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览北京遭警察暴力拘捕 四英国学员对记者详述经过(图)

【明慧网2002年2月16日】二月十四日下午,四名英国白人法轮功学员在伦敦希斯路机场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叙述他们北京之行的经过。这四名英国人以游客身份赴中国旅游,却于二月十三日下午在北京一家旅馆被无理逮捕,并遭到暴虐殴打。中国警方没收了他们的部分物品,并将他们强行遣返出境。

英国、美国主要电台、电视台、通讯社纷纷到场采访。英国BBC电台、电视台迅速向公众报道了这一新闻。这四位英国公民是法轮功修炼者,他们希望在北京游览期间,能有机会向中国人讲述法轮功在海外受到支持的情况,并揭露中国政府制造自焚事件诋毁法轮功。不少英国人在机场见到这四位英国公民时,向他们四位树起大拇指!近日来,不少英国电视台和报刊,特约四位英国人作专题访问,请他们向观众介绍在北京的遭遇。


图片说明:英国人罗斯玛丽、李浩二月十四日下午抵达伦敦希斯路机场,召开记者招待会,接受英国BBC、路透社、大纪元时报等国际传媒采访。

四位英国公民最大的感受是中国人在法轮功问题上,被江泽民犯罪集团欺骗得如此之深。很多中国警察惊讶这些西方人能够在海外自由修炼法轮功,他们从政府得到的宣传是,国际社会也和中国政府一样反对法轮功。当中国警察确实看到四位英国人完整、优美地炼完法轮功五套功法时,他们对政府的欺骗行径感到气愤。

四位英国白人希望通过北京之行,呼吁国际社会关注生命危急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几乎每日都有被虐死的噩耗传来,他们呼吁国际社会不要见死不救。特别是大英帝国的骄傲是对人权的尊重和捍卫。而发生在中国的暴行,正在践踏、侮辱人类的文明。及时制止酷虐是国际社会共同的责任。

以下是四位英国公民,李.浩(男,21岁,拉夫保罗大学英文系学生)
罗斯玛莉.卡曾(女,42岁,高级教师),
厄尔.罗兹,(男,40岁,BBC特约摄影师),
罗伯特.吉布(男,70岁,退休老人)

在伦敦希斯路机场接受采访时的自述:

13日,星期三下午,我们游览名胜圆明园后,返回青年旅社,见到大约20~30名警察包围在外。他们上前告诉我们中的一人罗伯特.吉布说,所有人统统回到房间待命。我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被强制服从。

警察动武并拒绝我们与英大使馆联系

不久警察无礼闯进我们房间,没做任何解释,没出示任何证件,野蛮的搜索我们私有物件,然后要我们出示飞机票和护照。我们尝试问警察这样做的原因所在,但是最后只能按他们的要求做。我们提出要求同英国大使馆通话,但被拒绝,理由是他们并没拘捕我们。我们要求出去,也遭到拒绝。实际上把我们当做犯人对待。我们坐在床上不让他们带走,警察开始强拉,我们只好手挽着手大家紧紧连在一起抵抗着。他们抓起罗斯玛莉,我们队伍中个头最小,体重最轻,唯一的女性,拖着她的胳膊和头发摔出楼梯,罗斯玛莉口中喊着"法轮大法好!"摔到了地下。走进旅社的其它游客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他们不敢相信一名西方人被众多警察如此暴虐。为了让罗斯玛莉少受伤害,我们立刻按他们的要求做了。

把我们推出旅社后,又推向警车。厄尔.罗兹被推向后门,口中喊着"法轮大法好!"司机试图突然倒车,想用开着的车门撞厄尔,但却撞了站在旁边的一名警察,司机急忙把车调开,厄尔继续喊着中文口号。

