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经历与思考


【明慧网2002年2月27日】2001年11月13日凌晨2时,我在出租屋被抓,共损失电脑2台,激光打印机1台,现金近6000元,及大批大法资料和手机等。邪恶之徒自以为立了大功,从两级市公安局长到武警,都是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他们连夜将我押回本市,并带上脚镣手铐,并说是“为了预防脱逃”(我曾两次摆脱恶警的抓捕)。当天下午,他们将我秘密押至我原单位招待所,开始了惨无人道的折磨与审讯。他们专门给我焊了一个铁椅子,坐进去后双脚踮起脚尖才能够着地面,时间稍长,双腿酸痛难忍,但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加上我又被脚镣坠着,手被铐死,非常痛苦。我就这样坐了整整10天10夜,直到后来脚肿得脚镣卡进肉里,扣不住时方解开。

在这10天中,邪恶之徒白天强迫我看洗脑录像(他们将我铐得死死的,面对电视不到两米,放大音量,一放就是几个小时,一遍又一遍地播放。这种方法也很毒,以至于后来看押我的民警都喊头痛。晚上由市县两级公安近20人轮流审讯,不让我睡觉。我有时被他们折磨得刚说过的话都记不清楚,大脑处于混沌状态。

这其间他们还让一个叛徒(从王村劳教所放出来专门配合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对我进行洗脑,叛徒恶毒谩骂攻击师父和大法。所有这些伎俩都不能动摇我对大法的正信。我系统地对所有这些叛徒进行了剖析,发现其根子上的原因不外乎两点:一是私心太重,求圆满,用肮脏的人心对待大法,是用人心在谋求而不是真修、实修。二是人的情放不下从而被引向邪悟。都是因为让邪魔钻了人的根本上的执著心的空子而造成的。人一旦邪悟,是极其可怕的,就会成为邪恶利用的工具,对执著心重的大法弟子破坏力极大,惑乱性极大。还有一个原因是,把今天的正法修炼混同于普通的个人修炼,在强大的压力和痛苦中承受不住而主动邪悟。其实上述一切,师父在讲法中早就讲过了,明慧网上也有很多论述。师父说:“度人就是很难,悟更难”(经文《再去执著》),我体悟到:在魔难和痛苦中,能否正悟正行,能否坚守正念十分关键,如果没有佛性所体现出来的金刚不破的那种坚定与正信,是很难坚持下来的。

邪恶见打骂与折磨没有效果,洗脑也不行,最后就让我已经走向邪悟的妻子和昔日同修来劝说我。自从我被逼流离在外一年多来,因邪恶抓捕,我始终断绝与妻子的任何联系,不料想以这种方式见面。我母亲也带着我儿子来见我,我已经认不出孩子了(我离家时,儿子刚四岁)。我那以前修炼五年的母亲见我被折磨成那个样子,一下子就垮了,泪水滂沱,也帮着妻子劝我。而我没有任何难过与感慨,内心竟是一片光明与祥和。我笑着劝母亲要坚强些,同时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向妻子和昔日同修讲我从法中证悟的法理,可惜时间太短,没能奏效。

最后,邪恶再也无计可施了,说:“你等着,早晚有你服气的时候。我们抓的法轮功多了!哪一个一开始都硬得很,说自己就是江姐,就是刘胡兰,敢把牢底坐穿,结果怎样?某某某你都熟悉吧,比你硬吧,现在都妥协了!”我说:“我既不是江姐,也不是刘胡兰,她们是为了推翻政权,是带着阶级仇恨离开人世的。而我是一个修炼者,我不想推翻谁,我对人没有仇,也没有恨。我无怨无恨。即使被你们迫害致死,也只有对世人、对生命的怜悯与慈悲。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证实大法是真理,还有就是让世人知道迫害大法及大法修炼者是错误的,是不公正的。”他们说:“你和他们是有点不一样,有的法轮功(修炼者)只管修炼,啥都不管不顾,而你是什么都清楚都明白,世态炎凉、人情世故,都说得挺好,就是对待法轮功上,脑筋不开窍。”我说:“不是我不开窍,是你不懂,佛法博大精深。”他说:“你是省里挂号的人,本想树你做个‘转化典型’。王村劳教所对你来说,级别低了点。准备坐牢吧!

