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2月21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2年2月21日】
  • 甘肃、汕头大法弟子向走上天安门的所有国外同修致敬!

  • 北方某乡镇大法弟子挨村逐户全面讲清真相收到可喜效果

  • 清华大学大法弟子大年三十被从家中带走

  • 春节期间某市中心大街十字路口出现“法轮大法好”标语

  • 政府部门作为一项专门“工作”逼迫下属编造诋毁法轮功的文章

  • 安徽省南湖劳教所强迫大法弟子在危险地带挖煤

  • 南方某市恶警加紧封堵资料来源,大法弟子讲真相不懈怠

  • 拜泉县大法弟子张立群、李晶被再次非法判处三年劳教

  • 双城市恶警无理强抓大法弟子王世学,家属不予配合也被公安非法治罪

  • 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富裕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绝食抗议长期迫害

  • 大法弟子小武在春节前被抓,恶警把其全家财产洗劫一空

  • 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610组织抢劫财物 大法弟子正念下走出重重包围

  • 安徽南湖六大队和五大队强迫大法弟子干苦力

  • 恶警在天安门广场毒打大法弟子的铁证

  • 有正念的算命老人当众责问恶警“法轮功哪点不好?”

  • 当今中国人权状况:别管什么急事,不准出自家门

  • 四川德阳市万氏姐妹在当地拘留所的遭遇

  • 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

  • 广州市海珠区洗脑班批着“法制”的外衣虐杀大法弟子

  • 齐发正念清除诬蔑大法的电视连续剧

  • 沈阳市公安局电话

  • 山东潍坊恶人录

  • 向走上天安门的所有国外同修致敬

    1. 甘肃大法弟子向所有参与北京正法的国外大法弟子致敬!

    春雷炸响惊天地
    西人弟子来正法
    天安门前兑誓约
    放下生死即成神
    无私无我救众生
    邪恶魂飞胆惊破
    扫净阴霾正寰宇

    2002年2月20日

    2. 汕头大法弟子向走上天安门的所有国外同修致敬

    你们走上天安门证实大法是伟大的壮举!
    你们以实际行动向全世界证实大法的伟大!
    你们冒着生命危险再次在国际上把中国江氏集团统治下的“人间地狱”暴露无遗!
    请接受我们国内同修真挚的致敬!你们真的了不起!

    2002年2月20日


    北方某乡镇大法弟子挨村逐户全面讲清真相收到可喜效果

    北方某乡镇大法弟子为了挽救更多的受江氏集团谎言所蒙蔽的村民,决定在全乡镇普遍开展一次讲清真相工作。他们经过协调,分片包干,全乡60多名大法弟子,两人一组一个村屯一个村屯地走,同村民们讲真相。每到一个村子,他们便挨户进门拜访以“推销”小商品的方式借机向村民讲清大法的真相。在讲的过程中,一个弟子讲、一个弟子发正念清除周围环境中的邪恶因素,收到非常可喜的效果,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村民都能认清江氏集团所炮制的自焚、傅怡彬杀人案等事件真相,认识到法轮功是济世度人的好功法,江氏集团操纵XX党迫害法轮功和大法弟子是错误的。这个镇的大法弟子决定在春节前后将全镇所有村屯全部走完,一户不漏地把大法真相告诉给广大村民。


    清华大学大法弟子大年三十被从家中带走

    1 清华大学贾小梅,去年11月因在外面张贴真相资料被绑架关押。已被非法判劳教,现在大兴劳教所调遣站受折磨,不让与家属见面。

    2 清华大学原辅导员王久春,大年三十被北京市公安十四处来人从家中绑架,家属被告之先抓走两个星期,根据表现再做处理。

    清华大学校内的生活区被铁栅栏分割成许多片,弄得象一个迷宫。每片都有人24小时把守,见到生人就严加盘问,西区封锁得更严,那一带的居委会和片警曾扬言不让一份法轮功传单流入该小区。

    注:清华大学街道党委书记名为陈克金,而不是陈克全。


    春节期间某市中心大街十字路口出现“法轮大法好”标语

    某市一功友于2002年2月19日傍晚准备买火车票,因为春节人太多,排了两行队买票,该功友于是堂堂正正地在两个售票窗口间的玻璃上贴了一张“真善忍,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的不干胶,当时买票的人都惊呆了,惊奇地看着他。该功友贴完后,转身就走了。只听身后的议论纷纷 。4个小时后该功友回到此地看了看,不干胶有一点损伤,但基本完好。

