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伴我正法行


【明慧网2002年2月24日】我今年51岁。没修大法前,慢性肾炎折磨我20多年。97年末,我突然牙疼,疼了两天两夜。早晨一上班,我就到卫生所开了一大堆药。我看着药发愁,不吃药牙疼,吃了药过敏。我想:这个世上,让我做一件事,哪怕吃多大苦,只要没有病,我就坚持去做,永不后悔。同事的桌上有本《转法轮〈卷二〉》,扉页上写着:“宇宙之浩瀚 天体之洪大非人所能探知 物质之微非人所能窥测 人体之穷奥非人知其表面一学之渺 生命之庞杂将永远是人类永恒之迷”。我被这段话吸引住了,多么博大精深!同事给我讲了很多,师父能为真修弟子净化身体,不用吃药,身体会越来越好。我发誓要做的事找到了。那天夜里,我一口气把《转法轮》看了一遍,牙也不知道啥时候不疼了。从此,我跟着师父走上了真正回家的路。

“到一定时期还给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让你感觉这个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炼上去,有没有佛,真的假的。将来还会给你出现这种情况,给你造成这种错觉,让你感觉到它好象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坚定下来。”(《转法轮》)99年7.20以后,我学到这里,都要把这段话多读几遍。师父啊,不管遇到什么魔难,我都要永远跟着你回家。从此,我夜里没睡过囫囵觉,困了就睡一觉,醒了就学法炼功,有时下楼去挂横幅、贴真相资料、散发真相传单,从来不知道啥叫害怕。

99年12月份,我们公司邪恶之徒配合江泽民迫害大法办非法的洗脑班。领导多次打电话骗我参加,都被我拒绝了。有一天,党委书记、工会主席、党办主任、还有几个秘书,来到我家全力骗我参加洗脑班。法轮大法是正法,大法弟子是好人,洗脑班要把好人变成坏人,我不能参加。不管他们怎么骗我,我就是不去。由于我正念坚定,他们灰溜溜地离开了我家。

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刚发表,我就产生了去北京正法的念头。我打算回老家约几个同修一块去北京正法,但是,2000年12月26日早晨醒来,眼前浮现了一个“先”字,我悟到师父叫我先去北京。在火车上,我认识了6名去北京正法的大法弟子。12月27日8点多钟,我们到了天安门。这是我第一次去北京。在广场中央看天安门,天安门被灰蒙蒙的阴霾笼罩,象座小庙,这哪是我心目中的天安门啊。我们7人为了避开恶警,分散行动。我要拉横幅的时候,师父的《无存》直往我脑子里打:“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我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拉开,说了一声:“师父我来了!”接着,我举着横幅边走边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不一会儿,七八个恶警向我扑来,把我拖上了警车。

我们被非法押进前门派出所。大法弟子都站在院子里。一个恶警怕我走脱,一直抓着我的胳膊。此时,《理性》这篇经文直向我脑子里打:“被抓不是目的,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的。”我是主佛的弟子,我是神,监狱不是我待的地方,我一定能堂堂正正走出前门派出所,我要回家继续助师正法。我从恶警手里把胳膊抽出来,不慌不忙地向门外走去。不知咋的,恶警没管我。一个在旁边看热闹的人说:“你看那个老太太,大大方方地走了。”

从北京回来以后,我发正念的意识更强了。我家住的是楼房,我每次下楼做讲真相工作前,我都双盘单手立掌默念正法口诀5分钟以上,这样安全多了。有一天,我到马路上发真相资料,马路上有4位中年男子,我喊他们:“四位兄弟请留步。”他们停下来。“我是学大法的,给你们真相资料看看,对你们有好处。”我给了他们每人一本真相小册子。这时又过来几个人,我又每人给了一本。有个人问我:“警察到处抓学法轮功的人,你在马路上发传单,不怕抓吗?”我说:“大法弟子是好人,正的不怕邪的。请你们记住,大法的师父是佛,法轮大法好。”我心清似玉,一点害怕的感觉都没有。

去年秋天的一天,楼下有个卖瓜的,这是讲真相的好时机,我拿着真相资料就下楼了。卖瓜的和买瓜的我都送给真相资料。这时一辆巡逻的警车从我们身边过去。我心里想:我是伟大的神,助师正法,邪恶不配抓我。

生活上我从来不浪费一分钱,就是到外面讲真相中午也舍不得花钱吃饭。但是,把钱花在讲真相上,心里觉得舒服。我乘坐出租车,一上车我就跟司机讲大法真相:“看看大法真相,对你有好处。”司机会说:“谢谢法轮功。”我家破烂多了,我就把收破烂的小贩叫到楼上送他真相资料:“晚上回家和老婆孩子看看大法真相,对你们全家有好处。”小贩会说:“谢谢法轮功。”由于我的坚强正念,讲清真相中我一直很顺利。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7/19550.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