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佳木斯、伊春等地大法弟子遭受迫害事例(二)

【明慧网2002年2月22日】吴玉纺、女、50岁、哈尔滨煤炭总公司医院,居住于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12月12日进京上访被恶警非法抓捕后,关押于依兰县第二看守所半年之久,多次被恶警非法提审,后被无罪释放。自进京上访后单位至今一分钱也没给开过,矿保卫科令她丈夫在家监控。主要责任人:被县610闫丽勒索300元、矿610卢国成、看守所郑军勒索600元、县公安局龙青山。

吴铁强、男、31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3月10日因进京正法被勒索罚款5000元、非法关押42天,多次被非法提审、殴打和被狱头打。2000年6月24日在家被抓,被依兰县公安局非法关押26天,勒索罚款1000元。2000年12月11日至2001年12月10日被非法劳教一年。被劳教前多次被恶警提审,逼其放弃“真善忍”信仰。主要责任人:张焕友、赵世晶。

单玉琴、女、46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2月25日进京正法,被非法关押,被勒索罚款1000元,保释金1500元。2000年7月18日因坚持修炼,被非法关押34天。被勒索1500元人民币。2000年11月27日在家睡觉时被抓,非法关押210天,被勒索960元。在此期间被送宾县体罚,逼其放弃“真善忍”信仰。现在她经常被恶警骚扰询问,使正常生活无法保障。

王玉昌、男、44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6月因进京上访,被依兰县公安局非法关押15天,勒索2100元人民币,矿“610”勒索900元作车费。2000年7月被开除党籍,公职,干部队伍,非法停发工资半年。并由单位、610、亲属共同监禁家中9个月,上班后由亲属单位监视至今,每逢节假日不允许回家。2001年3月被矿“610”强迫上电视,并拿180元生活费和不让儿子考试上学当兵来威逼。

庞秀贤、女、51岁、依兰县达连河镇。1999年7月22日去省政府和平请愿,回来后,被当地公安机关送公安局三楼会议室非法关押5天释放。2000年进京上访,带回后被非法关押于依兰县第二看守所。以绝食方式抗议非法关押,要求无罪释放。绝食5天后,被公安局勒索6000元人民币后释放。主要责任人:政保科龙德清。

张风珠、女、29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正月15日依法进京上访,被公安非法关押在依兰县驻京办事处,几天后被送回关进依兰第二看守所33天,勒索家人3000元才放回家。主要责任人:张焕友。 

赵旭东、男、50岁、依兰县达连河镇小学。2000年5月被非法关押,勒索人民币900元(看管人员的吃饭钱)。2000年7月被非法关押,勒索200元(主要责任人:镇中心校吕达文)。共被非法拘留三次,没有自由,被逼迫写“保证”,不然就送劳教。

望德生、男、45岁、依兰达连河镇。2000年3月,他顶着压力到广场炼功,被610办公室抓去,被关二天,用手铐把他和另一名大法弟子铐在一起,锁在床头,动也不能动,长达16个小时,后被单位领导要了回来,并派专人监控。2000年秋天,县公安局强行抄家,翻走大法书和真相材料。2001年3月又一次被非法抄家。

陶永文、男、58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6月下旬,恶警强行去他亲戚家搜走大法书籍7本。2000年秋天,恶警又一次抄家,搜走大法书籍4本、磁带4本及一些零星的大法资料。因他阻止,遭殴打。2000年10月12日被非法关押100天整,被看守所勒索980元人民币。

韩丽荣、女、36岁、依兰太平粮库。2000年12月因进京上访,被依兰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1个半月,在此期间绝食抗议两次。2001年1月14日被送哈尔滨万家劳教所非法教养一年,在此期间被8队管教孙庆电棍电击,经常被拳打脚踢,蹲小号。

