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美国中学教师旅行8000英里去天安门广场讲清真相

我为什么去了中国?


【明慧网2002年2月24日】当你们读到此文章时,我已经和其他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功友们一起来到天安门广场,我们将站在那里庄严地宣告:法轮大法好,正义的中国人民应该有权利修炼“真善忍”。这一历史性的时刻标志了东方和西方联合起来了,就象是一个整体,共同行使最基本的追求精神道德的权利。

你们也许会在想,是什么样的动力能使一个人有如此的举动?不是在中国已经有很多人因为他们信仰法轮功,站出来说句真话而被殴打,遭受酷刑,被强奸,甚至被谋杀?是什么样的动力驱使一个北卡州杜姆市公立学校的31岁的西人教师冒着生命危险去中国为他的信仰而挺身而出?此外,在中国发生的事与我们生活在美国的人们有什么关系?

在我整个的生活中,我一直把道德看得很重,一直在寻求着真理和人生的意义。通常,我主要是读书和思考怎么样才能度过一个真正的人生。我过去一直想往着甘地、孔夫子,老子,耶稣,马丁.路得.金博士和历史上其他伟人的生活。但是,现在谁还在生活在一个道德高尚的生活中?谁还把别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谁把真善忍这样的美德放在其它之上?多年来我看到或听到过许多人讲道德但很少看到任何人真正地生活在道德之中。

1999年我走进杜姆公立图书馆,在那里遇到两个中国法轮功学员。从那以后,我实实在在地相信我遇到了一个团体,他们进入了一个我曾认为是不可能的一个思想和行为纯洁的境地。他们不是宗教,没有宗教形式,没有礼拜,没有宗教仪式,不收费,没有花名册。但是他们在生活中,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一言一行处处都以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

在我修炼法轮功之后短短的时间内,我感到自己变得更加平静和善良。我生活的目标不再那么自私,我也开始更多地为别人着想。我开始寻求一个善良平和的心态,不再过多地考虑各种肤浅的物质利益。这样做会在日常生活中使社会受益。我修炼法轮功后结了婚,因为我开始感到责任的重要。我马上开始了教书生涯,因为我知道自己已经达到有足够的耐心和宽容,这些对学校环境非常有利。事实上,我知道自己有很强的力量对学生以身作则,而不是担忧学生们把自己压垮。

简而言之,我知道了法轮功是好的,法轮功教人对别人好。(在中国)高尚的人们想做好人而被迫害,这难道不是疯了吗?这使我思考世界上这样迫害好人的人是什么样的人。我找到了答案,邪恶的人的确是存在的。就象是一个苹果,有些人已经烂到根上了,我们必须把他们的恶行揭露出来,促使他们立刻停止迫害。

在28个月里,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向一亿修炼法轮功的人民掀起了残忍的恐怖运动。根据中国政府内部消息,至少已经有1600人死于迫害,20000人被非法关押在劳动教养所,100,000人被随意拘留,成千上万的人被剥夺了信仰、集会和上访的最基本的权利。参与迫害的政府官员为了“不惜一切代价”“铲除”法轮功,违反了许多国际和国家的法律。除了上面提到的酷刑和谋杀的数字外,从中国传来的消息更加严酷。一个母亲和她的婴儿被折磨死了,妇女被扔到男犯人的狱室内被强奸,一些人被烧死,有人被绑在摩托车后面被拖死。这些事实都不足以描述中国国家主席所发动的真正的恐惧规模。但是令我惊讶的是在这些迫害中没有一个修炼者曾以暴力还击。但是这些修炼者并没有退却,他们只是默默地为“真善忍”挺身而出。这一伟大的教导造就出一群在极端情况下还能坚持原则的人。因此,这是一个有力的证明:真理又回到了人民的心中。

马丁.路德.金说过:“任何一处没有正义的地方都是对所有正义之处的威胁,就意味着处处都没有正义”。这个政府不仅发动了对自己本国人民的攻击,它还干扰世界各地的修炼者和人民。即使在杜姆这里,当我们的市长授予这里的修炼小组“法轮大法日”的荣誉时,中国政府向杜姆市长的办公室送来了各种各样的宣传材料,妄图迫使我们的市长收回这个荣誉。有一些美国的修炼者被中国当局雇来的打手殴打。要把所有在海外的法轮功修炼者所遭受的骚扰都描述出来会需要很大的努力。我们可以看到,非正义在一处本身就已经很坏了,何况非正义延伸到其它地方。

因为我知道法轮功的真象,对我来说坐在家里看着无辜的人民在遭受着迫害是应该的吗?让恐怖扩散不是错误的吗?坐在家里看着我们所珍惜的最崇高的 -- 信仰自由 -- 正在被践踏不是错的吗?

我去中国是因为这些邪恶的行为必须要被停止。911恐怖袭击不就证明了人们已经离真善忍越走越远了吗?真善忍就象将人类联结起来的纽带,给我们的子孙留下一个安定的未来。我怎么能够不去中国向中国政府请愿?只因真善忍这一伟大的教导,我这个北卡杜姆公立学校的老师将旅行8000英里到中国去讲清真相。我知道我会遇到不同的面孔,不同的文化和语言,和可能凶恶和充满敌意的警察。但是为了法轮功,我心中的真理和正义将压倒一切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