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另外空间的声音


【明慧网2002年2月17日】在学大法前,就常从内耳听到一种声音,像是一种恒定的频率--心愈静时那种声音愈清晰。但不知道那是什么,以为是自己耳朵有问题,于是就跑去看耳鼻喉科医生。

医生用一种高科技的仪器帮我测量,要我只要感觉听到任何声音时就按某个键一下,以测试我对声音的辨识能力。测量完,报表出来后,医生很惊讶地对我说:「你的耳朵不但一点都没问题,而且还出奇地好!你连那种一般人听不到的超高频与超低频声音都能听得到--通常这只有一些年幼的小孩子才能办得到的。」

自此之后,终于放心地知道自己的耳朵并没毛病了。但是,我却常感到十分痛苦,因为,连那极其微小的声音都听得到、听得清楚,所以常常被外界声音干扰得不行。例如,我父亲是个夜猫子,常常喜欢半夜在客厅看电视;即便在我的房间与客厅之间还隔着妹妹的房间,但是只要父亲在客厅开电视看,即便开得极小声,连他自己都快听不到了,我还是能听得到、感受到那种声音与频率,觉得很难受,以致于常常被干扰得严重失眠。

学大法之后,内耳传来的那种频率更见清晰了,也终于从《转法轮》第三讲「宇宙语」一节中悟到,我所听到的那种频率,其实是来自另外空间的声音;李老师用「象鸟叫」、「象电唱机放的快转一样」来形容它。但很特别的是,虽然学大法后对声音的敏感度变得更高,却不再感觉会被外界的声音所干扰。即便在很嘈杂的环境下,还是能看书、工作、做事、保持一颗宁静的心;至于那恼人的「失眠」,更是彻底地走出了自己的生活。

前些日子参加了电视小组的音乐组,尝试着作曲、编曲(我不是音乐科班出身的,也不懂什么乐理、作曲理论,只是过去曾在一些机缘下学过不少乐器,但都不精),我发现,当心纯净的时候,一段段美妙的音乐会自然流泻出来,毋须用脑去想。而当一段音乐流泻出来的时候,刚开始通常只有几个小节,但当自己打定主意准备,把这些音乐我将之体会为来自天上的家的声音给「记录」下来的时候,伴奏、和声就会一一浮现、铺展开来,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似的。而那些最动人的乐音,常是在不带任何目的、最纯净的心态下完成的。

觉得自己不是在作曲、编曲,而是在利用常人中的技能,将自己所从而来的天国世界之声音、氛围给带下来、记录下来,召唤着来自同样世界的人,一同归乡。更深切的感受是,故乡的人,正殷殷地等待着我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