郭春慧、女、40岁、依兰县达连河镇。哈煤气公司初级中学。2000年正月初,被依兰县达连河镇公安局非法抓走扣押1周,因说修炼,这期间不给吃喝,不通知家人。2000年3月因坚持修炼,被学校强行下文开除干部队伍,每月工资扣420元,不得上讲台讲课。2001年12月19日因进京上访,被北京市丰台区拘留所非法拘留24小时,后转到河北省枣强县大监狱关押3天3夜。回来后被哈煤气公司送依兰县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50天,失去了人身自由。这两年来,警察无故抄家,无理骚扰。2001年2月末,被当地610办公室卢国成强迫上电视,被强迫说与法轮功“决裂”,不然就劳教。

王云杰、男、39岁哈煤气公司供应处。被依兰县公安局共非法抄家5次,拿走大法资料。2000年正月15进京上访被抓,被恶警勒索5000元人民币后放人。99年7月23日去省政府上访被抓,被保卫处用手铐铐在床头上。单位领导多次迫害,说打就打、说骂就骂,由8人监控,黑白跟踪。被非法开除公职1年,工资只有每月180元,每天还得按时上下班。

夏桂华、女、39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7月6日进京证实大法,被当地公安带回,送依兰县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37天,受尽非人折磨,后家属花2000元钱才释放。2000年12月22日被当地公安强行抓到洗脑班非法关押8天之久。主要责任人:龙科长。

文志芳、女、38岁、依兰煤矿培训中心。2000年月17日进京上访,被抓后,双手带手铐送进依兰县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14天(在京关押5天),期间母亲、丈夫、孩子探望需要花钱才能看到。警察让家属逼她写“保证书”,遭拒绝,但每次都遭到辱骂。有一次,因抗议辱骂,看守所所长郑军便象恶狼一样扑过来,拳打脚踢,将她踹倒在地,疯狂踢她,起来后,用拳击打面部,打得口吐鲜血才算住手。此次家人被勒索5000元人民币才释放。610办公室勒令培训中心扣900元工资(主要责任人:卢国成、李伯和)。2000年8月2日因做真相救度世人被抓,在达连河分局二楼被政保科科长李伯和、孙伟等人暴力审讯,逼供一个小时,用竹板刷把抽打双手正反面,并狠打头部、面部,使手、面部青肿起来。他们见出现伤痕,便用竹板刷把抠两肋,疼痛难忍,他们不让她叫,使她被打得不能侧卧。目的是让说出经文是谁给的,她拒不配合邪恶,被非法送进看守所关押13天,经家人四处通融,被勒索2000余元好处费,并交1000元罚款才放回。主要责任人:赵世晶。

郭春玲、女、36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6月因进京上访,途中被抓后送依兰县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19天,家属被勒索2000元人民币放人,交看守所200元窝头费,及850元无名目款项。在拘留所期间,整天干活,吃窝头,喝白菜汤(无一滴油)。邪恶610提审,不配合就拳打脚踢,不让炼功,用水哧,阳光暴晒。丈夫单位多次不让他上班,让他在家监视她,不给他正常开资,(每月只开380元,正常1200元),每逢节假日就有片警、委员会主任监控,办班洗脑,用丈夫下岗来威胁。

吕淑清、女、53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2月25日进京被抓,被非法拘留,被勒索罚款1000元,保释金1500元,饭伙200元。2000年7月22日被达连河镇副局长贾林抓捕,非法刑讯逼供,将她多处打伤,并被非法关押2天1夜。释放后,经常被非法询问、骚扰、监控。2000年12月11日去北京正法,被非法劳教一年,被依兰警察勒索仅有的270元钱。主要责任人:赵世晶、张焕友。 

孙义军、男、36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3月22日被非法抓捕,多次被打,恶警用毛巾将他的嘴堵住,用电棍电手、脚等敏感处,将他多处电伤,直至电棍没电才停止。被勒索2000元人民币,非法关押45天才释放,交饭费430元。2000年7月18日被非法拘留三天。2000年12月27日进京正法后,他被非法教养一年,恶警强迫他放弃“真善忍”信仰。第一次被非拘留,8个月未给开工资。被非法教养期间工资一分钱也没开。靠出苦力来维持生活。

