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尸骨未寒恶警上门 弟子真念纯正退却邪恶

【明慧网2002年2月27日】我是一名北京法轮大法修炼者(约60岁)。我丈夫患的肺癌晚期于2002年1月25日去世,27日火化。还没等喘口气,第二天一帮邪恶之徒(有派出所的恶警,街道的,居委会的)来到我家。美其名曰:“老伴也走了,给你换换环境。”这种邪恶的伪善和披着羊皮的狼有什么区别?我知道它们的谋划是蓄意已久的,只因为我的老伴卧病在床,它们迫于社会舆论无法下手,就等着我的老伴去世,这下他们便迫不及待地下手了,他们毫无人性的邪恶实在让我寒彻心肺呀!

他们一进门我就不停的发正念。我心里说,你们说的环境是什么,不就是强制洗脑和非法的无限期关押吗?我早听功友说过。我当时斩钉截铁的说:“我不去!”当时一个满脸凶相的人[看上去象警察]问我为什么不去,我开始一边哭一边大喊:“我怎么了?我犯了什么罪,我老头子尸骨未寒,你们对我这样,你们还有没有一点人心。”我不停地大喊,我从小到大都没有这样过,我真的是在用生命和决然的正念在抵制这场邪恶的迫害,我决不会承认它。

院街坊两口子听到声音进来了说:“你们也太不象话了,人刚死你们就这样要把人带走,国家还给三天丧假呢!”邪恶之徒感到这话对他来的,慢慢地把他们俩推出去,最后是一位主任解围了,他们灰溜溜的走出我家,到街上有一个值班的街坊气愤地说:“你们也太不象话了,人刚死就来抓人,人家不得处理后事吗?”

最后结果是过完春节再说。其实我从小就是一个胆小怕事的这么一个人,性格缺钢。过后我想,我当时之所以能那样坚定决然的不配合邪恶,能正念退却邪恶的迫害,这都是大法给我的,也是我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当时没有怕心,只有坚决不让他们带走的心,所以他们就带不走我,而且邪恶是害怕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