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籍华人赴京经历和体悟: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

【明慧网2002年2月25日】一、我为什么要进京正法?

在大法中修炼四年多了。自己感觉到是跌跌撞撞地过来的;差不多每天都有要过的关,每经历一次魔难对法理就又有了一层新的认识。深感大法的威力和师父的洪大慈悲。越修越觉得大法太正了。被这么正的大法救度实在是万古难遇的机缘。那么也就越让我有一种力量去天安门,向中国人讲清真象。一旦决定我就马上做了一条两米长的横幅上写法轮大法好。于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九日我踏上了进京正法的路。在飞机起飞二十几分钟后看到慈悲的师父在飞机外一路看护着。

二、放下对亲情的执著

出发前,我知道我会回来,但不免人心出来了,在给儿子留信时,叮嘱了他一些家事。也曾想到一些不好的想法。我反复背诵师父的经文,把杂念彻底放下。

我已经四年多没回家探望父母了,他们都已年过七旬。这次也想是不是先回家看望他们,否则也许以后再也见不到了。但我又问自己我这次回去干什么?若是为了正法和讲清真相,需要最纯正的心态,如先到家里,离开时自己会是什么心态?带有一点执著都会给我这次正法带来不顺。那么那些等着我的有缘人会因此失去得救的机会。为抓紧时间救度有缘人,我决定不回家。再说我的父母亲这生已经和我结了很大的缘份并了解了真相。

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出发前,我反复告诉自己不管遇到任何事情不要怕,更不要慌,因为我做的是最正的事。但头脑中的联想一下子怎么也控制不住,一会儿想自己被打成什么样;一会儿又想自己会被偷偷地装在口袋里打死扔掉。一时间控制不住自己的头脑。我马上告诉我自己如果心里这么不纯净那我宁可不去,我一定用我最纯正的心去救度世人。在飞机上,我反复地纯净自己和进一步地深挖自己还有什么执著没有放下。直到感到自己头脑一片澄明。

到达北京是二月十九日下午六点半。我便在机场附近的一个宾馆住下。打算第二天进城。在登记处发现盘查很仔细,听服务员讲最近很紧,尤其是美国总统布什明天到。晚上十点多听见有人敲门,我一下子起来,往门外一看发现警察来查房。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我的横幅不能让他们拿走,我马上把横幅藏在衣服里。然后就听见他们从左边门里刚出来,敲了一下我的门并说了一声什么,我也没听见,我没马上开门,让自己平静下来。结果他们马上就越过我的门到了右边的房间。真是师父的保护。记得在我离开纽约前我一再请师父加持我一定走上天安门,不让他们半路劫持。通过这件事我发现人心出来了,在关键时刻用了人的办法。没有真正用神的一面对待。我再一次修正我自己。以免在下一步正法中人心再现。

我发现送我去宾馆的司机看上去满诚实的,我就约他第二天早八点五十到宾馆接我去天安门。第二天见到他,他便告诉我说天安门已戒严,布什总统今天到。我一听不免有点失望。但我想上午去不了还有下午。在我去天安门的路上便抓住这个机缘向司机讲清真象,回答了他一些对大法的误解,也许他是属于迷的不太深的人,明白了后,他说他一直想学功找不到人教,我便把随身携带的《转法轮》送给了他,希望他先看书,并能按着书上要求的去做。他很高兴,我也反复告诉他要保护好这本书,如果扔掉罪更大,因为我告诉他大法不同于一般的功法,是宇宙最高佛法。他便认真地答应了我。此时我的书包里也只剩下横幅了。

在天安门周围转了一下,感到戒备森严,真是一米左右一个警察,还不包括便衣。我选了一个最靠近的地方;毛泽东纪念堂东南方向下车。下一个目标就是怎么能靠近和进入天安门。我进入通道,从通道一出来便是天安门的东南方。这时警察一个挨一个地把天安门中心拦住了,并说布什马上要出来。我想进入天安门中心是不可能了,再说里面没人了,我去也没有意义。我想是否下午再来,但我手里拿有横幅,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已被跟踪。不行,我要抓紧时机,广场上一片安静。只看到几百人在戒严区外行走,我选了一个群众朝我涌来的方向。我自然地放下包,从里边抽出叠好的横幅,一下子展开。我的横幅是“法轮大法好”,我向人群高呼法轮大法好,喊了三声我发现人们都停了下来。我马上告诉他们不要相信电视上的宣传,那都是假的,法轮大法是正法。这时也不见任何动静,好象我周围的警察都被定住了一样。我便从容地收起横幅放在包里就走,没走几步一个警察便拉着我的左臂把我送进了面前已准备好的警车。

四、利用机会,用慈悲讲真相

我被带到了天安门派出所。我本着一颗坦坦荡荡的心,我告诉我自己我是修真善忍的。最正,最光明正大。我要用我的实际行动让他们知道法轮功是最正的。当他们问我问题时,为不给他们造业的机会,我回答的很简单。给我照相时我拒绝了,我双手盖住脸,一共照了四、五张都废了,有一个警察说:“你说一句法轮大法好我给你录下来怎么样?”我拒绝说:“不行,因为你们可以剪接,把好字前加上别的字。电视上那些自焚和自杀就是这样搞出来的。”我的原则是不给他们任何对大法犯罪的机会,也是救度他们。