李坤鹏、女、23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正月15进京正法,被关押在依兰驻京办事处,二十几人住在一个小屋里却要每人每天50元钱,后送回关押于看守所33天,勒索家人3000元才放回。(在公安局提审时打了她很多耳光)。2000年8月23日在家中被恶警带走,强迫放弃修炼,遭拒绝,将她送进看守所。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野蛮灌食(浓盐水)。被灌食过程中,呼吸不了,四、五个犯人按着,被灌完之后,腹痛难忍,管教一脸嘲笑地说:“用不用再给你灌一瓶啊!”,就这样又被非法关押了30多天,家属被勒索了500元才放回,收饭费150元。自此,片警经常骚扰。

张秀云、女、61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2月25日进京被抓,遣送回依兰后,被非法关押在依兰县看守所5天,被勒索7200元后放人(主要责任人:张焕友、赵世晶)。2000年7月18日被保卫处非法拘留3天,放回后,不准儿子上班,监控2月,不写保证不给开资,因坚持修炼、不配合邪恶,单位不给儿子开工资。经常被监视、抄家。

廖军令、男、38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依兰第二看守所20多天,交依兰公安局8000元所谓罚金后被释放。2000年6月末被非法从家中抓进看守所,关押5天后交2000元罚金释放。2000年7月被达连河分局非法关押一周。主要责任人:龙科长。

李玉珍、女、64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1月26日进京上访,被送看守所,非法关押近20天,由家人花钱办出,因未通过邪恶之人610办公室卢国成,又被送回看守所非法关押1周后释放。被公安局龙科长勒索3000元、被看守所郑军勒索800元、被丈夫单位劳保办的张来军勒索1320元。

贺守华、男、37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12月16日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于依兰县第二看守所近20天,因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被非法教养一年。被哈煤1区公务段勒索900元。

杨淑杰、女、33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正月无故被公安局拘禁一周。2000年6月因进京上访,在依兰县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8天,在丈夫单位被罚款900元,释放回家后丈夫单位派人监视跟踪9个月。2001年3月因拒绝放弃“真善忍”信仰,被610在暖气片上用手铐铐一下午,并不让吃饭。

汪家荣、男、41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7月18日由于讲清真相被非法拘留37天,前三天被达连河分局非法拘留,绝食三天,拒绝说出经文和材料来源被殴打后送进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被勒索500元放回,饭伙200元,其他被勒索300元。2000年12月21日进京正法被抓,送清河拘留所,12月31日遣送沈阳东陵拘留所,在此过程中多次被勒索,钱财被没收。衣物被瓜分,未抱姓名多次被打,被非法教养一年。间接损失超万元。

刘淑华、女、36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6月因进京上访,被依兰第二看守所关押20天,家属交2000元钱后才被释放(主要责任人:龙科长)。2000年7月被达连河分局非法关押一周。

韩俊平、女、37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2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进依兰第二看守所,关押近两个月,在家属交4000元所谓的罚金后释放,在非法关押期间绝食中被迫灌食1次。2000年6月在家晨炼被抓进依兰看守所非法拘留1个月。被非法关押期间绝食抗议被强行灌食造成肺部脓肿,家属接回抢救,在抢救中花药费13000元。6月份以后公安局多次抄家。主要责任人:龙科长。

夏桂梅、女、38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6月12日进京上访,被当地分局抓回,送进依兰县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56天,由家属花钱办出。共计6700元。2000年12月22日又被当地分局非法关押8天,整天不让回家,办班洗脑,强行放弃“真善忍”信仰,放回家后非法监视两个月。2000年正月,无故被当地分局私自拘禁1周,非法搜家两次。主要责任者:龙科长。

张可梅、女、43岁、依兰县依兰镇。99年7月去省政府上访,被非法拘留43天。2000年7月进京上访,被非法软禁3天、勒索人民币700元。

赵建才、男、57岁、依兰县依兰镇。1999年10月进京上访,被勒索2000元。2001年8月无故被抓,被非法拘留18天,被勒索1650元放回。2000年2月20日因在外炼功,被非法劳教一年。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02天后被投入一面坡劳教所5个多月,被迫扛石头等劳动。被“610”勒索500元、依兰县公安局勒索1000元、依兰看守所勒索150元。

刘长泉、男、44岁、依兰县果品公司。2000年11月15日因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抓,头部挨两警棍,在北京被非法关押7天后,送回依兰县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57天,勒索罚款3000元,主要责任人:张焕友。

