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求一世声名,但愿无悔人生


【明慧网2002年2月24日】修炼三年多了,有很多的执著心自己觉得已经去的很好了,对于名、利、情已经都放下了,尤其对于名和利自认为看得很淡,去的很快,很坚决。我于1998年12月得法,在原工作单位是一名科级干部,99年7.20后,公司领导找我让我放弃修炼。并让我写保证,否则就要开除我的党籍,免去我的职务。由于我选择了大法,便失去了党籍和科级干部的职务,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太傻了,大学白念了,家人对我的不理解就更不用说了,可我无怨无悔,毫不动摇。紧接着又是被迫下岗,拿每月350元的基本生活费,最后被迫失去了工作,这样,我由一个很快将被提拔为处级干部的年轻有为的青年转眼变成了一个没有了工作的人。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始终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正确对待,觉得失去的很轻松,没有放在心上。甚至觉得自己在放淡名利这方面比周围其他学员做得都好,他们都没有这么大的考验,很多学员见到我都赞扬我做得好。随着修炼的不断深入,在不断向更高层次突破的进程中,法对我们的要求标准也越来越高,在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过程中,我发觉自己心中有障碍,特别是对于自己的同学,过去的同事讲清真相时有很大的顾虑。在法理中认识到应该去向他们讲清真相,在我的周围有那么多的同学、同事,都是和我有缘的人,都是我应该去救度的对象。可在心中却在想,过去他们都羡慕我有出息,事业有成,比他们都强,现在什么都没有了,而且还流离失所在外,担心他们不理解,不愿见到他们,甚至是害怕见到他们,父母也总是责怪我不去找一份工作挣钱养家(我爱人也由于坚修大法失去了工作),有时就动心想要去找一个“体面”的工作,不为挣钱,只为“面子”,这样见到同学、同事时,他们问起我在干什么时,也好回答,以免让他们看不起。虽然我知道这是自己的执著心在作怪,而且目前正法进程如此之快,有那么多的大法工作需要我去做。其实,在内心深处存在的求名的心根本就没有去干净,而且还非常强烈地起着负作用,由于我没有下决心深挖其根,人为地滋养了它,邪恶也有机可乘,在我思想中加强它,放大它。

前几天,有这么两件事。一次,只是听说但没见过的一位修的比较好的同修在一起交流时遇到了,他赶紧坐到我身边,当着众人说:“我早就听说过你,我是你中学时下两届的,你那时在学校就很有名,如何如何。”听后心里美滋滋的;还有一次,几位同修聚到一起,其中一位我没见过,她说:“你是不是XXX?我以前就听说过你,科级干部都放下了,真了不起。”还说:“前两天在别人家遇到了你们原单位的一个常人,提起了你,那常人说,XXX要不是炼法轮功,现在已经是我们处长了,等等。”我听后,表面上虽然无所谓的样子,可心里还是美滋滋的。这两件事其实不是偶然出现的,我没有正确清醒地对待,而顺着自己的执著于名的心,“陶醉”其中。一天,在路上突然遇到了一位我一直想见而又不愿相见的老同学,他非常主动、热情地上前与我握手,急切的问我现在干什么呢,我支吾地应付了,匆忙地留下了我的传呼号给他后就分手了,回到住处,我心里不是滋味。一方面认识到长期在心中要去救度我的那些同学的愿望该去实现了;另一方面又被自己执著于名的心而牵绊,心中为自己的执著不放而痛苦。无意中,我的传呼机响了,拿出一看,小小的屏幕上出现了两行字:“不求一世声名,但愿无悔人生。”我的心当时十分强烈地感到猛然一震,第一个念头便是师父的点化,仔细翻看内容确实不是人为传进来的,是在各种广告,天气预报,列车时刻表等一栏中存在的单独的一条信息,而且除了这两行字以外,什么内容也没有,我的泪水流了下来,心中的结一下子解开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看我这不精进的弟子长期抱着执著不放的慈悲点化。我顿然明白了,“有名的名不一定是真正明白的明”。(《转法轮》第278页)。当真正认识到了自己的执著心后,障碍也就清除了,也就知道该如何去做了。

是啊,我们修炼人的目标是更高层生命境界,怎么能为这世间的名声所累,而放弃向更高境界的升华,放弃在这法正人间的时刻作为正法弟子的责任呢?

以上是个人的点滴体会,不妥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