    另:春节期间,该市功友用红油漆写,用喷枪喷“真善忍”“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功清白”“法轮功正,迫害者邪”等字样,把大街小巷及国道边写了个满街红。但邪恶也挺猖狂的,发现后,又找人刷了。但是字太多了,有的还特别大,特别艳,特别显眼,邪恶也没办法。到现在还有很多字样完好无损。

    期间:初一早晨,两个功友用大毛笔,油漆写“法轮大法好”等字样,写了很多,写到天大亮,快8点的时候,又到市中心大街十字路口准备写。当时人太多了,两功友有点怕心。但瞬间,心又正起来,开始念口诀。一功友坐在旁边发正念,另一功友开始写。街道上的行人都惊奇地看着他们。很快,他们写完后安全返回。此标语保留了好几天,许多常人见后说,江泽民完蛋了,大十字路口上都是法轮功的标语!


    政府部门作为一项专门“工作”逼迫下属编造诋毁法轮功的文章

    据一位在中国政府部门工作的政府官员的妻子相告,她的丈夫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特别地烦恼。上级交给他们的一项工作就是专门编造诋毁法轮功的故事。不需要任何事情依据,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什么罪名都可以往法轮功身上安。据其妻相告,她丈夫在家说:“我们真是烦死了,每天让我们写这样一些鬼东西,编一些乱七八糟的故事骗人,也不知道这个政府是怎么搞的,真是烦死人了。”

    在此奉劝这些被迫撰写污蔑法轮大法文章的世人,不要因为世俗的那点私利就做了歹徒手中的屠刀,将亿万善良的中国人民愚弄并毁在了你们那不负责任的文章之下;在此正告那些要求别人编写此类文章的政府高官们,宇宙的法是不容世人去这样诋毁与破坏的,你们今天所做的一切也是天理不容的。我们的师父慈悲,一而再,再而三地给世人明白真相的机会,也包括你们。无论你们曾经做过什么,无论你们曾经怎样无知地对待过法轮大法学员,今天,如果你们心中还能升起正念,你的未来就不会是一片黑暗,就还有希望。否则,你们今天对宇宙大法所做的一切就是你们为你们自己的未来种下了一枚苦果的种子,而你们将会用你们生命的永远去承受它。为了这样一个流氓的政府,欺骗人民的政府,打压善良的政府,用你生生世世的幸福去交换值得吗?


    安徽省南湖劳教所强迫大法弟子在危险地带挖煤

    安徽省南湖劳教所(可能位于宣城附近)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地狱,他们明知这儿的小煤矿工作环境极其危险,仍非法强迫弟子在此挖煤,每人每天一吨,明知这儿的伤亡率高,仍把弟子往这儿送。望社会各界关注此事,揭露邪恶。

    安徽省宿州市第一看守所关押过多名大法弟子,望大家注意揭露。


    南方某市恶警加紧封堵资料来源,大法弟子讲真相不懈怠

      最近在南方某市某区,有几名做资料工作的大法弟子接连被非法逮捕。均是没有任何先兆地从家中、或正在工作时从工作单位里被抓,并被关押。然而,本地区大法弟子依然做到“坚修大法心不动”(“见真性”《法轮佛法精进要旨》)坚持学法、护法。

      时值该市首次“法轮大法日”,他们集体走出来,集体发正念,并让各式正法标语,大法在世界弘传的彩色资料,及真相光碟,大小条幅,出现在大街小巷,街心花园里。有力地讲清了真相,震慑了邪恶。


