轮功就不行。”满口脏话,不堪入耳。

长春市公安局一处刑警队副队长张镇,强行我蹲下并把双手铐在暖气管上,恶狠狠地打我的脑袋,狠劲往脑后的办公室上撞,嘴被打出了血,吐在地上,张镇恶狠狠地说:“不许往地上吐,咽下去,吐地上的给我擦掉,看我怎么往死里整你。”

张镇说:“我都上了你们明慧网了,说我迫害你们大法弟子,我就迫害你们大法弟子,江泽民一个月给我一千多元钱,我就是干这个的。老虎凳的刑具是给杀人犯用的,现在用在你们大法弟子身上,打死你一个大法弟子,江泽民就高兴一次,地下室有好几具死尸。”

我当时劝他:“你也有姐和妹,都是父母所生。”张镇毫无人性地说:“你别跟我说这个,我们是敌人,告诉你,我是石头迸出来的,没有父母。”由于不配合邪恶,张镇整个人站在我坐的老虎凳的双脚上,狠劲往下跺着踩(两脚上有铁横称,脚脖子处约有20斤重的两块实心铁坠着,并把书上师父的法像撕下来,边烧边说:“你看我烧了又怎么样,你骂你师父,你说不炼了,说,说……”,简直是穷凶极恶的鬼兽。

为了不让我出声,它拿出抹布缠住我的嘴,并得意地说:“这里面有什么事情外面都不知道,整个楼也没人,就我们几个。”我的脸被打得肿起来了,下嘴唇裂了口子。

张镇还说:“于XX坐了三天三夜老虎凳,屎尿都拉在裤子里了,再打你们让别人看不出有外伤。”

张镇还在长春兴隆山洗脑班打长春的李祝华,把她的脑袋往铁床上撞,左右打嘴巴,踢她的腿,她说当时五官就象移了位,脑袋胀得很大,头嗡嗡直响,她当时以为是流氓打手呢,后来才知道是公安局一处刑警队副队长张镇。

被张镇迫害的大法弟子不知有多少,张镇双手沾满了善良百姓的鲜血。

堂堂泱泱大国,古老文明的华夏,竟有这样的流氓警察当刑警队长,这种强权政治下的百姓,处境会是如何的呢?

长春市第三看守所、铁北看守所暴行

大法弟子于东辉进铁北看守所,处于昏迷状态,据同监室的人讲,她浑身是伤,青一块,紫一块,没有好地方。狱医强行打点滴。好多天才恢复,同室的人都痛心的说:“你们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警察太狠了。”

长春大法弟子赵玉凤因不配合邪恶,被戴上手铐脚镣,非法提审时路过长长的走廊,人们都投以敬佩的目光。后来她在长春市一处被强制坐了三夜老虎凳,遭受刑讯逼供。

长春大法弟子张玉凤、付艳斌不配合邪恶照相。市第三看守所的恶警拽住她们的头发,在走廊狠劲抽她们两边嘴巴,各寝室的人都听到了打骂声,很多人都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吉林大法弟子刘哲,因炼功被戴上手铐脚镣,绝食后才拿掉。

市第三看守所的陈管教随意克扣大法弟子的手表等物品,并搪塞说:“不知弄哪去了,你让我找,这里没有,我上哪找去?以后来取吧。”这就是如今中国的‘人民警察为人民’。

对那些真正的罪犯,和管教有关系的,可以放铺(即可以宽敞,有自由地睡,或花上2000元人民币买个睡位)其余的全都是“砸刀鱼”就是一个人抱着另一个人的脚紧靠笔直侧立而睡,不能翻身。每天只吃两顿八分熟的玉米面发糕,一顿一块,喝的是汤,大法弟子忍受着饥饿的煎熬。

这些都丝毫动摇不了大法弟子对大法对师父的正信正念,对同监室的人讲清真相,使她们能正面认识法轮大法,不被谣言所惑。一位窃手机的张女士说:“早接触你们法轮功,就不会贪小便宜了,以后我知道怎么样做人了,你们真都是好人啊!”

