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佳木斯、伊春等地大法弟子遭受迫害事例(一)

【明慧网2002年2月20日】高红云、女、39岁、佳木斯市向阳区。2000年11月进京上访被抓,在昌平派出所被恶警非法搜身,体罚,面壁而立,不让睡觉、吃饭,带手铐。后被送佳木斯市驻京办。在驻京办事处,被李(女)干警非法搜身,包括内裤、乳罩等都翻遍,翻去人民币1400余元。回佳市后,被非法关押一宿,后家属被邪恶之徒勒索两条烟(合计800元人民币)后被释放。回单位后,因坚修大法,被调动工作两次。全公司下发“红头文件”,被非法除名,免去原职务(中层干部)。主要责任人:公司党委书记李亚仑、组织部长李玉良。当向他们洪法时,他们眼里冒着凶光说:“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他们多次在公司诽谤大法,让叛徒到公司讲演。她一次也没有配合他们,全盘否定邪恶,最后他们以失败告终。

冯跃敏、女、51岁、佳木斯市向阳区居民。2000年11月进京护法,在天安门被抓,送驻京办,被恶警非法搜身,每天被恶警强收伙食费30元,住宿费60元(此房间只有两个床位大小,有时被关20-30人)。被带回后,被前进分局送拘留所非法关押13天。在拘留所每天被勒索伙食费20元,(每天两个窝头,两碗用冻白菜做的咸水汤,每碗几个菜叶)。前进分局强迫家属交2000元押金、写不进京、不上访的“保证”后才放人。

王玉明、男、34岁、黑龙江省伊春市。2001年1月10日到北京上访,被恶警抓捕,送天安门派出所,同日送往北京顺义看守所,第二天被带到佳木斯市驻京办事处,3天后,又被带至伊春市驻京办事处,1月20日被伊春市恶警带回,非法拘留15天后被非法判劳教一年。被抓后,在佳木斯办的幼儿园被迫关门,妻儿只好回到家乡伊春办了一个小型幼儿园。2001年9月解教释放后仍然受到当地恶警的监控,并经常到家骚扰,,严重影响了正常生活,妻子办的幼儿园又被警察搅黄了。公安局扣下身份证,不允许随便到外地,如果去,得经过他们同意。由于他们的迫害,使生活陷入了困境,他和妻子至今无收入,无工作。主要责任人:公安局长郑玉林。他曾经给上报两年劳教,只被批一年。据知:郑玉林任乌马河公安局副局长期间主要负责打压法轮功,经他手送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动教养。

刘箐平、女、32岁、原住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后被迫迁往家乡伊春市。2000年12月9日到北京证实大法被抓,送北京朝阳区看守所,在此期间因不说姓名在2000年12月25日又被非法送河北省邯郸涉县看守所,在此期间绝食绝水抗议,后被家人接回。释放时恶警向家属勒索500元人民币,无任何手续。

王莲霞、女、家住向阳区。2000年12月17日因在对门功友家串门就被抓,非法拘留10天,非法“罚款”1000元。主要责任人:向阳分局政保科崔荣利。

王英霞、女、34岁、佳木斯市永红区居民。2000年6月进京上访被带回,非法关押在看守所,30多人挤在20多平方米的小屋里,条件非常恶劣。后永红分局勒索家属3000元人民币放人。2000年12月再次上访,中途在沈阳站被截,因拒绝配合邪恶,不报姓名,被恶警拳打脚踢,带回本市后送看守所非法关押24天之久,被永红分局和建设办事处恶警勒索5000元人民币。

张琼珍、女、56岁、永红区居民。2000年6月在哈尔滨博物馆因书写“法轮大法是正法”被博物馆非法扣押,后送佳木斯看守所,被单位非法罚款800多元,非法关押10天,后被永红分局勒索200元。2000年10月6日,去北京上访,被抓,押回佳木斯看守所,非法关押2个半月,被向阳分局勒索1000元放回。被厂保卫科勒索3155元。

