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2年2月20日】我以前很想把自己的修炼故事写出来,但有些地方觉得没做好,加上水平有限所以一直没写,今天我把我的经历写出来,写得不好请同修慈悲指正。

得法前我有十几年的风湿病、子宫肌瘤等,是个体弱多病的人,站着想坐着,坐着想躺着,整天不舒服,脾气又不好,生活就没有信心,家庭几乎都要崩溃了。丈夫看到这些也没了生活的信心,觉得我是个拖累,两次准备离婚。为了治好我的病我看了中医,又看西医,什么这锻炼那运动,都不见好转,每月的医疗费花了不少,后来把房屋出租给别人,自己再租狭小的房屋住,到最后还是病魔缠身,生活困难。

1998年9月底我有幸得大法,当时我每天到公园去锻炼,到处找能治好我病的功法。一天我走到法轮功的炼功点,问这些炼法轮功的能不能治我的病,她们说:“你来炼就不要想着治病,你就按照我们师父说的要讲“心性”做个好人,做个真正的好人,这样自然达到超常的状态。”于是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很快我痼疾全无。是大法改变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通过修炼我知道了人的生命意义所在,我要将宇宙大法坚修到底!

1999年,中国政府里别有用心的人,为了达到个人的政治目的,造谣、诽谤我们师父,开始了邪恶镇压。我作为大法的一粒子,怎么能袖手旁观呢?我们就应该挺身而出,责无旁贷地走出来证实大法,向人们讲清真相。因为“真、善、忍”是宇宙中衡量好坏的最高法理,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难道这有错吗?2000年6月我去北京上访,还没达到目的,警察就把我抓起来了,非法拘留15天。回来后我向人们讲真相。7月19日晚上辖区派出所的干警要抓我去洗脑,十几个人闯入我家,丈夫急忙说:“你们又把她往哪送?她炼功脾气变好了,身上的病全都好了,24小时内你们别想带她走!我是她的监护人,你们再抓她我也要炼法轮功,大法就是好!”丈夫边发脾气,边喝酒,边说他也是炼法轮功的。所长说:“你不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人是不喝酒的。”他们坚持要把我带走。最后我丈夫没办法只有以死来相抗,结果邪恶没得逞都走了。我丈夫拍着我的肩膀指着他身上的血说:“我保卫了一位坚强的战士。”我女儿说:“李老师在看着。”我对着女儿说:“你爸爸做得对,一个人活在世上就要有正念,就要为一切正的负责,这才是做人的本质。”

2001年我再次上北京,因为法没正过来我们就不能呆在家中。到北京时是晚上8点多钟,我本想第二天白天游人多一些再去正法。正想着警察就问过来了要抓我,看来不能等第二天了。于是我就地证实大法,喊出了我久远的心声:“法轮大法好” 、“还我师父清白” 、“还大法清白”。当时心情无比激动,兑现了我史前的誓约,几乎要哭出来,因为前两次到北京都没有这样做。警察边拽我边叫我不要喊,强行把我推到警车上,车子在广场上来回转圈。我想我还得继续喊,于是把车窗打开向游人继续喊,警察就围过来打我,把嘴都打出血来了才不打了。我直面他们问道:“你们为什么怕我们喊法轮大法好呢?”他们说:“不许喊,北京不是你们来的地方。”同时又想打人,我说:“外国人都可以来,我为什么不能来?而且上访是宪法赋予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得允许人说公道话。”

辖区派出所的干警把我从北京带回来,一路上用铐子把我双手铐住,我说:“我没做坏事,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他们不理我,我只有向过往行人喊,路上我高举双手边走边喊,让人们知道当今的中国当权者是怎么带领官员欺负善良的好人。就这样一直到了火车站,在候车室他们怕曝光,把我带到人少的地方。带回派出所后,他们还给我双手铐着。当时我想起了干警在火车上说要把我关很长时间,心想怎么能阻碍我做正法的事呢。正念一出,铐子松了。我走出了我不应该呆的地方,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在漂泊期间,警察经常去我家找我,甚至我女儿高中考试时他们还逼着她到我亲戚家找我,搞得我全家不得安宁。