    拜泉县大法弟子张立群、李晶被再次非法判处三年劳教

    2001年12月下旬,拜泉县的大法弟子张立群、李晶、杨XX在农村散发真象材料,向当地群众讲真象时被邪恶之徒举报,三人同时被非法抓起来。杨XX在拘留所被非法关押半个月后被放出来,张立群、李晶则被直接关进拜泉监狱看守所。二人一直不配合邪恶。因长时间的被折磨和绝食抗议迫害,二人都极度虚弱,李晶身上长满了疥,勉强能扶墙行走,张立群得需要人背才能出监号。在这种情况下,拜泉的610组织还非法将她们判了三年劳教(已是第二次了,前一次二人是在超期关押后,没有任何保证,堂堂正正地走出劳教所的),于2001年1月31日再一次被送到齐齐哈尔市双合劳教所。现在二人情况不详,望知情者能及时反馈她们的信息。


    双城市恶警无理强抓大法弟子,王世学家属不予配合也被公安非法治罪

    双城市公正乡国兴村的王世学2月初某天正在家中睡午觉,据现场目击的群众讲,5-6个恶警进屋后先去拿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王世学不让拿,王家人也不让他们带走亲人。后恶警又叫来两个人,七八个人一起强行把王世学塞进面包车。王世学当时只穿衬衣衬裤,一只脚还夹在车门口露在外边,车就开走了。群众讲,这下王世学又得遭老罪了。他的家人在第二天被公安人员非法定为妨害执行公务罪要被抓走,家人及时躲了出去。群众议论说:定家人妨害执行公务罪的目的是要罚款,最少也得5000元。现在的世道真是没治了!


    被关押在黑龙江省富裕劳教所的大法弟子绝食抗议长期迫害

    黑龙江省富裕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长期不给吃饱饭,强行洗脑,不让坚定的修炼者与家人见面,他们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为了生存被迫绝食抗议。紧急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善良的人们及大法弟子给予积极的声援,制止虐杀行为。


    大法弟子小武在春节前被抓,恶警把其全家财产洗劫一空

      2月9日,不几天就要过大年了,在这本应合家团圆,喜庆欢乐之时,又一名大法弟子小武(化名)被当地警察非法抄家,且被带走。

      熟悉情况的同修知道;小武今年33岁,未婚,为人善良,乐于助人,具有在大法中修炼出来的高贵品德。其与退休的父亲二人相依为命。父子二人生活极为俭朴。由于所在国企单位效益不好,月收入不过三百来块钱。平日生活中物质上能省则省,上下班不坐公交,骑车来回需个把小时;节前就连新衣还未添一件。却从未见他为此苦恼。警察将他家中唯一值钱的一台家用电脑及打印机非法抬走。家中还有现金5000元左右,以及辛苦积攒的用于以后成家,及父亲养老的大约7万元存折则被非法没收!这是小武家所有的财产!如今他家空空如也,老父亲基本生活都没有保障。得知此情况的同修凑来500元钱交给小武的父亲,让他能够暂时把年过好,然而这位坚强的父亲摇了摇头没有接受。

      目前,小武及其他几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地点不明,不让见亲属,还要其父每日上交100元的所谓伙食费!

      天理昭昭,善恶有报。愿小武及所有正在承受邪恶迫害的大法弟子,在困难中能够坚定正念!不管是身在何种处境的大法弟子,我们的心都会连在一起,我们要共同做好应该做好的一切。希望见到此消息的同修,能帮助一同发正念除恶。


    山东省潍坊市临朐县610组织抢劫财物 大法弟子正念下走出重重包围

    临朐县以刘建国、马XX(名不详)为首的非法机构“610办公室”和李星五为首的恶人成立了一个专门抓捕、看管、关押法轮功的大队,自2001年12月份至2002年1月份以来,这个犯罪机构非法绑架、抓捕大法弟子20余人,非法抄家、抢劫大法弟子财物、非法强迫索要大法弟子家属的现金,据为己有、中饱私囊。

    2001年6月份,刘建国、马XX、县公安局局长尹XX、镇政府派出所非法闯入一大法弟子家抄家,抢走价值5000元的摩托车一辆、彩电一台、影碟机一部、电风扇一台、小型录音机4个等,贪婪的恶警甚至连一把用过几年的雨伞、一元钱买的笔记本都不放过。它们还撬门、砸碎屋门的玻璃、进屋到处乱翻,大法弟子所有的财产被洗劫一空。这时另一名大法弟子刚从“610办公室”的关押点走脱,来该大法弟子家。结果恶警把他非法绑架,并又抄了这名大法弟子的家。

