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岭劳教所恶警的血腥暴行 【明慧网】

欢喜岭劳教所恶警的血腥暴行

【明慧网2002年2月2日】2001年4月欢喜岭劳教所成立了二大队,有一部分功友被绑架到这里。4月中旬,一刑事队员讲,大队新进了不少狼牙棒、电棍,准备对付我们。开始时,崔管教动不动就给功友念诽谤大法的书,此人非常邪恶,只要一拿起诽谤大法的书,就来精神了,而且还动不动就骂老师,骂大法。中旬的一天,劳教所又召开了家属会,让家属劝功友写悔过书,他们的把戏我们早就看透了,这根本就不好使,没有几人听他们的。到了晚上,崔管教把一位岁数大的功友叫了出去(昨天他训斥了管教几句),过了很长时间才回来,回来时,我们发现他头上有血。后来听他讲:他一进管教室,崔管教、王管教等几人就拿电棍打他,让他写悔过书,他不写,就打个没完。晚上打饭的功友小声告诉我们,对面的一大队坚定的功友都被戴上了手铐。我们顿时感到邪恶好象笼罩着整个劳教所,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我们中队也开始打人了,功友被一个一个的叫出去。班长温冀夫特别邪恶,动不动就骂功友,他叫功友一个紧挨一个坐着,最后达到让一个人坐在一个人腿上,功友怎么跟他讲道理也不行,此人一句也听不进去,而且上坐时一动也不能动,他看见谁动就骂谁。有一天上坐时不让功友上厕所,功友王XX被憋得尿在裤子里了。

二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徐学权非常狡猾、邪恶。有一次开会,他对我们说,谁要站出来维护法,就整谁。有一天徐看到几个坚强不屈的功友吃着方便面,就恶狠狠的说,谁要是再给他们任何东西就加谁期。功友赵XX被徐和王管教用电棍打了三个多小时,手和脚都被扣在床上不能动,脸都肿了起来,还出了不少血。几乎每一位功友被他们打时,手和脚都被扣上,暴徒们用电棍往人体最弱的地方打。功友汪XX也被脱光了衣服,被扣在床上,打得脸上都浮肿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