孙久慧、女、23岁。1999年10月被抓,恶警用皮带打手、脸,电棍电身上多处,脸部变形,电出水泡,电焦手部半个多月没有知觉,用小勺挎肋部,导致抽搐。因吊起来背铐,使手腕处至今留有伤痕。在绝食抗议的情况下,被邪恶管教逼迫到外面冻一上午,劳动,一刻不能停。因为背法,被邪恶管教逼迫站在外面用水浇。先后被勒索5000元一次,3000元一次(2000年3--4月)。主要责任人:张焕友。

李艳洁、女、25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正月初九依兰县一恶警与韩云杰两人到家中抄家,整个翻个底朝上,并扬言,“如你不怀孕,我扒你的皮,抓不到你就抓你丈夫。”因丈夫进京正法。后来又被带到分局,恶警扬言要把她从三楼推下去。从达连河分局送到依兰县分局准备送拘留所,因怀孕被释放。正月十五晚,达连河保卫处带领七、八个人到她家,并用强行流产和带手铐铐在暖气上威胁,后来又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非法关押16个小时,释放后,在家由固定的8个人每天24小时看管一个多月。在2000年8月初,孩子刚出生第19天的晚上9点多,依兰县公安局,达连河分局,煤矿保卫处三家二十多人带着记者和摄像机跳杖子闯进家中,进行抄家,又叫另一女警多次搜身,家里一片狼籍,无处下脚,就连未满月的婴儿也抱起搜查。翻了两个多小时,要将她丈夫带走,伺候月子的婆婆接连两次心脏病复发,休克在院子里,后一次休克时,脖子、头抽搐得搬不动,抬到屋里。就这样,他们还是将她丈夫带走。老太太仍在昏迷之中,她只有向110求救,得到的回答是:“那谁管呀!”此次搜查是县公安局长赵世晶亲自带人去达连河坐阵,同时搜查几十家。2000年12月25日晚,接到保卫处和610通知,第二天要对她监控,26日早,她抱着5个半月的孩子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非法抓捕,母子俩在丰台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3天获释。由于丈夫单位一直在抓她,被迫流离失所,半年后回家,又受威胁,再一次流离失所。

刘忠华、男、32岁、依兰县达连河镇。1999年初,汽化厂对其24小时监控,没收身份证,强令不许外出,逼迫写保证书。2000年2月,刘忠华与妻子(大法弟子)一起去北京上访,汽化厂公安处非法抓捕,关进依兰第二看守所,由于在其身上搜出《转法轮》,遭公安处于晓风殴打。在看守所关押期间,由于不放弃修炼和绝食抗议,看守所副所长林忠指使犯人对其和同室的大法弟子进行"单腿站"、"贴画"等体罚,并且强令不许睡觉。绝食期间被迫进行体力劳动。非法关押55天后被释放,依兰县公安局借此勒索家属1000元(主要责任人:张焕友)。看守所也以伙食费为名勒索400元(主要责任人:郑军)。同时,单位将他开除厂籍、留厂查看两年。由于拒绝写保证,所以,回家后一直不让上班。2000年6月,汽化厂以谈工作为名,将刘忠华和妻子骗至公安处,非法关押审问,期间遭公安处盛勇的野蛮毒打,家里也被汽化厂非法搜查。第二天他和妻子及另外三名大法弟子又被强行送进依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66天,关押期间曾被多次强迫进行体力劳动,由于与同修一起进行绝食抗议,被强行注射、强行灌葡萄糖、灌浓盐水。8月末释放时,看守所又勒索伙食费150元(责任人:郑军)。回到单位上班后,每月只开180元工资,并经常受到骚扰。两个月后,由于单位的威逼和生活重压,被迫离开单位,失去工作和住房。2001年2月,汽化厂迫于压力,想把他带回单位监控,并多次到其父母家,以帮其恢复工作为名,欺骗、骚扰甚至伙同依兰公安局进行恐吓、威逼其家人,强迫其同事、朋友四处找他,就这样,他和妻子又一次流离失所。

