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老共产党员给中国同胞的公开信

【明慧网2002年2月27日】

中国同胞们:

你们的时间都很宝贵,但我经过了再三思考,还是想把我的肺腑之言向你们倾诉。

我是一名有四十多年党龄的老党员,在工作中曾获得过许多先进称号(优秀党员,省优秀干部,先进生产者、先进工作者等)、立过功,受过奖,一辈子兢兢业业,一贯听党的话,唯独在对法轮功的处理这一问题上没有遵命。

我真诚地告诉你们,我修炼法轮大法八年多来,深深受益,与大法已结下了生死之缘。文化大革命的浩劫中我的健康受到严重摧残,患上了多种疾病,包括冠心病早梗(连检验医生都惊讶,认为来得太早)、急性肝炎、胃炎、肾盂肾炎、风湿性关节炎等等,成了单位有名的老病号,一年四季吃药打针,甚至在医院里过年。我吃遍了好药,打尽了好针,病情还是越来越重,对许多药物产生了过敏,思想上很苦恼。为了身体,我到处求医学功,花了不少钱,但均未见效。唯独法轮功在我身上出现了奇迹,炼功不到半年,医生规定的一日三餐随身携带不许中断的药物完全彻底地甩掉了。直至今日,我连感冒都没患过(以前我周围只要有一个人感冒,我就躲不过去),全身精力充沛,谁见了我都说我不象一个年逾花甲,快进古稀的老人。

法轮大法要求修心性,即事事处处要严于律己,慈悲待人,遇到矛盾要向内找,做一个道德境界更高尚的人。按照我所处的生活环境,我可以获得很多优厚的待遇和不义之财。但我遵循师尊的教诲,不做当今流行的侵吞、贪婪之事,洁身自好。与此同时,对国家的困难,如支援灾区等,我虽已退休,仍主动承担,捐款数字是单位最高的(曾被报刊登载)。类似的事例,在我们法轮大法修炼者中比比皆是。所以,法轮功对国家、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法轮功在短短的十年中,已得到了世界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政府及人民的认可,已有二十七种文字的《转法轮》出版发行。这是我们中国人的骄傲。

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要求同化宇宙特性,修炼“真、善、忍”。

你们在中国江泽民政府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保持一致”的一言堂高压下,受造谣媒体的不实宣传的影响,对法轮功的真相了解甚少。就连你们中间的一些出国旅游者,出国期间也要限制你们,不准了解和接触法轮功。大家想一想,如果真的做得对,为什么不敢敞开让你们自己去辨别、考证真伪善恶呢?为什么要重重封锁、重重设防、重重阻拦呢?

回首文化大革命,当时被打成“叛徒、内奸、工贼”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不也是在“文化大革命万岁”声中惨遭迫害而死的吗?他在河南被秘密处死后,骨灰盒上连真实姓名也不敢写。堂堂国家主席落到此等结局,还不够令人痛心吗?

今天,法轮功学员是相信政府,要求向政府倾诉肺腑之言,向政府写信反映情况。这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而今,“权利”二字成了纸上谈兵。你要讲真话,就遭非法逮捕、判刑。一个大国被少数人利用来残害和愚弄百姓,能“举国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稳固,而外患自惧之”(引自《法轮佛法——精进要旨》中文章《修内而安外》)吗?

同胞们,我们中间很多人过去都是受无神论的教育,但实证科学有很多地方是漏洞百出的。如达尔文的进化论不能解释史前文化,等等。你们若能读一读《转法轮》一书,就会发现许许多多以前解释不清的问题的答案。宇宙中的一切确确实实是神造就的。

当今,人类道德在一日千里地下滑,也就是人类已经没有了心法的约束了,就什么坏事都敢干了(同性恋、吸毒等)。在这种危急时刻,神为了救度众生,下到凡间。说真的,我们今天能够知道法轮大法,能知道伟大的神,这是我们的福份,可千万要珍惜,千万不可不敬神,不敬大法啊!人不敬天法所造下的罪业无法弥补时,就只有销毁了,千万千万不可“以身试法”啊!

同胞们,今天我给你们写这封信,是因为法轮大法使我受益匪浅。我虽然流离失所,漂泊在外,但我仍愿坚定地为大法、为宇宙众生、同胞们而舍尽一切。

我写信的目的,不是要求你们必须为法轮功做什么(当然,你们若能为法轮大法说句真话,也是应该的,是功德无量的),但请你们一定记住,在任何时候都要用善心去对待大法弟子,一定不要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或攻击法轮功和我们师父。如果你们的头脑中装进了“宇宙大法不好”的概念,其后果是可怕的,因为你们反的是宇宙的法,造就一切生命(包括你们)的法。人与神斗的结果是什么呢?邪恶不管怎么猖獗,最后一定会遭天报的。为了你们能安全地保存下来,请务必清除自己思想中的恶念,这样才能得救。请牢牢把握和三思。

中国大陆现在的天灾人祸都不是偶然的,邪恶之徒已经开始遭报,邪恶的生命一定会被淘汰。这场邪恶结束之时,一定会给不相信神的人留下深刻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