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大法弟子致《乌克兰共青团真理报》编辑部的一封公开信

|

【明慧网2002年2月26日】你们好!

我是克拉玛托尔斯克市的一名法轮功学员,给你们写信是因为贵报2002年1月12日刊登的一篇关于法轮大法的文章。我是一个普通人,尽管不善于表达,还是希望你们能明白我。

显然写这篇文章的人是带着成见看待法轮大法。我无意将自己的意见强加给你们,只是想与你们谈一谈我的一点体会,给你们讲一讲法轮功对于我个人意味着什么,这对于你们来说,正如人们常讲的,这是“第一手资料”。

我今年32岁,修炼法轮功仅仅一年。但这一年我的道德观念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在遇到法轮大法之前,客气点儿讲,我是一个曾有刑事犯罪记录的人。一生中,我曾经做了很多坏事。并且,不隐瞒地讲,我甚至曾为自己的“履历表”而感到自豪。以前,我的灵魂是那么的扭曲!

如果不是偶然地对精神方面的书籍产生了兴趣,真不知道我的生命会是什么样的结局。我花了很多钱用于购买各种精神信仰方面的书籍。我读了很多书,包括传统宗教的书。虽然这使我增长了些知识,也似乎明白了点什么,看书的时候还挺赞同的,但一放下书,我还是原来的我。甚至我还打针吸毒,并认为这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弱点,尽管我眼看着我的那些“毒友”们吸毒后变成了什么样子。

细节不必详谈,简而言之,我修炼法轮大法仅一年,现在是不抽烟不喝酒,甚至这一年我连一次药都没吃过,更不用说吸毒了。

我的人生观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当然不隐瞒,我还有很多不良习气,但我知道这点并一直在努力克服它们,并且我相信,有法轮大法和李洪志老师的帮助,我一定能克服它们。要知道,我们法轮大法的基本原则是“真善忍”,法轮大法所论述的一切道理都源于此。

请你们想一想,以真善忍作为行事准则的人,怎么能剖腹,自焚或是以恶待人呢?我毫不犹豫地相信这都是中国的当权者捏造出来的。并且很多中国人都被一面倒的造谣宣传所欺骗。试想一下,为什么自焚和自杀在中国大陆以外的成千上万的法轮大法修炼者中没有一例,而偏偏只发生在中国?

有谁能比我们俄罗斯人更了解什么是集权制度,什么是镇压思想异见人士呢?又有谁能比我们更知道这种镇压的卑劣做法和规模呢?可是你们知道吗?在中国,我们的同修不仅仅是被关进监狱和劳改营,他们还被施以可怕的酷刑,并且不分男女老幼。人们只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就被酷刑折磨致死。而这些人并不是宗教狂热主义者,他们表现出来的是坚信真理的一颗纯净的心,甚至面对死亡也毫不动摇。要知道他们只要对那些折磨他们的人说一句放弃法轮大法的话,对他们的虐待就会停止。然而他们坚信这真理大道高于一切,他们甚至向那些折磨他们的恶徒弘扬真理。......

当然也有人在酷刑下被迫写了决裂书,按一般人的观念这也可以理解。然而他们被释放后立即发表声明,声明决裂书作废,因为那是在酷刑折磨下被逼无奈所写,并声明他们将继续修炼法轮大法。要知道在独裁统治下,即使只是本着良心发表声明也可能给他们带来新的监禁与折磨。
......

至于你们在文章里提到的“公开恫吓”,我想告诉你们,这根本不是什么恫吓,我们是一群打不还手的人,我们用什么来恫吓你们呢?只不过“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我们坚信的一个宇宙法则。我认为,即使用常人的概念理解,这也是正义公道的语言!

不论是中国大陆,还是世界其它国家的法轮功弟子,只不过是在要求中国当局停止对法轮功的镇压和迫害,还给人们一个自由进行精神修炼的环境。要知道,真正按照法轮大法修炼,对任何人都是有利而无害的。

关于你们所说的精神控制,我可以告诉你们,我的亲友熟人中没有一个人认为我不正常或者被精神控制。相反,他们都觉得我的性情在往好的方向转变。

所以,感谢法轮大法,感谢李洪志老师,使我们这个社会少了一个犯罪者,并且我将继续努力变成一个更好的人。按我的理解,这是修炼起步阶段的一部分。我是一个刚刚走上修炼道路的人,只是想与你们分享一点儿体会和认识。

如果你们能耐心读完我的信,我将很荣幸!

真心地祝愿你们一切都好!

卫大理/克拉玛托尔斯克法轮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