赵从华、男、33岁、佳市热力公司。2000年6月进京正法被恶警抓捕,在河北平谷县被恶警从3点非法审讯到11点,期间被带手铐,挂在门上,脚尖着地,由一个恶警往两边踢他的脚,来回开关门,“开飞机”,用手打脸,用脚踢。因绝食抗议被恶警灌食,从鼻孔插管到胃里,带上脚镣子,由犯人在后面用脚踹让快走,叫“遛镣子”。在驻京办事处十几人住在一间小屋内,每人每天却被勒索50元钱,共收300元。单位接人的费用全部算在他头上,共3000元。(负责人:热力公司王发祥)。在佳木斯市看守所因要被恶警收去的大法书而绝食抗议,被插管两次,强行灌食。后家属请新立派出所人吃饭花了300元放人。2000年8月由热力公司王发祥策划请公安吃饭把他非法送进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身上长疥,腿上烂了很大的2个洞,看守所找到分局,分局找单位,但他们拒绝放人,在这种情况下被非法关押了50多天。2001年1月11日,因进京,被佳铁公安处防暴大队非法抓捕,勒索人民币700元,非法关押1个月,向阳分局收保证金500元,没有收据。

于秀英、女、29岁、七台河市红旗镇太和村。2000年7月被红旗派出所强行送进看守所,因抗议非法关押绝食,被野蛮灌食多次,在第二看守所被所长多次打骂、体罚、带铐子,在861拘留所被干警张守义用三角带抽打,把脸、头部打变形。被红旗镇政府勒索300元。主要责任人:镇长、书记。

庞士兴、男、32岁、七台河市红旗镇太和村。2000年10月被红旗派出所非法抓捕,在派出所被恶警逼坐“老虎凳”,第二看守所恶警指使刑事犯用皮鞋打,后背贴滚热的暖气片,被严重烫伤,被所长用皮带打,木棒打,身体多处伤痕累累。被太和大队隋书记、刘福海勒索1000元人民币。

邸士洪、男、31岁、七台河市红旗镇太和村。2000年11月被红旗派出所非法抓捕,被所长用皮带电棍打得身体青紫,头、脸部肿大,变形。后被勒索人民币1000元。主要责任人:姜所长、葛方敏。

玄花、女、44岁、佳木斯市劳动服务总公司。2001年6月30日晚10点多钟,在友谊县做真相时与11岁的儿子被恶警非法抓捕,于凌晨(7月1日)1点多钟被送进看守所。儿子与她在监号里渡过了长达12小时,她深知自己被抓是非法的,决定与儿子同时走出去,就向驻守在看守所里的检察院姜科长提出无条件释放,他听她说的句句是理,从理上讲对他们不利,就在未经她同意的情况下,夺走了孩子,并对她实施暴力行为,亲自指使恶警大打出手,孩子抢走了,她被打成重伤,生命垂危,高烧8天8夜,大流血17天之久。在这期间于万泉曾两次把县医院院长、大夫、护士带到号里,装模做样地“检查”。18天后恶警把她送到劳教所,(送之前既没签字,也没回答任何问题),结果劳教所法医检查,发现生命垂危,被退回。可于万泉为达到迫害她的目的,曾向司法庭告劳教所三次,说他们不收。结果24日那天,邪恶之徒于万泉在家喝酒时自己向后摔倒,造成全身瘫痪,只有头部还清醒。这真是现世现报。在绝食抗议32天时,也就是邪恶之徒于万泉去北京治病的路上,县政府决定释放她。33天县看守所狱医带她到县最大的医院中医院检查,结果,腰椎骨折,双肾高位积水,严重心率不齐,胆大,因血管没有回血,未能检查肝部。34天内一大早,通知家属来接,但检查结果并没有告诉家属,就这样还逼着家属拿了3000元保金,看守所收做检查的医疗费340元,她妹妹一开始就是不交3000元保金,县治安科长和她妹妹争持不下,看守所以调解的态度,装模做样的说,看守所费用他们全免了,就这样她妹妹交了3000元保金。等妹妹接时才知道她被折磨成这样,气愤地说,早知道这样,一分钱都不拿。

章德军、男、32岁、七台河市新兴区新街。2001年6月22日上访,28日在天安门被抓,7月4日被单位押回后送到新立派出所,由新立派出所押到新兴区看守所非法刑拘3个月。在看守所期间,被逼迫为看守所种秋菜,收割,看地,盖猪舍,每天干14个小时以上。市煤矿保卫科到北京押解本人的费用3600元全部算在他头上,由于单位不开资,没钱扣,现扣除本人工资1344元。

付裕、男、33岁、佳木斯市自来水公司职工。99年10月8日因进京上访,被驻京办非法关押,由单位派人带回佳市,因本人坚定修炼,被非法关押2个月之久,后家属努力,并交5000元保证金才放人。交保证金时,恶警说:“这笔钱以后可以返回。”后家属多次询问,分局的恶警又说:“这笔钱已经作为警察进京接人的费用,不能返回。”其实费用均是单位出的。主要责任人:崔荣利、于进军。

