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走出鞍山拘留所


【明慧网2002年2月23日】我是一名鞍山大法弟子,是从1998年5月喜得大法,走上了返本归真的修炼之路,由于学法不深,从99年“7.20”以后对自己放松要求。由于师父的慈悲关怀,于2001年7月得到了师父“7.20”以后的经文和部分明慧网的文章。当看到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说:“每个能跟上大法进程的大法弟子,你们都做了你们应该做的事。那些在家里还不出来的还觉得自己是修炼的,相比之下怎么能还算修炼呢?”才如梦方醒,知道自己的行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了,同时也悟到自己应该进京证实大法,去兑现那史前神圣的誓约。

由于对大法的坚信,我终于踏上了进京的路程。我与五名同修一路上正念除恶,于2001年11月25日顺利到达北京天安门广场,当时由于产生了怕心,没能马上打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在广场来回徘徊,后终于克服了怕心影响,将横幅打开并喊出了“法轮大法好!”,兑现了史前的誓约。然而一会儿就被广场的恶警抓住,但我继续高喊:“法轮大法好”。随后我和几位同修被带上警车。上车后恶警就用警棍狠命地打另一名同修的头部,我当时就喊不准打人,而没有想到用正念除恶,恶警就回身开始用警棍打我,并还用脚踹我。

我们被抓的几位同修被带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警察对我们强行非法搜身和照相,并拳打脚踢,还强行逼问我们姓名地址,随后把我们关到铁笼里。当时笼里还关着几位同修,其中有一位女同修被恶警打得躺在凳子上昏迷不醒,后来又陆续抓进来许多同修,警察对同修们非打即骂,全无人性。其中有几位同修就因为在天安门广场走路就被抓了进来。当天警察还让当地驻京办来认人,有几位同修被认走了,并且一整天也没有给我们大法弟子一口饭吃,一口水喝。有个恶警还说:“我要说了算,就把你们活埋了。”简直无法无天。到了晚上警察把我们押送到北京崇文区看守所非法关押。

到了看守所又被非法搜身,并把我穿的鞋和裤腰带及342元钱等物品强行扣留。看守所把每个牢号里设一个“牢头”,利用“牢头”来殴打其他犯人,而看守所监规上却写着“坚决打击牢头狱霸”。进到牢号后我们又被强行搜身,还被强行洗冷水澡,洗完后还得靠墙站着背监规,我站着不背,心里背《转法轮》,足足站了2、3个小时,犯人看我站的时间长了就让我休息了,还说以后接着背。过后我就给他们介绍法轮大法的真相,他们听后,也非常佩服大法弟子。过了两天他们就帮着看着管教让我背地炼功。又过了几天看守所见我不说姓名,就又给我调到后边的“严管”号西二二牢号,到了这个号里“牢头”和手下的犯人不让我炼功,我坐板时就盘腿打坐,他们就打我,我也不动继续盘腿,他们见我不怕,就跟我商量:“你别炼功了,你炼功管教就会惩罚我们。”我当时就动了人心,就答应了他们。在这里不炼功了,但是我不背监规。他们说你不背监规我们不强迫你,但是管教要问你时你得说你不背,与我们没关系。

尽管看守所有规定,不准犯人吸烟、喝酒,但我看见犯人们天天都吸烟,管教们装作不知道。还有几次,我见到管教到夜班时领着各个号里的“牢头”到值班室喝酒,其中有一次管教还喝多了,和别的管教骂了起来,全无人性。

在非法关押期间,预审想问出我的姓名和地址,并且两次找来背叛大法的叛徒用邪悟之言来攻击大法并寻找我的执著,让我背叛大法并说出姓名地址。我当时心里便想起师父在《窒息邪恶》里说:“所谓被转化的人,历史上就是这样被安排迫害法的。不论他过去被抓被打表现得如何好,都是为了他今天跳出来迫害法、迷惑学员做准备的。希望学员不要听信它们邪恶的谎言”。于是我就是不配合他们,心里发正念,根本就不听他们的邪悟之言。预审见还不起作用就放弃了,就不再提审我了。

还有一次,中央电视台播放关于栽赃法轮功的谎言,看守所便强行给所有人员观看,还强行逼每个犯人都必须写揭批法轮功的书面文字。我就告诉我们号里的犯人“傅怡彬杀人案”是中央电视台栽赃法轮功。你们写揭批法轮功是犯罪啊!犯人说我们没办法,不写不行,反正我们也不是真心写的。管教因为我们号里犯人写的书面文字少了一些,就让拿回重写,必须多写点。管教问我“傅怡彬杀人案”是怎么回事,我说法轮功明确规定:修炼法轮大法绝对不能杀生,所以傅怡彬绝不是炼法轮功的。

