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学员:我在修炼中的一些感悟(译文)


【明慧网2002年2月21日】我以前练过多年的武术,练过很多种武术,其中不少是内外兼修的。我也很执著于争强好胜,我总是追求武功能超过别人。得法前,我多年来一直被可怕的恶梦所折磨着。这些恶梦常常是那么真实,我觉得我在梦中其实是醒着的。梦中多半是有其它的生命要来与我搏斗,它们搜索和追赶我,迫使我与它们对抗。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会做这种梦而且做得这么频繁,这些梦令我十分苦恼和害怕,我时常在极度恐惧中惊醒。

直到读了《转法轮》我才明白了这些梦是怎么回事儿。正象师父说过那样,练武之人在梦中可能会有其它的生命会来找他比武,还可能真的会杀他。读了师父的话,我立刻明白我应该放弃对争斗和武功的执著。从此我就再也没有做过那样的梦了。

师父慈悲解除我心中的疑问

一读到《法轮功》和《转法轮》我就明白这是我毕生所要寻找的东西。许许多多我思索了许久的问题都得到了解答,我感到如释重负,但我却仍然对师父抱有怀疑的态度。我老是在想,师父真有那么大的能力吗,他所说的那些他真的能做到吗?尽管我抱着这样怀疑的想法,师父却仍然慈悲于我。几个星期之后,生平第一次,我经历了灌顶,美妙极了。那是一天夜里醒来,我感到一股暖流,渐渐地越来越强,整个过程有好几分钟。可就是这样我还是怀疑师父,并想可能灌顶跟师父没有关系。但师父再一次慈悲于我。又是几个星期之后的一天午夜,我在一种奇怪的感觉中醒来,仿佛电流在流遍我的全身。和上一次不同,这时我明白是师父在展示给我他的能力,加在我身上的能量强到我有点受不了,我请求师父停下来,那一刻,我明白师父是在解除我心中的疑问。

在大法中我受益太多,于是我想要和更多的人一起分享。我首先把大法介绍给我的朋友和家人。我告诉他们大法在我的生活中起到了多么正面的作用,大法也同样会使他们受益。我告诉他们这一本书就解答了我多年来不得其解的所有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我很快体会到,当我对大法心存怀疑的时候,我的话就打动不了他们。师父说过,“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的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精进要旨》“清醒”)我发现,自己的心越纯净,效果就越好。而且,如果我心中有一点对大法的怀疑或是有一点别人会怎么看我的不安的想法时,就不会取得好的效果。我开始认识到在我们跟人们介绍大法时,坚定的正念是何等的重要啊。

不带任何观念地去讲清真相

在2000年佛罗里达的奥兰多心得交流会期间,我第一次读到了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我一下子意识到了讲清真相的重要性。我决定要尽全力用一切办法向更多的人讲清真相。其中第一件事就是我与同修一起向我所居住的地区政府官员讲明中国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修炼者的真相。这是我头一次做这类工作,我感到心里没底。因为我根本没有任何与政治家或政府机构打交道的经历。我想我连做这事儿的经历都没有,怎么可能做好它呢?这些想法使我对自己是否可以胜任此工作感到顾虑重重。各种问题相继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于是,我扪心自问如果我不做,谁来做?我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害怕心和不自信阻挡了我为大法和大法同修们站出来说句公道话呢?作为一个修炼人,我为什么不冲破这些阻碍呢?我曾经看到过很多大法弟子们在没有任何经验情况下,却做着许多他们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我不是也时常为之而感动不已吗?

这样,我放下了自己的自卑,并开始接触一些地方政府官员。一开始进行得很顺利。这是由于我不去想我该怎么做或如何做,我也不去想我是否会成功的结果。我只是不带着任何观念地去讲明真相。但是,一段时间过后,我发现效果不如以前好了。困难也接踵而来。弄得我不知所措。我开始思考是什么东西在作怪。我明白了每当我打电话或与别人交谈时,我总想让事情进入到一种我所期望的模式里,我还会经常在心里想象着我会说什么或做什么。而且,我开始执著想要得到某种结果,比如收到褒奖或决议之类什么的。想当初我哪里有这些执著心和奢望?我认识到了我的执著之后并从内心去掉它们,好的结果又连连不断地来了。

师父不断地往上拔我们

自从我一开始修炼,我就深深地感受到师父对我的宽容。每当我参加洪法和讲清真相活动时,我都会更加明显地感受到这一点。我从第一次开始参加这些活动时,我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是不同寻常的。每一次活动之后,我都体验到我的精力倍增。而且每次活动之后我炼功时,我会感到能量非常强大。我知道是师父推动着我跟上正法的进程,甚至在微观层次也是如此。

师父慈悲他的众弟子们,让我们参加发正念。从第一次发正念开始,就使我的修炼速度变得越来越快。我能够感觉到师父神速地演化着我的身体。最神奇的是虽然我没有过好关或我的心性很低,师父还是推着我往高层次上上。师父的洪大慈悲更表现在:即使我们在修炼中做得很差,师父还是不断地往上拔着我们。对于我们如此慈悲的师父,我怎么忍心让他失望呢?我知道好多修炼者感觉不到他们自己身体所发生的变化。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些变化是真实的和异常强大的。正如师父所说每一个修炼人的状态不同。我之所以非常幸运是因为我对我身体变化十分敏感。我还深感幸运的是我可以与大家分享这份感受。

我认识到了我们的修炼是向全宇宙证实师父的法是如此的伟大。全宇宙都在注视着这一事件的发生。我们变得越真,宇宙中的生命就越感到惊叹;我们变得越善,宇宙中的生命就越感到惊奇;我们变得越忍,宇宙中的生命就越惊愕。师父慈悲地让我们参与正法,我们怎么能不达到标准呢?我们怎么能不全力以赴地成为最好的正法弟子呢?我恳请大法同修弟子们不断精进,向全宇宙证实这部大法是最高最正的法,“圆满随师还。”

(2002年法轮大法大纽约地区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