这就是中国监狱的现状,这就是人权恶棍江泽民标榜的“人权最好时期”。这里善良的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黑嘴子劳教所的黑暗

长在黑嘴子劳教所的医生邪恶地说:“不决裂,就死在这里吧!”表面是检查身体,只不过是走过场、掩人耳目,有的弟子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不能直立行走,抬着进的劳教所。

长春大法弟子孙淑英,王庆文,张淑敏,不配合黑嘴子劳教所的邪恶,当众毅然撕毁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书,大队长王丽梅手持电棍,每人单独一房间电她们,不时从屋里传出喊叫声,并用脚猛踢被超期关押、身体虚弱的张淑敏。孙淑英从此由邪悟的人单独看管,不和任何人接触达一个多月,被折磨得什么样子别人都看不见。

黑嘴子劳教所的恶警为了加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唆使吸毒犯冯宁宁来管纪律。吉林大法弟子陈为圆进京上访被折磨得身体极度虚弱,吸毒犯冯宁宁把陈为圆一个人关进屋里,强迫她撅着、罚站、打嘴巴、打脑袋,怕别人看见,把门窗玻璃用纸糊上,进行迫害。逼她写决裂、背叛大法,大法弟子不为所动,冯宁宁变本加厉,当着30多人的面公然骂陈为圆。弟子的脸被打青了,有明显的手掐的指印。大法弟子当面斥责她的恶行,希望她改过,可她在大队长、管教的纵容姑息下,毫无悔过之意。

大法弟子于东辉向管教声明她所说所写违背大法的一切作废时,冯宁宁罚她晚8点30分站至半夜12点,边续三个晚上,两个白天,并打她的嘴巴,让她收回严正声明,但是这一切丝毫动摇不了大法弟子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

农安县的一位大法弟子因不配合邪恶照相,大队长王丽梅抓住她的头发往墙上撞,边打嘴巴边骂,照相的管理科廉科长在眼前就象没看见一样,狼狈为奸。这位大法弟子因不喊“报告”,整个脸、嘴被大队长王丽梅用电棍电肿变了形,很多部位烧焦,以至吃饭困难。由于不穿号服,被大队长、管教强行扒下衣服,只穿一套内衣,深秋时节,铐在铁床上面,因不背叛大法一直由邪悟的人拽着衣服寸步不离地看管。

梨树县大法弟子梁淑霞,因揭露外面的恶警迫害大法弟子,被五大队肖管教用电棍电她,以至梁淑霞的脸、嘴肿得好高,嘴电出了血,管教威胁说:“不许对别人讲。”因不决裂,强迫她站在走廊的一头以“示众”这一切对大法弟子来说都是徒劳的。

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超强度劳动。每天早5点起床,晚10点睡觉,每天至少劳动16个小时,产值落实到每个人头上,否则不许睡觉。

每个进劳教所的学员都要强行洗脑,由邪悟的人轮番轰炸式的所谓帮教,念攻击诽谤师父、大法的书和其他邪悟文章。为了洗脑彻底,把刚进来的,她们认为不巩固的,认识不彻底的和不决裂的单独关进一个屋,整天听她们讲念邪悟的东西,不许随便张口说话,否则给寝室长、三包组长、本人加期,晚上等其他人睡熟后才允许回去。目的就是让她们放弃修炼,背叛大法,背叛师父,对大法犯罪。

黑嘴子管教如此邪恶,所长马庭莉却在一次大会上说:“外边的人都说我们是恶警,你们出去为我们说句公道话”。真是厚颜无耻。事实胜于雄辩,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的恶行终将公诸于世。你们宽待的是真正的罪犯、配合你们错误决定而邪悟的人,给她们的是“一定空间范围的自由”。而对坚定的大法弟子,你们实施的是严控,不但给她们肉体上的折磨,而且给以精神上的打击迫害。不许和任何人说话,不许倒水,取库房自己的衣物由邪悟的人代取,大小便由专人看管,只能整天呆在屋里一动不动地劳动。

你们执法犯法,肆意践踏法律,利用人民给予的权力迫害人民,良心何在?

今天的江氏流氓集团就是这样残酷地对待民众,这活生生的事实,震撼着每一位善念尚存的中国人,惊醒吧!中国的百姓,不要被谣言、假象所迷感,支持帮助大法弟子,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8/19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