在外地飘泊半年后,由于别人告密,我又被抓进了看守所。几天后辖区干警把我带回送到另一个看守所,一个月后,又把我强行送往洗脑班。到洗脑班当天的晚上我就背师父的经文,第二天早上我就炼功,那里的工作人员不准我炼功,我说:“我就是为炼功进来的,我怎么会不炼呢?”他们就把我带到警察值班的地方,两个男警察打我一个,他们要我炼给他们看,我就炼,他们就打,我继续大声背经文,他们说:“治不了你,我这个警察还有什么用呢?”他们就把我的双手分别用铐子吊铐在铁窗上,有些有善心的工作人员就过来说情,我就向她们讲清真相,讲法轮功弟子被迫害的一些事例。我说:“你们打我,我一点都不怨恨你们,我反而还可怜你们,为什么呢?因为宇宙中有个理:不失不得,作恶多少,偿还多少。”他们紧接着说:“谁打你了?”我说:“红口白牙说假话不承认!”过后他们不打了,接着我继续向他们讲清真相,揭露邪恶,三个多小时后,他们把铐子给取开了。

从此我开始绝食,他们就提审我,问我为什么不吃饭又炼功。我说:“你们都是被蒙蔽的,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不吃饭是为了抗议,还我们师父清白,还法轮功弟子自由,让你们清楚我们是正义的。我是一个炼功人,就要达到炼功的标准,我们师父说过,完整的一套性命双修功法,那就又要修又要炼。我怎么不炼呢?”到了晚上,他们要工作人员开着灯睡觉把我看紧点。在那里绝食的第二天,工作人员通知我丈夫来劝我吃饭,丈夫暗中向我竖大拇指。我想这是师父要他这样做的来鼓励我。第六天居委会来了几个人也劝着吃饭,说:“你不吃不喝,我们也这样。”在情的带动下我没坚持下来,过后又觉得后悔。在那个伪善的环境里,我除了做卫生外,其他的我都不配合,什么认识我一个字也没写给他们。在一个多月时间里,为了抵制邪恶,我先后四次绝食,共20天。我用我的言行向她们证实法,向她们讲清真相,她们不让我讲,说:“你再这样把你送去拘留,象这样的大有人在。”我记住了师父的三句话:“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我说:“看你们都是善良的人,只是被蒙蔽,好人应该知道真相。”

一个多月后,我母亲去哭闹说:“你们把善良的好人都抓起来关着,怎么不去抓那些坏人呢?”工作人员说:“把她放回去她又跟别人讲法轮功的事怎么办?”最后她们自欺欺人,让家人给我做担保,我当时说这种行为我不认可,她们说看来这里我们不能要你,把你送到你们办案单位去,后来他们开车把我送到派出所,居委会的人把我接回来了。接回来后一直盯着我,要我每天到居委会去报到,我没有配合他们。

十一前夕的晚上,辖区派出所来了七、八个人闯入我家,要我到派出所去一趟,说:“随时都可以传唤你,因为你炼功还没转化好。你回来后这里的传单就多起来了,你还不到居委会报到。”我说:“我没做坏事,凭什么听你们的命令和指使?”他们说:“这是最上面的意思,我要吃饭才执行任务。”我说:“最上面就是江泽民是吧,你们不要为了一时的饭碗,而丢了永远的饭碗,善恶有报这是天理。”他们不听,当时我忘了发正念,强行被他们从五楼象五马分尸样地拖到派出所。一路上我大声地喊:“就因为我炼法轮功他们抓我”、“法轮大法好”。我记住了师父的话:“一定要将他们的邪恶叫世人知道。”我一遍接一遍地喊:“人民警察抓人民”、“知法犯法”。我就是要让人们都知道当今的国家领导人是怎么带领中国的警察残害中国的善良人民的。暴露了他们的邪恶后,到了派出所,他们都不传唤我了,看我身上都拖伤了,一个女警察说:“今晚给你一个机会,看你的表现,你在转化班吃饭不给钱,把你从那个看守所里带回来也不给钱,你想好,否则,明天把你送劳教。”我说:“又不是我愿意去那里吃饭。”在派出所里坐了一晚上,第二天清早我把他们派出所里的卫生给打扫了,做完后心想,我在这里等着不行,我得走。在正念的作用下,我又堂堂正正地走了出来,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