又过了几天,“牢头”对我说:“上面有话,对你们炼法轮功的要施加压力,不让睡觉,但不许说是‘上面’说的。”我当时心里想:我是修大法的,是超常的人,没关系。于是我就答应了“牢头”不睡觉。(其实是自己没有把握好,配合了邪恶的要求)于是“牢头”说:“从现在开始让你们48小时不睡觉。”我虽然48小时没睡觉,但我也不觉得困,我知道是师父在加持我啊!又过了几天,有个姓张的管教对我说“只要你说出姓名,我保证不让你当地政府知道,背地里就把你放了。”回到牢号里,“牢头”也说张管教说话算数,你说出姓名他就能暗地里把你放了。由于当时动了常人之心和不想再吃牢狱之苦了,就相信了他们的话,于第二天2001年12月27日就说出了自己的姓名和地址。事隔两天我就被当地派出所带回。

我于29日当晚被押回鞍山市千山区唐家派出所,过了一段时间,千山区政保科来了几名恶警,并先去我家非法抄家,什么也没搜到。他们逼问我说出进京的过程。我不说,他们就威胁说:“知道你爱人也炼法轮功,我们也可以把她抓起来,就看你的态度了。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并且还说出了当时我们进京的几个过程,还说:“我们什么都知道,别人都说完了,就看你的态度。”由于执著于亲情和有了怕心及各种常人的执著,我说出了进京的过程。当晚被关进唐家房派出所的铁笼里,被戴上手铐和脚镣,铐在凳子上坐了一宿。第二天是12月30日,我们被送到鞍山市第三治安拘留所。到了拘留所,又被非法搜身,还被要求交175元伙食费。随后把我和其他几位同修关进了205号。

非法关押期间,有2名同修抗议非法关押而绝食。管教郭艳敏殴打他们。我当时非常难过,但由于怕心没有阻止恶警行凶打人,过后心里非常后悔。

当同修绝食到第六天时,所长和管教郭艳敏等人把这两位绝食的同修拉出去强行灌食。其中一名同修在他们的逼迫下喝了水,然后被送回我们号里。另一名同修坚决不配合它们,致使他们的灌食失败。他们就把这位同修关到刑事犯号里了(后来才知道)。到了半夜,郭艳敏就进到我们的号里来又威吓绝食后喝水的这位同修不许绝食。当时,我在二层铺上问郭艳敏:你把另一位绝食的同修怎么样了。他对我说:“你从铺上下来。”我没有动。他就又吼叫地说你给我下来。于是我就从二层铺上下到地上。郭艳敏当时就说:“我让你关心你们同修。”说着抡起拳头向我头部猛打数十拳,随后还把我带到楼梯口处让我蹲下,用脚踢我。当时还有一个叫郝强的恶警也踢了我几脚。之后,郭艳敏问我:你还关心你们同修不了?我没有吱声。这样他们又把我带到管教休息室,准备再次打我。随后,郭艳敏就用专门用于打人的塑料管子狠命地打我臀部数十下。我没有吭声,心想大法弟子是坚强的。

打完后又把我送到207劳动号犯人屋里。过了半个小时,女所长刘杰和管教郭艳敏又过来把我换到218刑事号里,并给我戴上手铐和脚镣,连睡觉都得戴着。此时我的臀部已经出血,粘到裤头上了,但换不了衣服。号里的犯人很关心我,给我找来被褥并给我铺好让我休息。我向他们讲法轮大法的真相。很快,他们就转变了对大法的敌视态度,有的犯人当场就表示要修炼大法。

我在第二天开始绝食,抗议他们对我的迫害。绝食到第四天时,郭艳敏把我叫到管教室谈话,说他打人不对,要求我不要绝食。由于自己的求安逸之心,有不想受苦的念头,就向他妥协了,答应吃饭。于是他就把我的手铐脚镣取了下来。但同时对我说:你不准在拘留所里炼功。我说:“大法弟子为了学法炼功是不畏生死的。”他没说别的,到了晚上又把我送到205号同修的屋里了。

三所非法关押的19名大法弟子被分别关在三个房间:201和203关的是女同修,205关的是5位男同修。

由于我们大法弟子坚持学习了师父的几篇新经文,坐板时就发正念,到了后半夜就集体炼功。大家思想中都坚决否认旧势力的安排:拘留所里不是我们修炼的环境。2002年1月27日早晨,收垃圾的犯人把女同修的房门打开忘记关上了,女同修们就走出了房间,并把我们的房间门也打开了,于是我们5位男同修也走了出来,并发现平时24小时把守楼梯口的管教不见了。我们就下到一楼,一楼的门卫眼睁睁地看着我们大法弟子往出走,也没有阻拦,就这样我们走出了一楼大门,走到大院大门后,电动铁大门没有开,我们同修就站到大门处齐发正念,让大门打开,果然看大门的门卫就把大门打开了,当时院里还有其他警察和犯人,也都被抑制住了,都不知道喊叫和阻挡,我们大家就走出了大门。就这样我们19位大法弟子堂堂正正走出了鞍山拘留所,并继续发正念走到了一公里远的车站附近,都各自坐上了汽车,顺利地离开了拘留所,走上了新的正法旅程。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26/19246.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