王艳杰、女、30岁、依兰县达连河镇。2000年2月王艳杰与丈夫(大法弟子)一起进京上访,被哈尔滨汽化厂公安处非法抓捕,交给依兰公安局押回,关进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55天,关押期间,曾被恶警叫到外面挨冻多次。绝食抗议期间不但挨冻,还被强迫进行体力劳动,非法强行灌食,4月末被释放。后来得知,依兰县公安局以保证金为名勒索家属1000元人民币,看守所以伙食费为名勒索400元。2000年6月哈尔滨汽化厂以找王艳杰丈夫谈话为名,将他们夫妻及另三名同修诱骗到汽化厂公安处非法拘禁,同时非法搜查其住宅,第二天五人都被强行送进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多天,关押期间,由于全体大法弟子绝食绝水,用生命捍卫自己的信仰,虽遭打骂、强行注射和惨无人道的灌食(浓盐水),但迫于以生命抗争的压力,汽化厂终于将王艳杰释放(主要责任人:张焕友)。被看守所勒索150元伙食费(主要责任人:郑军)。回家后,又多次被汽化厂公安处骚扰,后因丈夫失去工作,现流离失所。

张可明、男、51岁、依兰县依兰镇。99年10月进京正法被非法抓捕,身上带有2000元人民币被没收,被罚“开飞机”5个小时,用皮带勒手,背铐子,手铐将手勒的至今仍留有伤痕。绝食抗议30多天,遭拳打脚踢,被公安局勒索3000元人民币释放。2000年2月被无理关押,公安局龙德清勒索家属3000元人民币。被非法关押无数次,时间都很长。

史荣先、女、51岁、依兰县依兰镇。99年10月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被罚跪近4小时,皮带将腹部打成青紫色,一个多月才好,拽着头发往墙上撞,打嘴巴子,坐一夜刑椅。绝食抗议8天,遭到了野蛮灌食,被迫害得吐血,恶警张焕友勒索家属3000元人民币释放。并把从北京回来身上带有的3000元人民币没收。先后被非法拘留5次,每次时间都很长。2001年11月非法抓捕至今没放。

李风兰、女、63岁、依兰县依兰镇。2000年3月被张焕友为首的恶警抓捕,非法关押12天。绝食抗议7天后,恶警勒索家属3460元释放。

邢淑娟、女、30岁、依兰县宏克力镇。2000年3月被非法关押1个月,恶警勒索家属2000元,主要责任人:张焕友。

马丽达、女、23岁、依兰县依兰镇。1999年12月被非法关押98天,其中绝食抗议6天。被恶警逼迫坐刑椅、冬天在外面挨冻一天。2000年12月30日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其中绝食抗议3天,被强行灌食,造成胃部损伤,无奈释放,回家8天后又被非法关押。2001年10月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劳教所,一次被恶警吊起从早6点~下午2点多钟,蹲小号3天3夜,不让睡觉,被强行打针、殴打等。主要责任人:张焕友。

宁淑贤、女、46岁、依兰县达连河镇中学。1999年被抓,绝食抗议,被勒索2000元释放。2000年3月被恶警绑架,绝食抗议,被恶警逼迫坐刑椅,勒索1000元。2000年7月被非法劳教一年。主要责任人:张焕友。

李华女、39岁、依兰县。2000年6月22日因上访被抓,被非法拘留13天,被恶警逼迫在烈日下暴晒,干活,勒索2000元人民币。

赵春林、男、29岁、依兰县。1999年10月24日进京上访后被非法送看守所关押21天,被恶警殴打,背铐,用电棍电,皮带打屁股,被勒索3000元人民币释放,交所谓的伙食费300元。2000年正月十六,因炼功被非法关押70天,后交伙食费300元及500元没有名目的钱。

史金赏、女、57岁、依兰县五国城街。2000年12月21日晚进京上访被抓,被一恶警一脚从椅子上踢下来了,连打带骂,还将穿的棉鞋都拿走,换上塑料底的夹鞋片。2001年春节,厂内派人轮流看管,黑白不断人,不让外出,完全失去人身自由两个月有余。