张惠茹、女、59岁、佳木斯市永红区居民。2000年1月28日进京正法被抓,身上剩的1240元被永红区长安派出所姓颜的干警和单位的人分了。被非法关押43天,收伙食费860元,报刊费24元。单位和派出所人的吃饭、路费钱均由她承担。共计3880元。永红分局罚款2000元。2001年11月进京护法,被抓,由向阳分局姓秦的干警带回,勒索1884元,非法关押32天,收饭费640元,向阳分局罚款3000元。2001年夏,做真相时被抓,送看守所关押。抗议非法关押,绝食抗议9天,生命垂危后被无条件释放。2001年12月做真相时被永红分局非法抓捕,勒索家属1000元人民币。

徐玉茹、女、49岁、伊春市南岔区立新街。2000年6月因抄经文,被恶人举报,当时公安出动警车六人来家中,当时是晚上12点,她没给开门,大约有1个多小时,恶警闯入屋内,进行搜查。然后把她带走,进行酷刑折磨,坐“老虎凳”,带手铐,3天4宿,然后逼踩师父像,因不踩,他们就抬起凳子将她和凳子一起放在师父像上。三天后,恶警把她丈夫也非法拘留了15天,就因为当时不给他们开门,然后她丈夫在单位待岗,工资损失1万余元。在精神上也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主要责任人:政保科李学民、张合林。

杨秀荣、女、36岁、伊春市男岔区。99年9月10日因修炼大法无故被抓,非法拘留15天,后又转消防队非法关押15天,被拘留所勒索150元。2000年5月1日前家中住房被厂领导无故卖掉,悟到应该去正法,在进京途中被抓,夫妻二人都被非法拘留25天,被拘留所勒索505元。2001年1月21日在街上卖货被恶警非法拘留60天,勒索1000元人民币,拘留所勒索650元。

徐代领、女、31岁、七台河市新兴区。2000年2月进京后被于干警殴打,且行政拘留,受所长辱骂,张干警和所长不让其睡觉达2天2夜,还拿三角带打头部。勒索家属500元。第二次进京回来后,因不配合邪恶不签字,遭到干警的毒打,并被非法送劳教所教养。解教后,遭到当地派出所片警的污辱,并逼迫搬出他管辖的地区。街道主任还不让房东租给房子。

李学芬、女、21岁、佳木斯市东风区居民。2000年5月26日因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当日被带到佳木斯市驻京办事处,非法软禁。当时,室内有六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被送回佳木斯市时,每人每天被勒索60元床费,(室内仅一张床)在佳东分局被勒索所谓的接人路费1000余元。2001年8月,和一名男同修在做真相材料时被抓,在向阳分局警察要她跪在地上,她没依从,他们便恶语相加,诽谤师父与大法。半夜,恶警将她锁在一个铁椅子上,并说明天继续问。当晚,她用正念离开分局,至今流离失所,不能回家与家人团聚。

单玉勤、女、55岁、佳木斯市职业教育中心。1999年10月15日,依法进京上访,在山海关乘警无理搜查,发现同伴兜里有一本大法书籍,就把她俩看管起来,送回佳市,被永红分局送看守所,非法关押2个多月。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开除干部队伍,还被非法罚款,被邪恶之徒以各种名目勒索共11000元(其中单位非法罚款5000元)。造成家庭生活极其困难。从此以后,单位、派出所、永红区多次骚扰,使正常生活无法保障。2000年2月被永红分局石秀文勒索500元。2000年5月被非法关押15天,勒索伙食费300元。2001年9月被非法关押23天,绝食抗议23天,后被无条件释放。

于秀兰、女、60岁、佳光纺织品有限公司。2000年1月被市公安局无故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和师父照片等。2000年6月因在省博物馆书写“法轮大法好”被当地公安扣留,遣送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11天后被永红分局郭维山勒索300元释放。2000年12月因进京上访,半路被截回,后送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关押6天释放,被永红分局勒索人民币1000元。自2001年2月,市局由于她进京罚单位款后,单位一直非法扣发工资至今,她到单位两次去讲清真相后,给她1500元生活补助,至今还是不给开资。

