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正自己的心态、突破重重阻碍、坚定地走出来

记我们一次集体去北京正法

【明慧网2002年2月18日】我们几位同修在一次去外乡张贴标语、传单讲清真相的路上,谈起“狱中点化”一文,同时又联想起以前看过的文章中写我们在史前都是发过誓约的,我们意识到应该去北京。

12月初两位女同修问我什么时候走,我怕心重一直在推迟到了12月下旬,接近元旦了我又说元旦后去吧!元旦是敏感的日子,各地都紧,可心里也明白虽然紧对神是不起作用的,可还是怕。

12月30日,我们乡派出所把我们一位同修的书给收去了,后听说市刑警队也来要抓人,于是几位同修的家人都让他(她)们出来躲躲。当时我们悟到机会来了,当天晚上我们几人在我岳父家住了一宿,这一宿我们多次发正念,晚10时左右刑警队真来了,但没找到我们。

第二天我们准备去北京正法。早餐后一女同修去外乡接她女儿(修炼人),然后她们租车在路上接我的妻子和我儿子(小学生),我和一男同修在家等另外一男同修去借钱)。我们和那女同修约好在X旅店见面。借钱的这位同修回来说不去了,没修到那一步,怕自己把握不住。听此话我也动摇了,不想去了。没过多长时间我的妻子领着孩子回来了,没见到接她的车,这时又来了一女同修说你们不能在家了,快躲躲吧,刑警队还要来抓人,当时他们都决定去各处躲就走了。只有一男同修在我家,这时我头脑中闪出一个念头:当邪恶破坏法时,你躲起来了,藏起来了,还能称得起是大法弟子吗?我立刻决定进京。念头一出先走的女同修打来电话说她们在旅店,她们的车没接着我的妻子,接完电话我们就走了。这次我岳父家的人都说不让孩子去,我也动了情,怕孩子吃苦。我把孩子哄着留在了家里。我们到了旅店,那女同修说孩子怎么没领来?我和她讲,然后又决定明早租车回去领来。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我妻子坐车回到家,看见孩子在他姥姥的炕上坐着呢,并对我妻子说“我老早就起来等着了”。这次又有一男同修也和我们一起正法去。

我们在旅店的附近一起都见面了(共七人),我的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泪水却再也抑制不住了,我哭了起来。我又想起躲起来的那位男同修,我为他很难过,我们原打算步行,因没有身份证,又一想我们不坐火车这不是怕心吗?我们做宇宙中最正、最神圣的事怕什么呢?得坐火车走。一路上我们住了两次旅店,要身份证,我说没有但也住下了。他们还告诉我们:“你们放心住。”并且我们在X市住的还是公安部门开的旅店。第二天(元月2日)我们乘车去了北京,在天安门我们打出“真善忍”横幅,喊出了心里话,之后我们一男同修被抓了,我们没办法只好回家了。

回来时我们欲坐去天津的汽车。一女乘务员说坐她车到天津附近,再坐别的车就去了。我们想那也可以。坐了大约一半的路程,她让我们下车,又来一女乘务员领我们几人在路上等车,等来一个去天津的车,管我们每人要16元票款(五人,小孩免费),这女列车员只给8元(我们先坐车时已付过100元),争持半天,那辆车开走了。这女乘务员说:“你们坐火车吧!”把40元钱退给我,说你们还省钱了呢。我说关键是没有火车啊?她说有。于是她给我们联系旁边的出租车把我们送往火车站,到车站见屋里连灯都没点,在旁边打听,别人说明早能有火车。没办法我们商量这个司机送我们去天津,他要150元,我们答应了。车刚走不远司机问有没有身份证?没有。又说路上有查抓法轮功的,又走一段,一女同修向司机讲真相,司机一听,说,大姐呀!你给我多少钱我也不敢拉了,你们到前方那个小村是找店住下还是再坐别的车走吧!反正我不能把你扔在这没有家的地方。以前我拉过法轮功的人(下面的话我没太听懂)大意是好象被政府部门查出来了罚了两万来元,这次我不能再拉了,整出事来我一家八口怎么活呀。我们下车,他又帮我们找旅店。到旅店,服务员要身份证,我们没有,旅店没留,又上车开车找没找到,司机开车走到派出所门口时说:“你们看这是派出所,我若打110报警,我要500元(他们)给,要二千元(他们)也给,但你们把心搁肚子里,我不能干那事儿。”最后也没找到旅店,我们只好连夜步行赶路,我们几人轮换着背我的孩子,我的脚走的起了约一角钱硬币大的水泡,一瘸一拐地走着。我们大约走了三十多公里,到了一个城市已是凌晨一点来钟了,我们走着走着。后边来了一辆出租车,问我们到哪去?我们一说,然后说八十元钱送我们。我们上车了,司机开车却向反方向驶去,说要回去取点东西,走不远停下了,一辆去天津市的客车在路旁停着,他下车让我们坐客车。我上车后见两个车司机交谈说我们去天津给80元。临开车时客车乘务员也管我们要80元的票款,尽管这样,我们也凑合坐了。到了天津,我们坐火车回到家乡。我们到家后,听说派出所到我们各自家中以及亲属家中说:你们赶快让他们回来吧,我们不抓了。邪恶势力向我们妥协了。

亲爱的功友哪!没有走出来的赶快走出来吧!突破在家偷偷修炼的框框吧!走入正法中来,今天我真的体会到了同修在体会文章中写的走出的心情是轻松的这种感觉,不要再以种种怕心当借口而不走出来。所谓的邪恶什么也不是,你若把它看大了,你就变小了,你若把它看得什么也不是,你一步就过去了。师父在《精进要旨》“真修”中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

我在天安门正法完毕在广场上和一女同修并列往出走。两个邪恶之徒从我们俩面前简直是擦身而过,但却没看到我们。我们也没跑,心里没有任何想法。我们就是走出来正法的,最后我们共同来看师父《洪吟》中的“苦度”


“危难来前驾法船
亿万艰险重重拦
支离破碎载乾坤
一梦万年终靠岸”

不当之处请同修多多帮助,慈悲指正。以上仅为我个人的体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