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劳教所恶警野蛮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案例

【明慧网2002年2月22日】1. 2001年6月一天晚上10点多,追捕队干警(姓彭的)喝醉酒后,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宫在利、宋林涛、李浩远(已释放),追查《建议》经文的来源,打完后并威胁:“今天的事不算完,明天再找你们。”法轮功学员要求处理此事,干警王长玉借口推说明天找队长,而第二天找刘洪光队长反映情况,刘洪光却说:“打死没有?不是没打死吗?打死了我负责。”法轮功学员要求向驻所检察院反映,却被队长以各种借口给推托过去,并把此事压了下来。

2. 2001年7-8月法轮功学员炼功,被干警们恶意地用手铐铐上,有的四、五个人被吊在上铺,正值盛夏时节,大法弟子汗流浃背,管教们却说风凉话。连上厕所、吃饭时打开手铐都被百般刁难。

3. 2001年9月法轮功学员姚中良因双盘坐在床上,被姚庆福队长视为炼功,让姚中良坐在老虎凳上4天。在这期间的一天晚上5点钟,恶警王长玉喝醉酒后,让姚中良表态放弃信仰,因其不屈服,被王长玉殴打3次(5--11点),在“二办”姚中良被打得满嘴吐血,吐了一地,由徐新月管教拿拖布拖干地上的血迹。因在被打的时候,姚中良大声说话,为防其他人听见,管教们把各班的喇叭打开放音乐,声音震耳欲聋。次日,王长玉对其他法轮功学员说他是用毛巾抽了姚中良几下,并且已向姚中良道了歉。

4. 2001年11--12月份法轮功学员刘延常、程贵林因炼功被刘洪光打过多次,用拳猛击面部,打时为防别人看到,将他俩叫到办公室打的。姚庆福说:“我们不会叫你们抓到把柄。”

5. 2001年11月末法轮功学员吴春龙因炼功被罚坐“老虎凳”7天,其他法轮功学员要求释放吴春龙,没有得到结果,于是,多人绝食抗议。姚中良、夏至良、董少华、李景峰被送到通讯室灌食(插鼻管),李景峰、姚中良绝食6天,夏至良、董少华绝食20天,在绝食期间,他们双手被扣在床两侧,人只能坐着或躺着,双脚被布带固定。夏至良双脚被手铐铐在床上一天。多个管教对绝食法轮功学员进行人格的侮辱,尤其管教葛宏伯更是邪恶,在他值班时,“坐班”的(刑事犯罪人员,专门用来看管法轮功学员的)被告之,只要他带班,双腿盘坐,就用布带绑上双脚,(夏至良被绑上多次)。在通讯室绝食期间,大便在通讯室屋里,由“坐班”的拎来便桶,一只手扣在床上,只打开一只手大便,小便时,由“坐班”的拿脸盆去接(因绝食人员的双手被扣在床两侧),由“坐班”的给法轮功学员脱裤子,再由“坐班”的把裤子提上。对如此违法的行为,刘洪光却说:“这样的事情是合法的。”

6. 12月姚庆福打法轮功学员李景峰一次,姚中良一次。

7. 2002年1月法轮功学员董少华因炼功,坐老虎凳3次(每次7天,共21天,其中戴手铐7天)。刘延长坐老虎凳2次,刘友坐老虎凳2次。

8. 2002年1月1日夏至良因炼功被管教张振华殴打,软肋疼痛,腰痛多日直不起来。而管教却说他是装的。

9. 2002年1月2日王长玉打姚中良、于畔友、李景峰。李景峰脚踝被打得红肿。

10. 2002年1月14日夏至良家属接见,被管理科长于大龙一顿毒打,并关“小号”5天,不给水喝、不给汤喝,每天两顿饭,每顿一片薄乾粮,双手被手铐扣上。管理科的人说:“夏至良骂管理科的人,不服管教。”而据夏至良讲,是因为管理科的人骂他,他问为什么管教还骂人呢,才导致被毒打、关“小号”。被放回来时,夏至良脸色发青,嘴唇肿的很高。

11. 2002年2月2日管教葛宏伯因李景峰炼功,用烟头烫李景峰的双手掌心,手段极其残忍。而且此人屡教不改,多次辱骂法轮功学员。

12. 2002年2月11日(大年三十)晚上,在举国上下欢度春节的时候,法轮功学员陈贵林被扣在库房里,次日下午才被送到2班,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有明确的非法处罚规定,诸如:不接受洗脑者,每过一个月加期10天,炼功一次加期5天,背经文一次加期三天……

暴徒殴打法轮功学员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往往大法学员被叫到办公室才被殴打,更有甚者暴徒怕大法弟子喊,有一次居然用胶带封住夏至良的嘴,看到戴手铐的手发青时才缓一缓手铐,之后又继续迫害。驻所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说,上级告诉他们不准受理法轮功学员上诉、申诉,否则就下岗。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28/193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