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督警官身着警服在天安门正法


【明慧网2002年2月3日】我是一名人民警察,2001年1月,我和同修冒着风雪踏上了北去的列车,来到了天安门金水桥,打出了横幅“法轮大法好!”,证实了大法的清白。

当赶到天安门广场时已是下午2点多钟了,游人不多,但是警车、警察、便衣、巡逻执勤人员到处可见。阴沉的天真是让人感到乌云压顶,使人透不过气来,邪恶的很。在那里,不时就有大法弟子被抓上警车。尽管环境如此恶劣,但却丝毫动摇不了我们大法弟子这颗金刚不动的正法之心,因为我们是在做最伟大、最殊胜的事──证实大法,救度有缘之人。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

我们选好了地点,当一群群游人(其中还有外国游人)面对我们走过来时,我马上脱掉风衣,(因为我是人民警察,身着警服,这样证实大法效果会更好)身着一身警服,肩上佩带着一督警官的肩章,边跑边喊地就站在了金水桥中央,双手举起了红色横幅,上面五个金光闪闪的黄色大字“法轮大法好”,在警服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耀眼夺目,壮观肃穆,这时的我仿佛兑现了我千百年来的誓约,我的热血沸腾了,我敞开喉咙高呼:“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我喊啊!喊!喊出了我的心声,喊出了我的誓愿。尽管一群群恶警、便衣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我却岿然站立,并疾声道:“不许靠近我!”吓得它们倒退了几步。我乘机向围观的人群讲述我、我老伴、亲友、同修得法后的亲身感受及身体变化,用这铁的事实证实了大法是超常的科学,没有大法就没有我及老伴(也是大法修炼者),是大法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听众不住的点头,有的伸出了大拇指。在大法的威力下,恶警们的口气变软了,它们催促我,我说:“不急”。我讲了一遍又一遍,游人走了一群又来了一群,一直讲了两、三个小时……有的走远了还不时的回头观望,可能是担心我的后果吧!游人渐渐地离去了,有的还不时的擦着泪水舍不得离开。

在恶警们的簇拥下,我自己走上了警车。在车上不停的弘法,他们说:“知道你们是好人。”我低头系鞋带时吓得他们忙问我干什么,看来他们是很虚的。在车上只有5、6个大法弟子的情况下,就赶忙把我们送到了附近的天安门派出所(可能是怕我这个特殊的人物出什么事情吧)。到了派出所一下车,有个恶警就大声吼叫:“快来看呀!来了一个咱们公安的大官!”另一个说:“级别还不低呢!一督警官!”……。随后,他们把我这个特殊人物带到了单独的房间。一进门我就主动坐在了唯一的一个沙发上,并说:“我不客气坐下了啊!”他们也点头说:“好!好!坐吧,坐吧!”一正压百邪!我做的是世界上最正最正的事,所以恶警们也收敛了许多。师父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有师在,有法在,什么都不怕,“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师父还说:“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39页)我闭口不说话。

派出所里的干警们三三两两地进进出出,出出进进,我坐在那儿面不改色心不跳。“这警服那儿来的?是借的吧,是偷的吧。”我说:“我一不会借,二不会偷!”“你们都受益了,我们知道。你以前有什么病?”我说:“心脏病、风湿性二间瓣狭窄、低血压、关节炎、哮喘、手脚麻木,炼法轮功后三年没吃过一粒药……,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老伴受益更多。……”这时来了两个便衣中年男子,一人说:“你的级别还不低呢,我们这儿最大的官也不过是二督,……跟我们走吧。”出了门上了一辆小警车。在车上有一位说:“大姐,咱们是一个系统的。”我说:“对呀!”既然我们有缘坐在了一起,我就开始向他们弘法,并讲到了善恶必报的法理,他们无不怨声载道地说:“我们本来不想管,没办法。”最后,他们俩小声地说了些什么,然后对我说:“大姐,你走吧!我们知道你是个好人,下车后一直往前,否则又回来了。”在大法的威严感召下,这几个生命又得救了。就这样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派出所,当天重新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来。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2/15/18757.html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