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讲清真相


【明慧网2002年2月26日】我修炼已三年多了,今天非常高兴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的心得体会,感谢师父和各位同修,给予我今天这个机会,下面我就谈几点我的修炼体会。

我是因为身体不好,动过手术,才走到公园里炼功。初到炼功点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讲广东话,其他人都讲国语。起初我连师父在炼功带里的话都听不太明白,可老学员教我却很有耐性。真是佛光普照,法度有缘人。每天炼完功后,他们都跟我谈这功法的好处,我虽然不全明白,但也喜欢跟他们谈谈,而且每天都去炼。很快就参加了九天洪法班,也非常幸运,两个多月后见到了师父,听师父讲法和解答学员提出的问题,那时的心情真是难以形容。但同时心里非常难过,这么晚才得法,虚度了多少光阴。通过学法,渐渐开始知道过去无法知道的东西,心里一直以来的疑问也知道都可以在这本天书《转法轮》里找到。

1、相信师父,坚定不移地修炼法轮大法

自99年4.25开始,大法在人间受到迫害,我们尊敬的师父被诽谤。我一点都没有被吓倒,“坚修大法紧随师”(《心自明》),坚定每天都去炼功,我跟同修讲,我们每天炼功都是在证实法。特务的跟踪,别人对我们的误解,都没有吓倒我们。家人也在为我的安全着想,叫我在家炼好了,不要出去炼。有天晚上天气很闷热,8点左右我拿个小录音机,走到哥伦布公园附近的联邦法院旁边自己炼功,打坐。晚上有很多中国人到那里去乘凉,还有警察看守在门口。我先生担心我的安全,走来看看我。当他看到门口的警察在那里好象是守护着我一样,放心回家了。

去年三月份,我想到瑞士去声援当地的洪法活动,向各国政府讲清真相,帮助大陆同修解决目前的危机,让更多世人了解。动了这一念后,排除一切干扰,踏上了一个星期的旅途,去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多谢师父的慈悲苦度。从瑞士回来后,我先生说,我也跟你一起修炼法轮大法,一起回家。

我婆婆在那邪恶越来越疯狂的日子里,害怕起来。一天她带着一份不正的中文报纸来到我家,我逐一向她解释、举例。她开始说一堆报纸上的反面报道,大吵大闹。我从我修炼后的身心变化讲起,讲到法轮功的真相等,劝她不要听信谣言。她有所转变。

向世人讲清真相,我们利用去地铁口派大法资料,上、下班什么时候人最多,就什么时间去,哪条街道行人最多,就到哪条街派资料。星期天在唐人街摆图片和资料,两、三个同修炼功,两个同修派资料,大家互相轮流。有时遇到风雪和雨都一样坚持,手都僵了,资料掉在地上,很艰难才捡起来。当我们礼貌地递上资料时,一些善念犹存的人用同情和敬佩的眼神看着我,当然不好的人也碰到很多,但我们都用善的一面向他解释。

2、在中国向亲友讲真相

去年2000年7月,我们一家返香港和大陆旅行,只因我在去年初发出一念,我要去中国向亲朋好友讲清真相。五月份时我在家提出这个建议,我先生也有同感,静静地订好机票,才告诉大家。我弟弟、妹妹、父母、婆婆、连儿子都反对,他们以为我要去北京天安门。其实我来美国刚好二十年,我先生对中国是什么样,他家乡在什么地方一点概念都没有,还未懂事就离开了中国,我们俩都是第一次回大陆。心中只有一念去洪法,去讲清真相。我带了几本《转法轮》,两本《大圆满法》,《法解》,《精进要旨》和师父其他地区的讲法,还有几本真相小册子和《明慧网》的文章,以及师父济南讲法九盘带子,两盘炼功带,录音机等。

在中国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刚好一周年的7月21日,我们一家四口从香港到中国。在排队过关时,先生和儿子排一出口,我和女儿排另一出口。轮到我前面的人办手续时,突然有两个海关人员站在前面五,六米远,还牵着一只警犬。当时心想是不是冲我而来,是不是我的照片他们也有。因为我们这里的报纸登过我在联合国炼功的图片,不只一次。当时脖子上还佩带一枚法轮图章还露在外面。但马上抑制住自己不好的念头,心不动,到我过关时,坦然地在他们面前走过。

江泽民也真恶毒,每个在职的工人都要填写一张表格,写上永远不炼法轮功,若不填马上下岗,有个亲戚的儿子满脑子都是官方宣传的东西。

在大陆的十天中,在亲朋好友的接触中,跟他们谈法轮功。我告诉他们法轮功在国外的真实情况和我的体会,给他们真相小册子和明慧资料,希望他们对法轮功有一个正面的认识。有三个亲戚第一次见面就跟我学功法,五套动作,第二次见面又叫我教她和纠正动作。她说看我身体这么好,就知道这功法一定很好。我将带回去的《转法轮》和师父其他地区的讲法全送了大家,他们表示一定会好好读读。

3、向华人讲清真相

去年四月份的第一天,在炮台公园讲清真相时,有六个中国旅游团的人从我们炼功的地方走过,有个同修给他们送上大法资料,他们不接。一行人走过离我们远远的地方坐下来。“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理性》)。于是走过去跟他们聊聊,当我递上资料时,有一个人就恶狠狠地胡说什么丢中国人的脸、反国家呀。我对他们说:“先生你讲错了,我爱我的祖国,你看,我送两个孩子学中文,而且是一个星期五天,英文放学后去中文学校学两个小时的中文。他们是在美国出生,因为中国人应懂中国语言,龙的传人嘛。”有两个就开始跟我聊,后来很恶的那个人又瞎说:“你到处去派资料,不理家,你先生都不要你了。我说:“刚好相反,他看我炼了法轮功这么好,他也在炼。”见他们没有出声,马上递上大法资料,有三个接了,明白的一面已在产生效果。

有次我们在42街请人签名时,遇到一个华人青年,他不签还说不好的话。我见他跟一个同修在大声说,又翻译给他的外国朋友听,我过去给他一份中文资料,他说不会看中文。我说你那么年轻,为什么这么反感?他说从他父亲买的中文报纸里知道的。通过讲清真相,他对法轮功有了一个正面的了解。我给了每人一份英文资料,还给了他一份中文的带回家给父母看,他很乐意地接下并签了名,还说了声谢谢。我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

我们夫妇俩还在唐人街摆图片资料洪法。有一次,大概在6点左右,有个白人在看图片,差不多看完时,送他资料。他对我们说多给他一些资料,他是长岛一间中学的老师,拿回去给他的学生看。象他这样觉醒的人也很多。

师父在华盛顿DC法会上讲“讲清真相不是简单的事情,不只是一个揭露邪恶的问题。我们的讲清真相是在挽救众生……”在这三年多的修炼中,还有一些做得还很不够。我要多学法,“怀大志,而拘小节”,勇猛精进。最后用经文《实修》来和大家共勉,“学法得法,比学比修,事事对照,做到是修。”

(2002年法轮大法大纽约地区心得交流会)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3/2/19397.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