他们又粗暴的按着70岁的罗伯特的头,把他摔进警车。

一名美国弟子史迪芬也被推进警车。车里18名警察,只有我们5名弟子,我们抓紧机会向他们弘法。过了一会儿,他们把我们拉到机场后边一个隐蔽的入口,让我们下车。他们带着外科手套,开始彻底搜身,并命令我们取出包里所有的东西,拿走了所有与法轮功相关的东西和随身听等私有物品,说是充公。还说因为播放的法轮功磁带会渲染他们。我们的东西有去无回,象被强盗掠夺了。我们每人被8~10名警察围住审问,两个半小时强化轮番审问。厄尔和另外一弟子分别被关在不同房间,监视器可以录下房间的一切活动。

他们给我们送来了晚饭,被我们拒绝,我们知道,一旦我们吃饭,他们会利用这些录像大做文章,说他们善待我们,用来诋毁法轮功,我们不会上他们的当。他们不停的轮番审问我们,让我们在写有中文的文件上签字,被我们坚决拒绝。

警察惊讶:海外可自由修炼法轮功?!

凌晨2-3点,我们开始读藏在身上的《转法轮》,并向他们讲真相。一些年轻的警察听说在其它国家炼法轮功合法时,都感到十分惊讶。他们说政府宣传说法轮功在全世界都是违法的。当他们知道我(李浩)穿的印有大法字样的衣服是在工厂正常订做的时更惊讶,反复说不允许加工。我还告诉他们,我是大学生,有很高文凭的人都可以自由炼功时,他们更是震惊。我真替他们被自己的政府如此蒙蔽而感到难过。

女警官知道自焚真相很震动

凌晨3点30分,我们开始炼功,所有警察都在观看。炼完功,发现他们睡着了。有的警察通读了法轮功的真相小册子。一名警官知道了自焚真相后很震动。罗斯玛莉把一张真相光盘送给了那位警官,警官非常高兴地接受,并说看过后要传给亲朋好友。

第二天早上,我们仍被录像。9:30分,我们整理行李。我们被分开。因为我们说去一个地方,罗斯玛丽和我呆在一起。尽管对他们来说毫无用处。他们还是拿走了我们的从希斯罗到莱斯特的汽车票。这是他们不怀好意的做法。罗伯特和厄尔呆在一起。他们把我们带到机场安检区。尽管我们一直有警察全程监视,我们的行李仍被一再搜查。我们不得不两次通过X-射线机检查。我们被逮捕时他们也是这样对待我们的。

我们最终被带到警车里,14名警察押送。前后各两辆警车开道,每辆车有五名警察。我们一直被录像直至我们登上飞机。警察要求飞机等候罗斯玛丽和我。空姐对我们知之甚少,我们则趁此机会向他们讲清真相,这有助于清除邪恶。因为他们能够把真相传达给乘坐班机的所有中国人。

我们到达希斯罗机场后,由于我们的座位在最后,所以最后一个出关。英国功友手持鲜花迎接我们。多家媒体现场对我们进行采访,他们包括:来自路透社、BBC、来自Daily Mail的及大纪元报的记者。三名录像师和一名法轮功学员录下了45分钟的现场采访。后续的电视和电台采访也同时敲定。

警察如对待刑事犯般粗暴地对待我们

我想就我们的中国一行做一些说明:

我们是旅游者而且在中国期间我们遵守了中国的法律,尽管我们打算在天安门广场和平抗议。虽然没有发生,但事实上它是当更多的学员汇合后,明天计划要做的事。我们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被审问,我们也被剥夺了寻求驻中大使馆帮助的权利。我们受到警察如对刑事犯一样的粗暴对待。被剥夺了睡觉的权利,部分私人用品被偷窃。大多数的警察是比我还年轻的年轻人。他们被江泽民的邪恶宣传所蒙骗,对事实所知甚少。

罗斯玛丽的说明是:

我问监护我们的警察关于“真善忍”,他们认为好还是不好?他们回答说:“好”。我问他们对法轮功的看法,他们说对健康有好处。他们还不能区分法轮功和真善忍是一回事。尽管我们没有如计划那样进行和平抗议。我们打算用这个机会引起国际社会对中国政府迫害法轮功的关注。虽然我们被粗暴地对待,但与那些走上天安门的为法轮大法呼吁的中国学员所遭受的魔难相比是不足挂齿的。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9/189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