刘明华、女、29岁、依兰县。1999年7月被非法抓捕。1999年11月,她在果品站干活,派出所突然找她,不容说话,就把她带走,让写保证,她不写,就带到公安局,局长张焕友骂她,说了一些难听的话,一看她不配合邪恶,就将她送进看守所,到期也不放,家人想见也见不到,被勒索了2000元人民币交公安局,托人又花了2000多元,才放出来。从此以后,街道、派出所无故骚扰,整天上家看着。主要责任人:韩云杰。

吴英秋、男、56岁、依兰县亚麻原料厂。2000年正月初六早5点多钟,他到商厦炼功,被恶警绑架,遭到一恶警的殴打,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在拘留所里,每天吃包米面酸干粮,一滴油也没有的清水汤,最后,家属借2350元钱交公安局才放人。

吴玉贤、女、53岁、依兰县依兰镇。1999年11月进京上访被抓,被勒索2000元人民币。2000年11月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在万家劳教所,被严重迫害,患严重疥疮感染,于2001年10月17日提前解教,保外就医。被依兰二轻局勒索1000元人民币。

韩丽华、女、44岁、依兰县。1999年7月去哈尔滨正法被依兰县公安局索要50元人民币。2000年1月,因进京上访,被恶警绑架,在依兰驻京办事处被勒索250元,送回依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近3个月,在看守所期间,因背经文被管教打嘴巴,家属花了2000多元钱才放人。街道、派出所多次无故到家中骚扰和搜查,造成家中亲人正常生活无法保障。

王文娟、女、35岁、依兰县。1999年10月25日进京正法,被北京宣武区非法关押7天,依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身上的860元钱被搜走,家属被勒索3000元,家属单位被勒索1000元。2000年2月22日在外炼功,非法关押65天,绝食抗议2次,18天,被恶警郭庆吉体罚,打耳光,开飞机,在绝食抗议期间被恶警强行干活、罚站,在外面挨冻。2001年县610委托她丈夫的单位领导干扰家庭正常生活,单位威胁她丈夫,如果她再进京讲真相就开除她丈夫的公职,并多次给其丈夫停职,让其在家看着她,停职期间扣发丈夫的工资。

丁学萍、女、33岁、依兰县。1999年10月25日进京被非法关押在宣武区看守所7天,绝食抗议3天后被当地公安局领回,送依兰看守所非法关押30天,随身剩下的1540元人民币被公安局没收,被政保科科长龙德清和刑侦科赵洪基各勒索5000元。2000年除夕,在家被强行绑架非法关押45天,共绝食抗议两次11天,公安局张焕友勒索家属4000元保证金。在绝食抗议的情况下,还被恶警逼迫干活、罚站,在操场上受冻,不让穿鞋。2000年在单位被强行绑架,非法关押8天后被无条件释放。2001年10月29日到天安门正法,被抓回当地,绝食抗议6天,最后公安局及县610怕担责任送回家,后被功友转移,被迫担负医药费780元。2001年11月29日晚,恶警砸门而入,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将她绑架。现在她被非法关押在依兰第二看守所。

徐冬月、女、38岁、依兰县师范学校。2000年2月与丈夫(大法弟子)一起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后,由依兰县公安局派人押回,并关进依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4天后,被依兰师范学校骗回。回来后才知道,单位在徐冬月本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私自同意了公安局勒索的5700元人民币的无理要求,并在其本人工资中将这些钱强行扣除,并且在2000年2月到2001年末这一年中,依兰师范学校还强行从工资和奖金中勒索3000多元,加上公安局勒索的共计8000多元,不但如此,本人还受到非法监视,行动受到限制,在家中也经常受到骚扰(主要责任人:依兰师范学校张明成、县公安局张焕友)。2001年12月29日,晚上9点左右,依兰县公安局内保科和依兰师范学校翻墙进入徐家,将其骗到学校后强行送进依兰第二看守所。主要责任人:依兰师范学校薛振芳。