庄会平、男、52岁、佳木斯市永红区居民。2000年6月20日,在省博物馆证实法被抓,被永红分局送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被看守所勒索人民币330元。2000年12月因进京,在天安门被恶警抓捕,勒索人民币175元,无任何票据。

路国芳、53岁、佳木斯肉联厂职工。2000年2月因进京上访被抓,非法关押拘留15天,超期关押41天,被勒索伙食费600元,被东风区公安局勒索3500元才放人。2001年6月被单位骗出非法关押到红兴隆看守所18天,勒索200余元,才放人。2001年11月在家被抓,非法关押15天,勒索350元伙食费才放人。

崔桂荣、女、35岁。2000年10月17日进京上访被抓,10月30日当地干警接回,送到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期间绝食抗议,被恶警灌玉米面拌盐水,带刑具脚镣,由于体罚,心脏病发作吐血,12月1日被释放回家。当地民警强行让搬家,当时她们没有住处。2001年4月前进分局政保科长多次找她及她丈夫,于18日上午被恶警两次非法抄家,无其它证据。最后,市局政保大队无任何理由,把她非法关押长达11小时,陈永德等11个恶警对其殴打并要将其非法劳教。当时4点左右,她丈夫和孩子到公安局门前向过往行人和当地群众诉说法轮功真相,围观群众打抱不平,最后市局勒索家属5000元保金,市政保大队勒索400元才放人。第二天,她和女儿去市政保科,把《转法轮》等书籍要回,这时真正体验到伟大的师父慈悲,以后的日子里,警察经常骚扰她的家人。2001年7月9日,她丈夫高空作业时,不慎从4米多的高处坠落,仅皮肤擦伤,经医院X光检查,其他一切正常。

原红艳、佳木斯市三江食品公司工程师、党员。2000年11月进京正法被非法抓捕,送往崇文门派出所,非法关押24小时,于11月24日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天,勒索6000元才被释放。单位对其进行迫害,非法开除党籍、留厂查看一年,取消一切福利待遇,不发生活费,并说一年后如果不放弃修炼,将开除厂籍,至今无结果。

郭风海、男、39岁、佳木斯市电机厂职工。2000年11月,因进京正法,被非法抓捕,在驻京办事处被勒索400元,在不足20平方米的小屋,同时关押男女共19人。单位来接人,向家属索要3000元路费,在佳木斯市看守所不到一个月放人时,被办案人员勒索6750元,没有收据。非法关押期间,停发工资2个月,1000多元,上班后,单位610扣1000元所谓押金,在单位强行洗脑,集中听邪悟人员的演讲,否则送劳教所强行洗脑,并要交1000元,再不放弃修炼就被直接劳教。由于不承认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当月工资被扣掉一半。

林桂梅、女、58岁、永红区居民。2000年7月在省博物馆证实大法被非法抓捕,送拘留所15天,被勒索所谓的伙食费300元,所谓买书钱30元。2000年12月17日在街上贴真相标语又被非法抓捕,向阳分局勒索人民币3000元释放,无任何票据。主要责任人:崔荣利。

韩艳秋、女、31岁、佳木斯市永红区居民。2000年12月17日为了证实大法,在做真相时被恶人举报,被向阳分局非法抓捕,后抄家,搜走了师父的法像,和两本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经文等,并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18天,家人为见一面就花了700元,后被层层勒索,共花掉15500元,而未开任何票据。主要责任人:崔荣利。

孙秀荣、女、49岁、永红区居民。2000年7月22日因省博物馆挂展污蔑大法的图片,去说上几句真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而被无理关押15天,被佳木斯市看守所勒索所谓伙食费330元。

张莹、女、33岁、永红区居民佳木斯市第二制药厂。2001年2月5日由于在单位复印资料,被单位员工丁伟飞举报,厂长伙同董事长,上报给浙江绍兴县公安局,当日4时被非法传讯,并送看守所,2月15日由浙江绍兴送回佳木斯市,在此期间被非法审讯4次,强行终止与亚太制药厂的三年工作合同,损失人民币7万8千元,并被告之今后不得给任何人写信或打电话。2月15日被押送至佳木斯市公安局,移交永红分局,由政保大队郭维山及杜某审讯并送佳木斯市拘留所,2月16日下午获释。获释前被逼迫写“保证书”。回家后方知家人已被勒索2000元人民币。2000年10月22日被佳木斯市610在媒体通报开除公职,本人失业保险费3000元多元被保险公司拒绝发放。

