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悼同修莫水金


【明慧网2002年2月27日】莫姨同我父亲年纪相仿,是我在重庆最早认识的几位同修之一。第一印象中的她,是个气色红润、身体富态、和蔼热情的长辈,总不知疲倦地为大家忙进忙出。后来我才知道,得法前,她曾身患绝症,是大法给了她生命第二春。

“不重利仁义之士”(《洪吟》之“做人”)——记忆中的莫姨,正是一位仁义长者,对自己,她舍不得买好吃好穿,招待同修,总是热情周到,对别人的困难,更是倾囊相助,这或许就是她时时面带笑意的原因吧。

莫姨曾为大法在重庆地区的洪扬作过重大贡献。在大法资料、书籍十分紧缺而同修们又迫切需要的时候,她从不等到统计完数字就垫上自己的积蓄,不顾年事已高之难,不惧舟车劳顿之苦,直接将钱交付出版部门,又来去奔波数千里,亲自押车将资料送回,如此辛劳,连我这个年青力壮的小伙子也要视作畏途,又怎知她为此吃过多少苦,而这样的苦,她又吃过多少回……

记忆中的莫姨,更是一位在修炼中勇猛精进的大法弟子。虽已花甲之年,她仍排除困难,以惊人毅力背下了整部《转法轮》,为她在法上的提高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至今她那亲切的话语仍回响在我耳边:“佛法修炼要勇猛精进,要勇猛精进哪!”对比这样的弟子,我又怎能不为自己的徘徊不前而羞愧难当。

在“风云突变天欲坠”(《心自明》)的危急之秋,她打扮得精精神神,穿上最好的衣服,走上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实践了自己的誓言,堂堂正正地去,又堂堂正正地回。回到家中,她又不知疲倦地投入到讲清真相的滚滚洪流之中,利用一切便利条件助师救度世人。

据我所知,2001年5月,她在公园游玩时,被当地警察绑架,扣以“莫须有”的罪名,送入恶名远播的江北茅家山劳教所非法劳教。可怜年逾六旬的老人,仍不能免除苦役、刑罚;虽身陷囹圄,她对大法的坚定仍一如既往,还时常背诵《转法轮》给同修听,有力地坚定了同修的信念;入所前她顺利通过体检,入所后刚过一个月,即被折磨得开始吐血,关押三个月,吐血五十余日,劳教所视而不见,置若罔闻,当看到情况不好时,怕承担责任(此前已有一位同修惨死于该魔窟),又将她连夜赶出劳教所,并迟至第二日才通知家属、单位和当地派出所将她接回。我至今仍难以想象她如何度过那个难捱的夜晚……回家后仅过十余日,她便与世长辞。

中国的邪恶势力啊,你们践踏法律,欺压良善,虐民以逞于前,见死不救,草菅人命,推诿罪责于后,真是“人性全无,正念无存”(《忍无可忍》)哪!

可莫姨的死,却深深震撼了善念犹存的世人:曾激烈反对大法的至亲在她生命的感召下,叹服她对大法的坚贞是“伟大”!


哀吾同修,热泪奔流;
悲吾同修,血凝心头;
感吾同修,助师正法;
敬吾同修,光耀宇宙!

最后,以一首小诗寄托哀思:

悼同修

道修行似登天,
深火热只等闲;
刚不动本性在,
佛灭妖谈笑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