宋明艳、女、43岁、佳木斯汤原县。2000年6月12日因到派出所正法被非法关押三天,因拒签不炼功保证而被送到莲江口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在非法关押期间,恶警不给被褥,睡硬板,经绝食抗议后,莲江口看守所有将其送回县看守所,共计非法关押24天后释放。2001年5月4日因在佳市火车站带大法资料被铁路公安处非法拘留70天,并被非法劳教2年,因身体状态不好,两次送西格木劳教所都拒收。期间被看守所勒索800元人民币。公安处勒索4500元人民币。才得以释放。

邹文华、女、37岁、桦南县气象局。曾先后四次被非法抓捕,第一次2000年6月22日被勒索260元(主要责任人:县公安局政保科李军)。第二次2000年6月28日,被勒索5000元(主要责任人:县610办公室张可心)。2000年8月18日被勒索500元(主要责任人:第二看守所王军)。第四次2000年8月16日被县610办公室勒索5000元(主要责任人:张可心)。在看守所期间,每天两顿饭,每顿一个窝头(4元一个),睡地铺,吃、住、便都在一起,610威逼家属说服、威胁,领导拿工作来恐吓,机关工委拿党员来威胁,轮番作洗脑工作,单位停发工资,直到写保证为止。

杨爱华、女、53岁、佳木斯市永红区。2000年12月13日进京上访在沈阳被抓,两天没让吃饭,由佳木斯市永红分局送进看守所拘留,被勒索共计14000左右(伙食费、接人路费、罚款、个人勒索、单位罚700元等)主要责任人:市公安局、永红分局郭维山。

李文义、男、40岁。在2001年1月18日被黑龙江省汤原农机局郑宝贵和汤原县压铸厂厂长林臣、刘国和、恶警曲险峰等人,以调查了解情况为名,将其骗到公安局,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非法搜他的家,恶警队长周铁钢、曲险峰、邓剑如等恐吓威逼扬言说:“我就是叫你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在副局长杨金山亲自指挥下,被四个恶警轮流毒打,开飞机等手段,受到了非人的折磨,被毒打了一夜,次日被周铁钢打了几十个嘴巴子,接着又打了几十拳,局长徐长副亲自下令一定要其说出资料的来源和组织者。并指使手下人将其带到刑侦科,再一次遭到毒打,并使用了电棍,被连续毒打一天一夜,第三天早上被关进看守所,非法关押18天后,送进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劳教所,经济损失达一万多元。

许永莲、59岁。2000年11月进京正法被抓送崇文区看守所非法关押15天,后带回,欲勒索三万元保证金,否则送看守所,最后家属交多少钱也不知道,最终没送看守所。2001年9月底晚10点多钟,南卫派出所又非法抄家,把家翻了个底朝上,抢走师父照片、大法书籍、录音机、录音带等,现在晚上经常打电话骚扰。

李桂芹、女、45岁、农垦科学院作物研究所。2000年11月份进京正法,被非法关进北京崇文区派出所11天,被单位带回后,又非法关押18天,勒索5000元才得以回家。单位领导在北京找人的钱全部从其工资中扣了4360元。2001年4月,单位让她在大法与党员之间做选择,因选择了大法,被开除党籍。

黄斌、女、29岁、农垦佳木斯实验学校。2000年2月依法进京上访,途中被非法扣押后送佳木斯看守所关押2个月,在看守所期间被管教人员殴打,体罚(开飞机)、强行打针致使双腿行动不便。家人探视需请办案人员吃饭,加上东风区进京接人的费用2000元及看守所伙食费400元共计勒索10000元。2000年11月进京正法,在北京被非法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大笼子里,在不足16平方米的笼子里关押几百人,晚间被送进马池口派出所,夜审至12点,因无结果,恶警将她铐到院子里的葡萄架上冻10分钟,后又被扒掉衣服、鞋冻5分钟,然后罚站,不让睡觉,共48小时,无任何法律程序被送往昌平看守所,非法关押7天,因绝食抗议被灌食(盐水加奶粉)后被地方恶警认回带到驻京办事处,扣押2天,在不足12平方米的小屋关押近20人,且男女混居,每个人都收取高额食宿费及车费,后送佳木斯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绝食抗议后被非法灌食(盐水和稀玉米面),导致身体虚弱。共计被勒索2200元。2001年12月佳南派出所西洪海、科学院610负责人无故私闯民宅,抄走录音机(近200元)等物品,强行将其抬到车上,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近半个月,后家人多次找东风区公安分局才肯放人。索取伙食费50元,及车油钱30元。