徐传英、女、68岁、永红区居民。2000年12月进京上访,在长春站被非法扣押2天,又被送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周,后被永红分局勒索3000元放回。还有400元钱、手表一块被永红分局恶警郭维山搜缴,说帮助保管,至今不还。

张清姣、女、48岁、佳木斯市地质大队。2000年12月进京上访在长春站被非法扣押,后送佳木斯市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勒索人民币200多元。2001年9月3日做真相时被抓,被永红分局非法关押26天,在绝食抗议26天的情况下仍然被恶警非法报劳教两年,后经劳教所体检不合格被释放。主要责任人:郭维山。

刘新宇、男、24岁、佳木斯市向阳区。西林派出所民警多次到家里逼写保证书,多次到单位骚扰,严重影响了正常生活。2001年7月在家听师父讲法录音,杨怀军领一民警冲入家中,无任何理由,未出示任何证件就抄家,收走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及录音带等,并扬言再炼就抓去劳教,至今流离失所。

马桂香、女、37岁、佳木斯市电机厂。1999年7月21日在哈尔滨火车站被恶警无理抓捕,关押在永红区政府6楼至7月22日下午4点交80元人民币后被放回。2000年2月18日至3月31日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42天,交3000元保释金,840元伙食费被放回,进京被押回的路费由单位交纳后从本人生活费中(因已下岗)扣除,近2000元。2001年7月下旬,在功友家被永红分局3恶警非法带到分局所谓的“反省”2小时,并打了2个耳光,功友家被抄,大法书籍被抢,罚款1000元,并被警告以后不准去功友家。

余光明、男、35岁、佳木斯市万力木业家具有限公司。因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单位领导刘屹东勾结恶警郭维山等对他进行殴打、谩骂,并非法关押三天,罚金200元。2001年1月10日因进京上访,路经绥化地段被佳木斯市铁路防暴大队绑架至铁路公安处,非法关押一天,勒索500元。2001年1月11日单位领导伙同永红分局将他骗至永红分局,逼迫表态不进京上访。因不配合邪恶,被非法送进看守所30天,并勒索他姐3000元人民币。单位怕他再次进京,逼他买断工龄。(在这期间,经常有人监视,在家附近蹲坑)。

王素华、女、69岁、永红区居民。2000年6月22日去省博物馆正法被非法扣押,回佳市后被永红分局非法拘留15天,后家属花钱托人将其释放,并被勒索1600元。主要责任人:郭维山。

秦明友、男、69岁、佳木斯市铁路房产段。1999年7月份被房产段纪委书记牛文清等人无故抄家,搜走大法书籍及录音带、录像带等,并勒索500元人民币。并办洗脑班,还必须按时参加,不准迟到、早退,必须提高“认识”,本人没有人身自由,并被无理停发工资。

王学春、男、45岁、佳木斯市农药三厂。2000年2月16日去北京上访,被警察强行押入佳木斯市驻京办事处,将20多名男女大法弟子关在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小屋里。当日他带的一百多元钱被警察勒索去。2月21日,被农药三厂一名保卫和佳东分局的一名警察用手铐押上火车,2月22日被押送看守所非法关押50天,家人被勒索人民币3000元,看守所勒索1000元整的伙食费后被释放。释放后,单位不让上班,5月份单位还逼迫交4150元人民币说是接他的费用。其中有票据的2117元,其余没票据的包括:抽烟,买手铐、手提包、罚款等,这真是荒唐至极。(你迫害我,我还得花钱请你迫害我,还得我给你买刑具!) 加上其他的共计损失万余元人民币。

姜国胜、男、50岁、佳木斯市化学制药厂。1999年9月到北京证实大法被恶警非法抓回送进看守所,12月末家属被永红分局石秀文勒索人民币后被释放,数额不清。在这期间,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痛苦,老伴和孩子经常以泪洗面,(回到家时身上长满了疥疮,长达数月之久)。2001年到同修家串门,被友谊派出所民警钟强一伙又抓到看守所,因抗议非法关押绝食5天后被无条件释放。自进京上访后单位就将他开除,至今没有生活来源。

刘玉珍、女、63岁、佳市印染厂。2001年7月做真相时被抓。恶警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搜身,说交钱就不送派出所,声称:“不能让我哥俩白跑,得对付两个饭钱”,抢走身上的200元钱。