    但是,该大法弟子在师尊的保护下,以正念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从家中顺利走脱,脱离了它们的魔掌。当时住宅外停着三辆警车,有十几名邪恶之徒包围,但无一人看到他;他向南走脱,邪恶却向北追去,这正体现出师尊的伟大与呵护,体现了大法的威力。

    现在该大法弟子全家被迫流离在外,其中包括一个当时快要临产的孕妇。


    安徽南湖六大队和五大队强迫大法弟子干苦力

    安徽南湖六大队、和五大队非常邪恶。甚至要办家属学习班,现在关押一百多名学员,强迫洗脑,要学员“揭批”,否则就去干苦力。有些学员因为长期不能学法,状态不好。有些非常坚定的大法弟子,就被罚去干苦力。

    希望安徽同修定点正念清除残余邪恶。


    恶警在天安门广场毒打大法弟子的铁证

    我们几个人一行去北京上访、护法、正法。去年元月一日在天安门前却看见几十辆警车、几百个恶警、几百个便衣特务在到处抓、打大法弟子。我们大法弟子中年纪大的有80多,年纪小的有7、8岁的小孩。我们人群中有科学家、教授、有党员、有政府干部、有教师还有军人等。我们来自全国四面八方,我们到首都北京来向政府讲清真相: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李洪志老师清白。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一个大法弟子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随即被扑上来的恶警大打出手。恶警用军用皮鞋踩这个弟子,而被打的弟子却从没叫痛。一个象是教师的女弟子刚喊了“法轮大法好”,就被一群恶警打倒...,一男同修高举“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被一个恶警冲上去照着头就是一警棍...

    我带着一个小弟子冲出了广场回到了家,可还是被当地恶警抓了,被关两个月后又被判劳教一年。

    我坚信,恶人所干的一切,人民是清楚的,他们所有的罪恶总有一天要自己偿还。造谣诬陷掩盖不了这铁的证据。


    有正念的算命老人当众责问恶警“法轮功哪点不好?”

    一日亲人上街,见围着一大群人,闹闹嚷嚷的,挤进一看,见一七八十岁的(腿已不能活动)的算命老人与二年轻警察争论,警察气势汹汹恐吓老人,说老人算命搞迷信,要抓老人,老人理直气壮说“我这不是迷信,是信仰自由,别认为我不懂。”警察说老人算命不应收钱。老人反问“那你为啥要拿工资?”周围人群笑了起来,警察拿起老人算命书欲走,老人吼道“给我拿回来,我可是老红军了,是当官的接我回来的,今天闹到政府都不怕。”群众议论纷纷,在几百双带怒的眼睛下,警察把书放了回去,正当他们离去之际,老人突然对周围人群和两个警察说“说别个法轮功不好,别个哪点不好?”(方言)责问之声内不平之意尽在其中。


    当今中国人权状况:别管什么急事,不准出自家门

    我在修炼大法前,疾病缠身生不如死,且从不“吃亏”(别人打我一下,我要打别人两下的人),是大法改变了我的性格,让我成了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慈悲为怀和健康的人。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江泽民倒行逆施的镇压。我也因为修炼而被单位严密监视,一出门就有人跟着。

    寒假期间,我侄儿放假到我家玩,有一天他说要到同学家去因为同学过生日,可是一去没回来。十多天了一直没有侄儿的消息,我很着急。侄儿该去的地方我都打电话询问了,他都没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我得出去找他。可是我向单位干部反映了侄儿的情况后,他们不但不准我出去找他,反而加重了对我的迫害,连自家门都不让出了。我是一个公民,应该有人身自由,这种严重侵犯人权的违法行为怎么就无人问津呢?