董长和、53岁、农垦总局三江食品公司。2000年12月23日晚5点多钟,南卫派出所张治国(副所长)、孙书龙等5人来到董家抄家,搜走录象机清洗带2盒,录象带8盒(不是法轮功的录象带)、幼儿水彩笔一盒。董下班后,恶警又把他非法带到派出所,进行非法搜身,搜走人民币1040元(其中1000元是公款)和一串钥匙。在派出所里,公安人员轮番审问到半夜,把他锁在铁椅子上,直到第二天早7点40分才打开。送东风分局继续审问,因没有什么问题,中午才把他放回。当他到派出所去要被搜走的钥匙及其他东西时,只给40元,那1000元几次去要至今不给,还说:“你找江泽民来要也不给”。

马会、女、26岁、依兰县文化馆。99年6月23日进京正法被非法抓捕,带手铐押回,关押15天。依兰公安局非法勒索2000多元,依兰县文化局勒索5000元,文化局长勒索3000元。被非法停止工作一年,非法扣工资一年。仅仅是由于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就被勒索9000元。主要责任人:张焕友、龙德清。

姜连英、女、57岁、依兰县团山子乡。2000年12月16日因正法被恶警勒索5000元后被非法劳教一年,曾被恶警逼迫蹲小号、被吊起9小时、用电棍电击。主要责任人:费红、张焕友。

王玉梅、女、39岁、依兰县。2000年11月10日进京正法,被非法抓捕,于11月15日被带回非法关押于依兰县第二看守所。被610办公室勒索3000元,公安局勒索3000元。而后于2001年2月26日释放。主要负责人:赵世晶、刘艳玲。

杜静、女、38岁、依兰县依兰镇。1999年11月因正法被非法关押34天,绝食抗议6天,被勒索2000元释放。2000年5月被非法关押3个多月,正月十六郑军、林忠(看守所正副所长)在610费红面前重打杜静,使其肋痛半个月之久,身体严重损伤,绝食抗议两次,分别为7天,在刑椅上被5、6个男刑事犯野蛮灌食,非常邪恶,被勒索5000人民币后释放。2000年7月被劳教一年。被吊捆12小时。蹲小号70余天,连续被恶警打5次,坐刑椅4天3夜,其余时间体罚、站着。2001年5月下旬,被强行送入男刑事犯大队,十五天,期间被打,用电棍电,地下是水站在水中,上边用零下30多度冷风吹。2001年10月在依兰县第二看守所被非法关押29天,被勒索人民币100元。主要责任人:张焕友、费红。

张国栋、男、31岁、依兰县水利局。2000年4月因正法被非法关押26天,勒索2000元。主要责任人:张焕友。

邢淑华、女、30岁、依兰县依兰镇。2000年3月因正法被非法关押7天,绝食抗议7天,被恶警勒索3700元。主要责任人:张焕友。

曲风英、女、52岁、依兰县依兰镇。2000年3月因正法被非法关押7天,绝食抗议7天,被恶警勒索3700元。2000年4月被非法关押15天,被勒索1000元。主要责任人:张焕友。

李士荣、男、36岁、依兰县依兰镇。2000年2月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后,在黑龙江驻京办事处关押一天,后被依兰县公安局押回关进第二看守所,由于不放弃修炼,被非法关押51天,勒索1000元钱后,才获自由(主要责任人:龙德清)。在这期间由于坚持修炼和绝食抗议,遭到了管教指使的犯人对其进行野蛮毒打和体罚。释放后又被非法传唤一次。看守所以伙食费为名勒索350元(主要责任人:郑军)。2001年12月29日晚9点左右,依兰县公安局内保科和依兰师范学校保卫科一群人跳墙进入家中,强令交大法书,受到李士荣和妻子的坚决抵制,后来李的妻子徐冬月被恶警和学校强行带走,李将大法书安全转移后,被迫流离失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