赵秀华、女、62岁、黑龙江省依兰县达连河镇居民。2000年2月25日因进京上访被抓,在北京被恶警勒索180元人民币,负担接人费用(在丈夫单位扣)900元,被勒索所谓的保证金5000元。自进京后,常常被监视、骚扰,至使正常生活无法保障。主要责任人:赵世晶、张焕友。

金喜贵、男、40岁、依兰县亚麻原料厂。1999年10月进京上访,被当地公安局非法拘留1个月,勒索2000元人民币放人。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绝食抗议,被依兰县公安局副局长张焕友指使犯人孙辉多次殴打。2000年2月因进京上访,被送依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28天,期间被带过28斤脚镣,绝食抗议13天,被恶警强行灌浓盐水迫害,一天灌两次。勒索家人5000元人民币放人。2000年11月下乡做真相,被依兰县林业派出所送依兰第二看守所,于2001年1月20日被送哈林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被非法劳教期间,被4次软禁,送去禁闭,3次绝食抗议,最长一次达22天,绝食中第4天就被恶警野蛮的迫害性灌食,一天两次浓盐水。主要责任人:依兰县政保科龙科长。

李守田、男、56岁、依兰县达连河镇。自1999年7月22日后,电话和被人被监视,警察经常到家骚扰,甚至无任何理由就抄家。2000年12月7日分局以核实材料为由,将他骗至公安局,送依兰第二看守所,在此期间被刑讯逼供,打得昏死过去,去医院抢救,回来后照样打。2000年1月20日恶警以莫须有的罪名将他非法劳教2年。期间全身长疥,不能自理。2002年1月1日开始绝食抗议迫害。绝食抗议第五天开始被恶警迫害性灌食,后病危,送医院抢救无效,怕担责任,被长林子劳教所送回家。

卜宝玲、女、53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正月十三进京上访,被达连河分局押回,送依兰第二看守所,绝食抗议5天后被释放,家属被勒索6000元人民币。(主要责任人:公安局政保科龙科长。)7月20日去省政府正法,回来被非法关押5天。被矿劳保办孙建国勒索900元人民币。多次被公安局非法传唤、到家非法抄家。

宫凤强、男、31岁、黑龙江省依兰县达连河镇哈煤公司二区。2000年2月去北京上访,被依兰县公安局非法抓捕,押回后,遭到公安局刑侦科恶警的毒打,他们除了对他拳打脚踢之外,还用牙签扎手指肚,扎指甲,用铁盒刮肋骨(此刑罚非常残忍)以及“站马步”等体罚。后被关进依兰县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34天,并且在非法关押期间多次遭到公安局恶警刘晨的毒打及电击,由于电击,造成呕吐、腹泻等,恶警刘晨还威胁将他推倒到楼下。家属被张焕友勒索人民币8000元后释放。上班后由于坚定修炼法轮大法,依兰煤矿不但不给开工资,还非法勒索900元。2000年8月,依兰县公安局、依兰煤矿保卫处、和达连河镇分局三家二十多人,带着记者和摄像机,跳墙闯入家中,翻箱倒柜,进行非法搜查,就连坐月子的妻子和十几天的婴儿也遭野蛮搜身。当时,正在伺候月子的老母亲被此场景吓得接连两次心脏病复发,休克在院子里,警察非但未予救助,竟把老人抬到屋后,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宫凤强抓走,非法关押15天,勒索人民币150元。2000年12月末,宫凤强又一次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非法抓捕,并遭酷刑折磨。头被踩在脚底下,令人惨不忍睹。在丰台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遭恶警殴打,后被依兰煤矿押回,返回时正值严冬,他却只允许穿夏天穿的单鞋,回家后遭到依兰政保科韩云杰毒打,后被关进依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家属被勒索12000元人民币被释放(主要责任人:郑军)。获释后,又遭依兰煤矿二区逼迫、骚扰,精神上造成极大伤害。现被迫流离失所。

刘启阳、男、60岁、依兰县达连河镇哈尔滨煤炭公司达连河煤矿。2000年11月14日进京上访,16日被恶警送回依兰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勒索家属1000元人民币放回。

刘玉敏、男、43岁、黑龙江省依兰县达连河镇小学。2000年7月6日与妻子、孩子刘宁进京证实大法,被当地公安局抓回。在北京期间,孩子被北京警察毒打审问长达40分钟,因孩子不说是哪里来的,就又被恶警第二次提审,抓住孩子的头往墙上撞,有半小时之久。他与妻子被送回依兰看守所非法拘留37天,受尽非人折磨,后来由家属交2000元罚款放回(主要责任人:政保科龙科长)。2000年12月22日被当地公安局抓到分局强行办洗脑班,非法关押8天之久,勒索1800元。主要责任人:镇学校邢会计。

