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北京警察的欺诈与暴力

华盛顿西方法轮功学员北京之行

【明慧网2002年2月20日】法轮大法信息中心报导-“我的鞋子还在天安门广场上呢。这是到底特律转机时朋友现给我买的鞋。”基斯指着那双标牌还未拆的鞋子,对前来机场采访的记者说。这位43岁的华盛顿地区健身中心的经理虽然三天没合眼了,仍显得精神奕奕。

他对记者说,“我修炼法轮功两年多了,受益无穷。我去天安门,是想告诉国内的中国人:西方人也炼法轮功,法轮功属于全世界;还想告诉中国以外的人--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不仅仅是中国人的问题;‘一个地方的不公是全世界的不公’。”

基斯对记者描述了他在北京的经历,“我们头一晚在旅馆时就被警察破门而入,搜查了房间,说是在找‘知道法轮功的美国人’。似乎他们对我们的行动有所了解。我们没有让他们发现什么,这算是我们头一次领教了中国警察的蛮不讲理。”

基斯的妻子,45岁的唐娜是一位文字编辑,看上去非常温柔文静。她接着讲到,“我们第二天还是按原计划到了天安门广场,一路上被盘查护照至少三次。在广场上我们见识到了这辈子从未见过的那么多的警察,穿制服的、便衣的、警车,挤满了广场。气氛非常紧张。我们在打开大法横幅、喊出‘法轮大法好’不到几秒钟内,六、七个便衣、警察就以极其快的速度扑了上来,又踢又打又抓头发把我扔到警车后座上。开始一个警察用腿卡住我的上身,挥拳要打我的脸。我告诉他‘不准打人。你也用不着打人。’他就让我坐起,但他一直用胳膊紧紧的卡着我的脖子。我看到基斯差点儿被扔到车顶上。”

基斯和唐娜被送到附近的派出所,在那儿他们看到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西方法轮功学员,有的被打的眼眶发黑,有的衣冠不整,有的还流着血。尤其是那些坚持不报姓名、国籍,要求先联系大使馆的学员,被打的最厉害。那期间他们中很多人要求上厕所都被拒绝。后来他们被送到飞机场附近的一家旅馆里,一个接一个被叫去审问,直到深夜。

唐娜说,“给我作翻译的是个年青女警官。我告诉她自焚是假的,有300多大陆学员被活活折磨致死了......她简直不相信我说的。我说,这些要不是真的,我就不可能坐在这儿,经历所有的这一切,来告诉你真相。”

在基斯和唐娜及同一天被捕的若干批西方学员被分散关押、审讯二十多小时内,他们被禁止和各国大使馆联系,财物被非法没收,包括许多价格不菲的手掌电脑、摄像机和数码相机。

最让弗吉尼亚居民奈皮气愤的是北京警察的欺诈手法。他说:“在上飞机前,他们给我看我的行李包,还给我看一份我的物品清单,问我‘看清楚了?签字吧。’我看着单子上的物件都是我的,我还以为他们要还给我东西了,在履行手续,就签了字。结果他们拿起清单和我的包扭头就走,还对我说,‘你走吧。’根本就没打算还我。我只好对这些无赖又可笑的人的背影喊,‘嗨,恐怖分子,恐怖分子......’这些人在光天化日下抢劫、骗人,我实在是找不出更好的词来形容他们。”这与他在北京街头碰到的普通中国人形成鲜明对比,“我的眼镜脚坏了,我问一位老人家能不能帮我修修,他说没问题。修好后我要给他钱,他说什么都不收。很多地方连小费也拒绝。”

很多从中国回来的西方法轮功学员都这样说,“我希望有机会我还能去北京。普通的中国人真的很善良。他们应该有权听到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