我一直把这些警察当做可救度之人。他们有几十人,轮番到我的面前用邪恶集团灌输的假事实试图说服我。我也就利用了这个机会,耐心地去清除他们头脑中对大法的误解。从他们在我面前的不同的表现,可以看出他们对大法误解的程度不同,每一个人善心大小也不同。因为他们经常和大法弟子打交道,所以能有机会向他们讲清真相,是很重要的。我就把我所了解到的一切真相去和他们解释。当然了他们讲的都是常人这层理,而且普遍错误地认为只要是政府做出的决定就一概服从。并问我为什么选择这天(布什访华这天)。我被北京出入境管理局关了23个小时。我被关在一个很脏的屋子里,外面是铁栏杆,然后用大锁锁上。外面有两、三个警察轮番看守。我坐在里面,面对他们这样好讲真相,我完全忘记了我是被关在这个肮脏的屋子里。我告诉他们:“我是不应该被关在这里的。”几个小时的对话我不能一一列举,下面略举几例:几乎所有的警察都说:“你们不让我们过好年,前几天八国联军来了把整个年给我们搅了。”我严肃地告诉他们:“你们错了,不是修炼法轮功人的错,罪在江泽民。如果江泽民不镇压相信真善忍的修炼者,没有人会来天安门正法,不但你们能过好年,我也不会只是为了告诉你们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错的,不远万里漂洋过海的。”有一个警察说:“你们美籍华人为什么不往国家希望工程捐点钱?而是回来闹事?”我严厉地正告他:“还谈希望工程,一个打击真善忍的政府会有什么希望,如果江泽民马上撤消对法轮功的镇压,海外华人都会捐款,因为国家有希望。”也有的警察很粗暴,走到我面前,骂上几句。我告诉他,你怎么骂我我不会在意,但我还要告诉你法轮大法是正法。就这样,我根据自己几年来修炼的体会告诉他们为什么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他们问到我的职业,我告诉他们我是教书的。他们说:“那你的学生是不是也知道你炼法轮功?”我说:“他们都跟我一起炼法轮功。”他们听后感到吃惊。紧接着我便实事求是地说了这些孩子们炼功后的为人和在校内外的表现。他们说:“这还差不多。”有一个迷得很深一直说风凉话的警察说:“通过你这一说,那些电视上是假的,那你可以另立一派了。”我告诉他:“不是另立一派,这些做法都是按着《转法轮》的法理要求来做的。”通过这件事我发现他认为的法轮功都是些电视宣传的那样。随着不断地和他们交谈,环境有所缓解,一个女警察让我出来坐在沙发上。我又和她谈一些家常事中再讲真相。这个有资历的女警察一开始对我很凶,后来我发现从她的谈吐中她对孩子的教育是让孩子遇事要忍,不要和别人一样去以牙还牙。我就抓住了这一点从中又启发她的善念和对大法的正面看法。临分手前我又单独地告诉她法轮大法是正法,记住为自己的未来和孩子的未来多做善事。

在他们送我去机场时,给我开车的很显然是一个资深警官,还有一个警察大学刚毕业的年轻警察和一个女警察。到机场后,他们分别离开我去办理我的出境手续,我便利用一对一的方法,因为我知道人有虚荣心和情,在有别的警察在时他们会统一口径帮着江泽民集团说话。在单独谈话中我利用对他们了解到的情况去劝告他们千万记住法轮大法是正法,不要跟着邪恶集团的宣传跑,为自己的永久生命负责。同时我还劝告那位年轻警察:“你还年轻,有些事要用头脑想一想,不要一味地跟着走,为自己的未来负责吧。”

在登机口,那个资深的警官说:“你五年之内不能入境。”我回答道:“我理解,你们是在工作,但是我可不一定是五年,也许明年还会再来。”我最后再次告诉他们记住:善待法轮功你会功德无量。”

以上是我这次进京的经历。我的感受很多。主要总结有以下几点:

一、中国大陆同胞受媒体宣传影响太大了,我们应该坚持不懈地讲清真相。

二、江泽民集团编的假证据中,包括一些曾经炼过几天却没有按大法法理要求去做,更有甚者以修炼者的名义来破坏大法的,这其中包括一些早已背离“真、善、忍”的叛徒。对于这方面被迷惑的常人,我们学员也要在讲清真相中做好充分的准备。

三、遇到的所有的人都是我们讲清真相的对象,我们要善待他们,慈悲救度他们。

四、一个修炼的人不是常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有我们要修的。这里面包括有我们生生世世结下的善缘和恶缘,有些我们是看不到的,我们要清除的是控制他们的邪恶,从而救度这些人本身。师父在《清醒》经文中讲:“....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的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在这里我悟到“没有一丝自己的目的和认识”是放下一切执著,完全用善的一面,情况就会不同,不但对方会被得救,大法的伟大也印在他的心上。通过这次进京正法我对师父的“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又有了新的认识。

五、进京正法是用我们的一言一行去讲清真相,而不只是在天安门喊口号,这种做法是在上访无路的情况下,唤醒世人。并警告邪恶集团立即停止犯罪。除此之外,还要利用所有一切机会向遇到的一切人,包括在拘留所里骂你和打你的警察,讲清真相。越是在这样的环境越是要体现出一个大法弟子的洪大慈悲,这也只有在大法修炼中才能具备的。

六、我作为一位海外华人,仅仅因为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在天安门广场为了我的信仰说了一句公道话,就被警察逮捕,且五年不能回国。这是江泽民集团对我的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的践踏。虽然因为我的国籍,我没有象大陆同修那样遭到酷刑毒打和长期折磨,但江泽民集团这种违反宪法、违背国际人权公约的犯罪行为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这次正法之行还没有结束,我还要以我的经历让美国人民和政府知道江泽民集团的邪恶。

静心总结一下,执著还很多,我还要进一步放下自己的执著心。最后以一首诗来结束这次汇报:


阴风吹过众生迷
麻木彷徨心生疑
若以冷言相对待
难解疑团众生离
大善大忍大慈悲
宇宙大法显威力
放下执著皆无漏
众生方能得救度
高阶俯瞰邪恶处
原是死豹皮一袭

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三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10/19617.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