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纳粹集中营:辽宁省昌图县关山教养院


【明慧网2002年2月26日】从2002年2月17日明慧网上获悉大连大法弟子陈勇被辽宁省昌图县关山教养院迫害致死的消息,内心无比沉痛。

自从江泽民集团的邪恶迫害不断升级以来,仅仅在东北三省,短短几个月就有几十名大法弟子被酷刑迫害致死。万家劳教所和黑嘴子劳教所集体屠杀的血迹未干,新年伊始,全国各地又有几十名大法弟子被夺走了他们宝贵的生命,这其中就包括刚刚被迫害致死的大连大法弟子陈勇。

每当江集团的邪恶迫害升级之后,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面临的就是又一场灭绝人性的酷刑折磨。如果不屈服邪恶,那么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被酷刑夺走生命。作为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劳教所里,连最基本的生存权利也保障不了。他们每天都遇到同样的问题:生与死的抉择,坚定自己崇高的信仰和向邪恶屈服的抉择。

作为一个曾亲身经历中国劳教所酷刑折磨的法轮功学员,我深深懂得如果这个人被送到辽宁省的关山教养院意味着什么!在劳教所里,曾听到一些劳教人员经常谈论几句话:宁可被判三年刑,也不愿被劳动教养三年。因为如果判刑,到期可以准时释放,而教养则无定数,因为这里有一条非法加期,在劳教期间,任何一个劳教警察可以以任何一个借口无理加期。往往一年劳教期得过两年才勉强解除教养。如果想早点出去,只有向劳教所行贿。如果有的人受了不白之冤或对劳教所非法行为提出抗议,当劳教所的酷刑都无法使这个人屈服的时候,所有的这样的人就将被送往辽宁省昌图县关山教养院,送去的人户口都是被注销的,从此社会上这个人的名字就彻底消失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每当听到那些从关山教养院侥幸逃生的常人谈及关山教养院,脸上无不带着一种极其恐惧的神情,仿佛数年前的遭遇至今仍记忆犹新。有的常人为避免被送到关山教养院,不惜自伤自残,可就是这样仍逃脱不了被送去的命运。我曾亲眼看见一个被打断腿的常人由几个人架着抬到了送往关山教养院的警车上。被送的常人无一例外,脸如死灰,眼神中充满了绝望的神情。因为他们明白,到了关山教养院就等于入了鬼门关。

被送者刚下车,面对的就是由一些劳教打手组成的长形方阵,人人手提镐把,被送者连门都没进,人人都必须遭到一顿镐把的野蛮毒打,这叫“杀威棒”。当第一次毒打结束后,被送者的血迹还没擦干,就统统被领到监舍,他们被命令拿出所有的钱和衣物,包括日用品,甚至连一条裤带也很难保留。当洗劫结束后,被送者又遭到第二次野蛮的毒打。当这些被送者已感到十分绝望的时候,到了傍晚,他们每个人都被强迫跪在地上,又遭到第三轮的毒打。有的人在当天送去的时候就被活活打死了。余下的劫后余生的人就会变成像纳粹集中营中的那些幸存的犹太人一样,目光呆滞、思维迟缓,象一群牲口一样每天干着令人难以承受的超重体力劳动,有的就活活累死了,活着出去的人也是累得吐血。

据说,这种灭绝人性的暴虐是为了彻底摧毁这些“反对劳动改造”的人的意志的最好办法,并被关山教养院的上级辽宁省司法厅默许的。那里的警察大多都由农民转警而成,素质低劣,整天腰里别着“五四”手枪,牵着狼狗。每遇到一点点不同的声音或抗议时,拔枪就打,毫无忌惮。因为关山教养院有一定的死亡名额,无论被送者是怎么死的,都与警察无关。要想活命,只有一个办法:有一劳教人员在关山教养院给家人写信,“十万火急,速寄五千元钱救命”。在关山教养院只要你拿得出足够的钞票,今天拿出钱今天就放你走,明天拿出钱来明天就放你走。在这里不存在法律,存在的只是暴力和金钱。在关山教养院这个肮脏的阴暗角落里,扼杀多少条冤屈的生命,恐怕是很难查清了。为了掩饰劳教所里的真实情况,全辽宁省把所有的敢于在劳教所提出抗议的人送到了这里。关山教养院便成了全省劳教所中的纳粹集中营。所有不同的声音和抗议统统都被压制在这里,从肉体和精神上彻底的摧毁,使无数冤魂在这里日夜哭泣。

当江泽民流氓集团达不到使坚定的大法弟子意志屈服的目的时,他们便把大法弟子关在关山教养院这个日本731式的恐怖基地里肆意残害。陈勇的被迫害致死就是其中一例。他们以为这样做就可消灭自己在灭亡前的恐惧,他们以为自己肮脏残暴的勾当无人知晓,以为自己躲藏在黑暗之中便无人发现,他们以为在真相未显之前便可以苟延残喘!可是他们错了。历史的审判正在不久的将来等着他们。

我相信象中国关山教养院这样的恐怖基地,劳教所中的纳粹集中营,在中国并非独一无二。中国现在正发生着一起起虐杀法轮功学员的惨案!江泽民犯罪集团以为只要将劳教所里坚定的法轮功修炼者都“肉体消灭”就可以死无对证、逍遥法外了。但是它忘了,它面对的是全世界正义、善良的人们,和明白了人生价值及宇宙真理的大法修炼者。

共同制止江泽民犯罪集团的残忍虐杀!尽最大的努力。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4/19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