孙宏大、男、31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2月28日被非法拘留一个半月,依兰县公安局张焕金勒索2000元人民币被释放。2000年9月因进京上访,被达连河煤矿接回,扣接人费用900元。自此半年多时间全家流离失所。14个月只发了180元生活费。

温一玲、女、46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因进京上访,被当地610及公安局送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罚款5000元)又被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里,被打骂、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满身疥疮,生命垂危才放回家(非法劳教期满)。工资不给,生活上很艰难,被迫夫离子散,经济、精神受到极大的伤害。(解教回来后,当地“610办公室”还是经常骚扰她丈夫,无奈办了离婚手续)。

孙成珍、女、57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6月20日因进京上访被抓,送看守所非法关押53天,勒索3500元人民币才放人。在看守所期间,每天两顿窝头、白菜汤,整天在地里干活,不让炼功,学法。由于炼功遭到恶警殴打、水浇,背法被罚暴晒,打骂是家常便饭。抗议非法关押绝食而遭到野蛮灌食、打针,灌的都是浓盐水。为了保护大法书籍被恶警踢得腰疼好几天不敢翻身。

杜秀波、女、29岁、哈煤住宅楼家庭妇女。2000年6月26日在家被恶警抓捕,勒索1000元人民币释放。共非法关押57天。交看守所伙食费300元。因坚定修炼,她丈夫受单位威逼,如不离婚就开除(他是一个残疾人),无奈离婚。使她生活十分艰难。

林树清、女、56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4月4日因进京被抓,被勒索人民币2000元,单位非法扣丈夫9000元人民币。经常受到非法监视、无理骚扰。2000年1月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单位扣丈夫900元人民币接人的路费。主要责任人:赵世晶、张焕友。

周研、女、30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6月22日进京正法中途被抓,非法关进拘留所,一天两个窝头,不让学法炼功,整日里站在太阳底下晒太阳。因抗议关押绝食,遭到恶警野蛮摧残、打针,无奈,家属被勒索了人民币1300元后放人。每当年、节敏感日居委会就来监视。

闫子新、男、29岁、依兰县三道岗镇畜牧站。2000年3月10日因坚持修炼和讲真相,在家被恶警非法抓捕,非法关押30天,每天两个窝头一碗没有一滴油的汤,却收饭费300元。被勒索人民币3000元释放。主要责任人:张焕友。收款人:王树军。单位还非法撤销了他红星畜牧站站长的职务,停发半年工资,直接损失近2000元。

郭香玉、女、63岁、依兰县三道岗。2000年3月10日在家被抓,非法关押52天,勒索人民币1000元释放。天天被监视、时时被骚扰。主要责任人:张焕友、赵世晶。

李桂娟、女、36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6月22日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于依兰第二看守所4个月。2000年12月22日被达连河分局非法关押8天,黑白不准回家,强行洗脑,回家后,被非法监视3个月。

钱术珍、女、51岁、依兰县护林乡。2000年7月在家集体学法时,派出所将她女儿、女婿带走,留下一个十几个月的孩子无人照看,因此没有抓她,可是却来了一个大抄家。把录音机和书等全部拿走,并大骂。从此以后,被非法监视,骚扰,不让出门。连亲属看望也被村委会找去询问。2001年5月被迫流离失所。

武桂芹、女、36岁、依兰县。2000年6月依兰县公安局和保卫处非法抄家三次,拿走大法书和老师照片,勒索2000元。

贺秋平、女、54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11月末,因进京上访,被依兰县公安局非法关押半个月,被勒索人民币6000元。(主要责任人:张焕友、赵世晶。)回来后,被恶警非法监控4个月,多次到家骚扰和打电话骚扰。2001年被开除党籍,并以开退休为手段金威逼写保证书,威逼上电视曝光。因拒绝上电视曝光,又以儿子和女儿每月仅开180元生活费相威胁。

曹如杰、女、29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12月23日因进京正法,由家人找回,单位进行非法监控,遭丈夫毒打,有家不能回,被迫离婚。2000年12月厂内普调工资45元,因曾进京上访,被非法免去晋级资格。由于进京,被长期非法监禁三个月之久。现在还时常刁难、询问。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7/19509.html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4/194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