    四川德阳市万氏姐妹在当地拘留所的遭遇

    大法弟子万古蓉,万古芬姐妹因进京上访,从北京被带回后被非法关押在当地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转到治安拘留所。两路口派出所和治安拘留所搞假证据要加重迫害她们。什邡治安拘留所骗万古蓉的丈夫:要交300元钱才能看人,不交钱就别想见人。在看守所时万古芬也被骗了100元钱,而后不了了之。三天后姐妹二人就被送去了劳教所。而万古蓉的丈夫又再一次被拘留所的恶警欺骗和威胁:这次把她拘留15天外,还要弄到山上劳教一年半,如果人死了,我们照样向你要钱。

    姐妹俩现已被非法劳教。万古蓉被判劳教一年半,万古芬被判劳教一年。

    在此,我们再一次正告德阳各市、县各级助江为虐的不法人员,立即停止犯罪!如不知悔改,“天地复明下沸汤”是你们的可怕结局。


    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

    我们所在的乡镇地处边远山区。法轮大法传到我们这儿后有三十多人来学。经过我们的洪法,他们学得也很好。2000年的12月,我和几个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护法,被非法抓捕。当地恶警又打又审,用尽各种方法,想让我们说“不炼”了或骂大法和师父,说这样做就马上放了我们。我们都说:你们把我们拉出去枪毙了我们也要学大法也要炼法轮功。一个公安人员说:你真是“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大法不可丢!”恶警们没了办法,把我们几个送到拘留所关了几个月,在这期间,每天都有人提审我们,他们还是一无所获。最后,恶警没了招,就把我送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多,其他没送劳教的,又被送“洗脑班”。邪恶势力不敢在人多的市区搞罪恶活动,就把班设在乡镇,那里有各式各样的刑罚:老虎凳,鸭儿浮水、短棍打、尼龙绳吊打、用烟头烫... 有些邪恶的警员的确是“地狱的小鬼转世”,它们所有的罪恶都会在法正人间之时偿还。

    尽管它们对我们凶残至极,可学员们没有叫苦,没有屈服。现在我们重获自由,我们会尽量做好自己应做的一切。


    广州市海珠区洗脑班批着“法制”的外衣虐杀大法弟子

    在广州市海珠区、广州大道南的何贵容夫人福利院的九楼内,这里就是海珠区用以迫害大法修炼者的洗脑班,即所谓“法制学校”。自从2001年4月开始,这里已迫害过很多的大法弟子。在这里,它们从不履行任何法律程序,也不出示任何法律依据,却长期关押大法学员进行迫害。在这里,“以法治国,以德治国”的口号只是一块遮羞布。

    2001年5月,这个洗脑班对大法学员以某种方式进行迫害,将大法学员刘少波迫害致死。在这里被长期非法关押的学员中有一对父女,他们是王玉培和王青梅。从去年的3月,恐怖组织610、派出所、街道等部门的人把他们一家三口强抓到出租屋关押、4月中旬父女俩被转移到这里,直到现在将近一年时间里,不让他们见家人,父女俩也不让相见。去年十月,因为王青梅已没钱交伙食费,而它们还迫她交钱,于是大法学员们又再一次以绝食抵制迫害;绝食期间,大法弟子被多次灌食;王青梅更遭捆绑,被强行打镇静剂,手臂都被打肿;更甚者,三个恶人捂她的嘴,差点把她闷死过去。从此种恶行,不难想到刘少波是怎么死的。在这里请善良的人们关注此事,共同抵制邪恶。

    洗脑班地址:广州市海珠区,广州大道南1690号何贵容夫人福利院9楼
    电话:84219584


    齐发正念清除诬蔑大法的电视连续剧

    以诬蔑大法为目的的16集电视连续剧日前在上海紧密开拍。希望上海大法弟子每天早上6:00及晚上10:00齐发正念,清除此事背后的邪恶。


    沈阳市公安局电话

    024-24822285-日 周副局长(邪恶),高科长,刘军(沈阳市东陵区公局)
    024-23892737-日 李兴东,沈阳市东陵区南塔派出所负责迫害法轮功, 另有电话:23898006,23908546, 24824232,24822505, 手机: 13644074619


    山东潍坊恶人录

    王清明,山东潍坊诸城市辛兴镇管茂场村人,此人干扰大法弟子上访与讲清真相,他还辱骂大法弟子,强迫某大法弟子家交了5000元钱,干了许多迫害大法的事。相信此人得恶报已为时不远。 电话: 0536-6521275(晚上)

    高树贞,山东潍坊青州市“610办公室”主任,宅电:0536-3236068
    郭文杰,青州“610”洗脑班邪悟后的叛徒,电话:0536-3225201
    吴 斌,青州“610”洗脑班邪悟后的叛徒,电话:0536-3264418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5/194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