2001年11月25日,我被非法关进了看守所。由于我不背监规、不唱歌、不做操、不干活,又被几次殴打。现在他们已经不打我了,我可以自由地背法和炼功。我心里清楚,我修得不好,每想起师父和300多名死难同修,心中很惭愧。我之所以活到今天,是因为我觉得邪恶不配我用生命去承受。师父讲过:“变异的观念使他们对于在历史上对神的迫害成了正当的,象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这些事情已经成了高层生命下来度人的一个范例。”(《导航》“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我们是正法修炼,对于迫害,我们是清除而不是被动承受。还有一点,两年前的今天(2月9日),是我的好友、好同修刘绪国被迫害致死的日子,那时,我曾立下誓愿:无论邪恶多么猖狂,我都要坚修到底,直到法正人间!助师正法是我活着的唯一理由和目的。但从7.20到现在,我已深深领教过邪恶的旧势力那垂死前的无耻与疯狂,我已做好舍去皮囊的心理准备,也意识到那个誓愿也包含着执著。如果师父安排我用肉身去窒息邪恶,我将义无反顾。但随着正法的快速推进,我却明显感到邪恶即将全灭,时常感受到师父所给予我的那种心底中的明亮与喜悦,使我在承受痛苦中置身物外,面对邪恶更加坦荡。入监三个多月了,除了背法、炼功,我大部分时间用来正念除恶。现在,我最大的痛苦是不能及时得到师父的讲法。前两天,公安在非法提审我时说:“只要你配合我们弄清两个问题中的任何一个问题,保证你回家过年,既往不咎 。”我看到邪恶已是穷途末路,笑了。公安只好恨恨地说:“你再好好想一想,要么回家,要么是7年到10年徒刑。”这真是生动地验证了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的讲法!其实他们表面上虽然强硬心底却虚。如:在坐铁椅子的10天中,他们暗中叫看押我的民警禁止我睡觉,但当我质问他们时,他们竟不敢承认,活似地痞无赖;在看守所,他们在这边殴打着我,那边却威胁目击在押人员装着什么也看不见。有一个人因在无意中说我的脸被打肿了眼被打黑了后,竟挨了他们的两记耳光!

下面谈几点想法,对流离在外做大法工作的同修们可能有所借鉴:
一、我这次被抓之前,师父有过点悟,特别是被抓前一天,我已有所察觉,人本来可以走脱的,但我没引起足够重视,掉以轻心了。就象师父说的:“有个人手里拿着我的书,在大街上一边走一边大叫:有李老师保护不怕汽车撞。”(《转法轮》第119页)从思想到行为上都比较盲目,被邪恶钻了空子。
二、亲情放不下。有一位同修,因迫害离家,但她每个星期都要回儿女家一次,结果被“蹲坑”的便衣抓住;还有一位同修,每有新经文或大法资料,都要亲自给修炼的亲朋去送,也被抓。
三、工作方法不当,时间一长,对安全容易松懈,这方面网上介绍得很全面,不再多述。
四、学法不深是所有问题的根源,往往用做正法工作也是修炼来掩盖学法不足。而学法不深是在考验和惑乱面前跌倒的真正原因。
五、几乎所有被抓的起因(包括我这次被抓)都是内部学员走向邪悟后或背叛后供出线索的。应该引起重视了!
六、做网上下载和印刷的同修要尽量少接触人,知道的人不应该超过两个,建立安全保障措施,该断的一定要断,该转移的要及时转移,不能有侥幸心理。不要有干事心和欢喜心,时刻用大法对照自己。

上述几点,乃我浅见,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2002年2月9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